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水医生的小狼狗 > 正文
第一章
作者:湛亮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长华医院泌尿科

    「24号,陈大龙先生……」

    门诊室前,俏丽护士以着国台语各叫号一次,就见某一老阿伯颤巍巍走进门诊室内,木门随即又缓缓关上,隔绝了众多等着看诊人们的目光。

    孟海瞄了眼排排坐在椅子上等着叫号的众多病患,只见男性占了三分之二以上,大家皆是一脸委靡,甚至有人将自己的脸完全埋在报章杂志中,不愿让人瞧见,有的则坐立难安,好似恨不得立刻逃离此地。

    唉……他也不想待在这儿啊!实验室还有许多工作等着他啊……

    「孟大少,你想干啥?」猛地,一只猩猩般的巨掌搭上他的右肩膀,将才要起身的人又压回椅子上。

    「别想逃!我们可不想再被『厕所里溜鸟的尸体』给吓着。」另一只猩猩巨掌搭上他左肩膀。

    遭到两方夹杀,孟海动弹不得,不算俊逸、但却挺顺眼的娃娃脸马上装出无辜笑容。「我只是想先转回实验室看看,马上就回来……」

    「甭想!今天非押着你彻底检查究竟是哪儿出了毛病不可!」知道他一回实验室便不可能再回来,右边长得像金刚般壮硕的男人说什么也不放人。

    「金刚二号,细胞宝宝不容我们耽误……」

    「孟大少,你给我看清楚,我是老大!还有,我的名字叫王雄一,不准再喊我金刚一号。」去!当他们兄弟俩是金刚合体机器人吗?还一号、二号咧!王雄一额上青筋直跳,非常隐忍地纠正。

    「没错!我的名字叫王雄二,你别再叫我金刚二号。」完全同意双胞胎哥哥的言论,王雄二露出凶恶笑容。「还有,细胞宝宝有助手在看顾,孟大少你就不必操心了,还是先治疗你的『隐疾』再说。」

    「什么隐疾?别说得好像我得了啥不干不净的病!」虽然说来丢脸,但目前他还在修练少林童子功耶!哪有机会去染上风流病。

    孟海气呼呼大叫,却惹来一堆可能「身有隐疾」,正等着看病治疗的众多目光狠瞪。

    「25号,孟海先生。」就在一片杀人目光狠瞪中,诊疗室木门再次打开,前一位老阿伯懊丧着脸走了出来,俏丽护士随即跟出,叫唤下一位病人。

    「来啦!」

    不容人脱逃,金刚兄弟一左一右将哇哇大叫的娃娃脸男人给架起,诡笑兮兮将他给拖往诊疗室去……

    不会的!不会的!金刚兄弟怎可如此待他?

    瞪着眼前冷艳的年轻女医师,孟海悲愤异常,「唰」地自圆椅上跳了起来,扭头对身后无声狂笑的两兄弟愤慨大叫──

    「她是女的!你们竟然帮我挂了一个女医师的门诊!」不──他还是在室男,他会害羞啊!

    狂叫声一出,泌尿科医师──水滟微微蹙起柳眉,冷漠地看着这个身形颀长,却有着一张可爱娃娃脸的男子。

    身为男性病患占了三分之二的泌尿科医师,确实有不少男人在第一次门诊发现是个女性医生时,心中会有如他一般的尴尬与迟疑,但真的这般大声嚷嚷出来的,他还是第一个。

    「孟先生,别担心、别担心!水医师经验丰富、医术高明,你不用害臊。」俏丽护士经验老到,马上洞悉他尴尬心理,笑咪咪安抚,「瞧!外头求诊的男性病患这么多,可见水医师的医术是有口皆碑的喔!」

    这和有口皆碑没关系!孟海心中羞愤-喊,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金刚兄弟奸笑开口──

    「孟大少,医术不分男女,这一点你应该最清楚!」金刚一号凉凉堵住某人的亟欲出口的抗议。

    「没错!除非你有性别歧视。」金刚二号嘿嘿贼笑,谅他没胆在这女权主义高涨的现代点头承认,否则准备被告死。

    「我哪有性别歧视?」才没傻得被扣上大帽子,孟海涨红脸,气急败坏大叫,「我、我害羞不成吗?」虽然不愿承认,但活了一把年纪,除了当年接生的护士和家中老妈,至今还没一个女性有幸见过他的「私人武器」啊!

    「有病就该治病,没啥好害羞的!」蓦地,清冷嗓音自从头到尾没出过声、彷佛在看他们演大戏的冷艳女医师口中响起。

    啊──糟糕!忘了医师还在,竟然就和金刚兄弟吵起来了。

    尴尬看着美艳医生,孟海傻笑地直搔头。「医生,我……我绝不是看不起-,-别误会……」

    「我知道。」冷冷一瞥,纤细长指微微一勾,示意他坐回圆椅上。

    被这么一记冷瞪,不知为何,他心口猛然「咚」地狠狠一跳,先前的迟疑、抗拒再也没胆跑出来造反,彷若犯错的小男孩被老师处罚,不敢多吭一声地乖乖坐回椅子上。

    哈哈……水医师的必杀绝招再现江湖!俏丽护士不禁暗笑在心,知道眼前这男人再也不敢作怪了。毕竟那冷得足以让人冻成冰柱的肃杀眼神是如此的恐怖──虽然当事人自己并不知情。

    「说吧!有啥毛病?」嗓音淡漠,视线自然而然往「敏感部位」瞄去。

    「他在小解时,痛得昏倒在厕所。」金刚一号抢话代言。

    「可不是!连拉炼都来不及拉上,害我们一冲进厕所就看见某人在厕所溜鸟的尸体。」恶……那可怕的画面,绝对不想再目睹了。

    「你们不说话会死吗?」被人彻底泄底,孟海怒声叫骂,同时转头对水滟请求。「医生,我要求清场。」

    「哈!你以为自己在拍露点写真集啊!」金刚兄弟不愧是双胞胎,默契之好就连音调的高低起伏、抑扬顿挫也一模一样。

    确实该清场!这三个男人凑在一起实在太吵了。

    水滟连话也懒得多说,一个眼神示意,俏护士马上心神领会,不顾两只大金刚的抗议,笑咪咪的将他们给请出诊疗室。

    眼看闲杂人等都不在,总算还给她清静的诊疗空间,水滟神色未变,开始专业问诊──

    「小解会痛?」

    「是。」

    「有血尿吗?」

    「有一点。」

    「还有啥其它不舒服的症状?」

    「有时会恶心、想吐。」

    「排尿时顺畅吗?」

    「滴滴香醇,意犹未尽。」

    闻言,她低头记录病理症状的脸终于抬起觑了他微红的娃娃脸一眼,冷淡的眼眸快速闪过一丝类似好笑的兴味,只是美丽脸庞依旧面无表情。

    「把裤子脱下。」

    「啊?」涨红着娃娃脸,他偷觑一旁的俏护士一眼,尴尬地搔着头。「我……我要求一点隐私。」

    见他偷瞄的表情,水滟知道不少男人确实会很害羞,当下纤指往旁边一比。「去那儿吧!」

    孟海顺着手指方向看去,就见角落处放着一张诊疗床,前面还有幕帘可以拉上,保留病人的隐私,当下心中一松……唉!虽然还是会被女医生给看个精光,但至少逃过护士的「参观」了。

    认命地走到诊疗床前,他飞快将幕帘给拉开,将自己完完全全遮掩的一丝不露,就怕走光。

    眼见他好笑行为,俏护士偷偷和医师咬耳朵。「水医生,这男人真是龟毛耶!也不想想我们『阅历丰富』。」

    闻言,水滟没多说什么,反正行医这些年来,男人们形形色色的反应,她见多了。

    「医、医生,我好了……」——的衣物摩擦声后,幕帘后的人终于结结巴巴地出声了。

    俏护士闻声偷笑,水滟则迅速掀开幕帘走进去,直到不久后,她又闪了出来,飞快坐至桌前,在计算机内输入一串的数据。没多久,孟海也衣衫整齐的走了出来。

    「孟先生,你平日是否有憋尿习惯,而且很少喝水?」一见他走近,水滟马上提出自己的推测。

    「憋尿?少喝水?」苦恼地想了许久,实在没啥记忆,他只好耸耸肩。「大概吧!医生,我到底有啥毛病?」

    「孟先生,你得多喝水才行,我怀疑你得了尿路结石。」

    「尿路结石?」孟海傻眼。不会吧!他竟然会得尿路结石!

    「当然,这是我的推测,还要先做一些检查才能确定。」不将他的惊愕看在眼里,水滟依然波澜不兴继续道:「我会安排你等会儿做一连串的检查,一个礼拜后来看报告,可以吗?」

    「可、可以。」孟海还处在震惊中,一脸茫然。

    「好,我会开一星期的止痛药给你。现在请你到外面等候,等会儿护士会拿单子给你。」冷淡的嗓音充分表达出诊疗已完毕。

    点点头,他恍惚地开门走了出去,却马上被金刚兄弟给一左一右包抄起来。

    「孟大少,你究竟得了啥隐疾?」金刚一号迫不及待追问。

    「尿路结石。」万分悲戚道出自己的毛病。

    「哈哈……」蓦地,金刚二号不顾旁人诧异眼光,爆出连串狂笑。「孟大少,我是知道你出生时,老太爷请了个算命师来给你批命,结果算出你命中缺水,但我万万没想到是这种缺法啊!哈哈……真是太好笑了……」

    「我也没想到……」不爽地看着某号金刚笑得太过分,孟海阴狠转头对另一号金刚下令。「金刚二号,从今天开始,实验室厕所加装密码,不准金刚一号去上,就让他也憋出尿路结石吧!我需要有人作伴。」

    「孟大少,你又认错人了!」金刚一号吼声如雷。「我才是老大,刚才笑你的是老二,你眼睛到底出了啥问题?亏我们从小玩在一起,你却没一次认对人!」

    「又错了?」孟海瞠大了眼,娃娃脸上净是不敢相信。

    怪了!这对金刚兄弟到底是哪儿有毛病,让他看了三十年却依然分辨不出谁是谁?

    好累!

    步出医院大门,冬季湿冷的刺骨寒风迎面吹来,水滟不自觉拉紧外套,疲累的身躯只想快快穿过马路,钻进医院对面一家简餐店,享受一杯热烫、足以温暖身心的浓汤。

    「水医师,等等我──」蓦地,一道略显刺耳的男高音自后头追来。

    当作没听到,高挑纤细的身形有意无意地加快了脚步,「饥寒交迫」的此时,她没多余的精力去应付自命风流、纠缠不休的「番人」。

    「水医师,-没听见我叫-吗?」一只修长、白皙大掌自后面捉住她手肘,也让她不得不停下急促步伐。

    真烦人!

    微微蹙眉,她冷静回身看着一路追上前来、忙喘着大气又要装出潇洒悠然样的外科医生──张明宏。

    「张医生,有事吗?」清冷的嗓音有着显而易见的疏远。

    奈何长得还算俊逸,在医院颇受女医生、护士欢迎,是众多女人眼中最佳金龟婿的张大医师,也不知是真不知还是假不懂,完全不顾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烈冷流,径自勾起一抹自以为天下霹雳无敌帅的微笑。

    「水医师,-刚看诊完,还没用饭吧?恰巧我也是,不如我请-去吃个饭。」张明宏桃花眼强力放电。

    「谢谢,不过不用了,等会儿我有事。」不着痕迹挣开抓住手肘的大掌,水滟强压下心中的不耐。她已经被他纠缠许久,不管摆出多冷淡的态度,这个人还是硬要巴上来,简直令人厌烦。

    「吃个饭不用多久的!我知道有家餐厅不错,我带-去品尝看看。」自命受众女爱慕的他完全不认为自己会被拒绝,直接将她的婉拒当作欲迎还拒。

    这个人究竟是哪座深山跑下来的「番人」啊?这些日子,她冷淡的态度还不够明显吗?就算他受到众多女性欢迎,不代表她就爱啊!

    他想放电、花心、迷晕一票女性尽管去,但她不想成为那票女性其中的一员。

    「张医生,真的不用了。」转身就走。

    「水医生……」出手再抓人。

    「你──」冷不防又被抓住,水滟神色一沉,正欲怒斥他放手时,一道愉悦得过了火的好听男中音突然插进来。

    「水滟,我知道迟到是我的错,但-别因为恼我就故意和别的男人约会啊!」硕高的身形故意插进两人之间,挤开张明宏那只抓人的毛手,孟海眨巴着可怜兮兮的大眼加入战局。

    呵呵……事实上是他做完一连串检查后,才走出医院大门想找家餐馆填饱肚子,谁知就让他瞧见这个装模作样的男人正在纠缠他的主治医师。

    如果两情相悦也就算了,但偏偏人家女方一脸的冷淡、厌烦,而这个自命风流的男人又不识相,死缠烂打的,他身为男人,当然要挺身而出解围,捍卫一下男人的素质,免得让不入流的人给拉低水准。

    「你……」这个人不就是早上来求诊的孟先生吗?水滟认出他来,正要斥责他的胡言乱语时,却突然瞅见他背对着张明宏,朝她眨了眨狡黠大眼,霎时心中了然,淡漠不语的任由他去发挥。

    「你、你是谁?」半途杀出一个莫名其妙的程咬金,张明宏神色铁青质问。何时水滟有这么一号追求者,他怎么都不知道?

    「不好意思,我叫孟海,不知先生贵姓?」嘻皮笑脸地主动握住先前才被挤开的大手,用力摇晃着,好不真诚。

    「张明宏,长华医院的外科医生。」带着骄傲、得意的语气,好似自己的身分、职业都高人一等。

    「哦──原来是张医生,真是久仰大名。」眸底闪着兴味笑意,孟海很兄弟地拍了拍他肩膀。「多谢张医生在我还没来时陪水滟聊天,下回有空务必让我请你吃顿饭。至于现在,我和水滟约好要单独约会用餐,所以先走一步,不好意思啊!」嘴里说着不好意思,动作却飞快地抓着看他演戏的水滟转身闪人了。

    「喂,你……」张明宏就算再怎么不识相,也不可能硬追上去要求来个「三人行」,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人相携离去。

    不过……那小子到底是打哪儿杀出来的?

    那张娃娃脸瞧起来顶多二十三、四岁,就算想追求医院出名的冰山美人,她应该也看不上眼吧!

    和他这种事业有成的黄金单身汉相较,那种毛头小子简直就没得比,任何一个有眼光的女人都不会选择初出茅庐的穷酸小子,更何况是水滟呢?再怎么比,他都比那毛头小子强。

    想到这里,张明宏信心满满地笑了。

    「水医师,不好意思,还让-陪我吃饭。」点了一份招牌烩饭,孟海满脸的笑,看不出对方才之事的好奇。

    「不!反正我也饿了。」摇摇头,水滟懒得看菜单,也点了和他一样的餐点,漂亮眼眸则直勾勾凝睇着他。「为何要帮我?」

    「咱们是同事,发挥同事爱很正常啊!」再说她是他的主治医师呢!若让主治医师心情不好,病人也不会有啥好处的。

    「同事?」淡然的眼眸有些诧异,不解他的说法。

    「我们同样都在长华医院工作,当然是同事。」塞了满口的烩饭,他鼓着腮颊说道,狼吞虎咽的模样看得出来很饿了。

    「你也是医护人员?」柳眉微扬。

    「算是。」继续埋头苦吃。

    「我没见过你。」淡然的嗓音让人几乎察觉不出她的质疑。

    长华医院医护人员众多,她虽不敢说每个都认识,但大伙儿多少也会打过照面,略有几分印象,但他却是完全没见过。

    「我在另一栋大楼工作。」很神奇的,冷艳脸庞虽然波澜不兴,孟海却听出了淡然嗓音中的质疑,当下大手一比,指向窗外对面位于医院旁的另一栋大楼,笑得极为诚恳地解释。

    另一栋大楼?

    那可是长华医院另外设立的研究大楼,里头有各科医学的研究实验室,设备先进完善不说,网罗的人才更是医界、生物科技界中的佼佼者,专心致力于各类疾病的研究,冀望能对医学有所贡献,里头研究小组成员所发表出来的医学论文颇受国内外医界的注目呢!

    而他……是里头的研究成员之一?

    看起来才二十三、四岁,就算只是某研究小组的助手成员,也太年轻了,实在不像啊!

    水滟惊讶地瞧着他,心中不免感到疑惑。「你看起来不像……」话声一顿,惊觉到自己以貌取人的无礼,她猛然噤声,不好再多说些什么。

    听出她的未臻之语,孟海尴尬地摸着自己的脸皮,——解释,「水医生,我三十岁了!」唉……真糟!这张娃娃脸常让人误解,有时甚至还被误会为未成年呢!真惨啊!

    「你……保养真有方!」被看透心思,水滟有些尴尬,不知该说什么,最后只好以淡淡的口吻说着玩笑话。

    「是啊!欧雷都用喝的。」耸着肩,他好无奈。一个三十岁的男人,却时常被误认为毛头小子,实在没啥好骄傲的。

    「你做哪方面的研究?」转回原先话题,她对于专业问题较有兴趣。

    「血液干细胞。」孟海咧嘴灿烂一笑,娃娃脸更显年轻。

    原来是干细胞研究小组的助理人员哪!

    长华医院的研究小组皆是国内外菁英所组成,能当小组主持人的人,都是那方面领域的权威,年纪大概也都不小,以他三十之龄,在里头只能算是小菜鸟吧!

    直觉以为他是个研究工作的助手,水滟点了点头,随即柳眉轻蹙。

    「既然你也是医界之人,怎么会轻忽健康,让自己身体出了毛病?」照道理说,长华医院专业研究小组成员的人,每个皆具备有医生资格,所以他应该也是个医生!既然是个医生,怎么会将自己搞成这样?

    「就算是最高明的医生,偶尔也会生病啊!」摸摸鼻子,小声咕哝抗议,孟海觉得自己像小学生一样被训斥了。

    微微一窒,水滟发现自己竟迥异于平日独善其身的原则,对他起了超乎寻常的关切,当下心中讶异自己的异常,嘴上也不再多问了。

    「呃……-生气啦?」察觉她突然的静默,孟海不知所措地搔着头,以为自己小小声的抗辩惹恼了她。

    「不!」摇摇头,她平静无波淡淡地道:「只是觉得那是你个人私事,我本来就不该多问。」她不喜欢旁人来探问她的私事,当然也不愿意去探究别人的隐私。

    「没这么严重啦!」娃娃脸咧开大大的笑容,孟海倒没想那么多。

    水滟只是轻「嗯」了声,不再多话,低头吃着自己的烩饭。

    未久,两人用完餐,来到柜台准备付帐之际,孟海瞧见她打开皮包要拿钱的动作,当下连忙阻止。

    「水医生,-别付帐,这顿饭我请!」

    「这怎么行……」她摇头,不想欠人情。

    「当然行!」打断她的话,孟海玩笑道:「我没啥机会请小姐吃饭,求-给我这个机会吧!」顿了顿,又佯装严肃。「和小姐一起吃饭,到柜台付帐是男性的尊严!-若坚持不肯,岂不毁我一生清誉?」

    虽知是玩笑之语,但听他说得这般严重,水滟也不好再坚持,当下收回皮包里准备拿钱的手。

    见状,孟海咧嘴一笑,修长大掌往裤袋一掏,脸色却在瞬间僵凝……

    「怎么了?」见他大掌探进裤袋老半天没动静,水滟眸底扫过一丝疑惑。

    「呃……」尴尬干笑,娃娃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水医生,我能不能先跟-借个五百块?」糗了!糗了!身上竟然没有半毛钱,连自己的饭钱都付不出来了,还敢说要请人,这下真的糗大了!

    「咦?」微讶了声,瞅着他红白交错的尴尬神色,水滟想通了,突然觉得眼前这男人实在有够夸张,向来冷然的表情不由自主绽出一抹轻浅笑意。

    被她忽然绽露的清雅浅笑给震慑住,孟海只觉心口像被火车头给狠狠撞了一下,隐隐似乎还能听到「咚」地一声,霎时心跳失序,莫名口干舌燥、脸红耳热起来……

    耶!为什么他会有这么奇怪的生理反应?只是看到她一闪而逝的笑颜而已啊……真是怪了!

    涨红着脸直搔头,孟海弄不清楚自己是怎么了,只能愣愣盯着她,——无法成言。

    见他突然涨红了脸,以为他是因出糗而不好意思,水滟又是轻轻一笑,清雅淡声道:「没关系!这顿饭我请,算是答谢你刚才的帮忙。」话落,掏钱付帐。

    闻言,孟海脸红加剧,生平虽干过不少糗事,但从没一次像现在这么感到丢脸、懊丧过,恨不得立刻从人间蒸发,一时间局促难安至极。

    付完帐,水滟难得好奇。「你身上没带钱,方才怎么付医药费?」

    「是金刚一号、二号去处理的。」窘红着脸,他老实招出。

    唉……除了工作之外,生活上,他向来大而化之,平日时常丢三落四的,金刚兄弟可以说是他的另类保母,专门防止他闹出像如今这般的笑话。

    金刚一号、二号?水滟心下微愣,随即想起方才陪他看诊、如熊般的双胞胎兄弟,登时明了了。

    呵……这男人,似乎有些脱线外加生活小白痴哪!

    忍俊不禁,她又失笑,惹得孟海更加尴尬,脸上朱红逐渐加深,心下更是悲哀狂嚎──

    呜……完了!完了!一世英明尽毁,他未来还有啥面目来看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