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亲吻花瓣の泪 > 正文
第十章 幸福能有多远
作者:乖乖爱尔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睡吧,睡吧。

    恍如鬼魅的声音在她的耳边低喃着。

    好累。

    疲倦,从灵魂中渗出。

    刺骨的冰冷,包围着她。

    ……

    哥哥会永远守护着……

    小璃是哥哥最重要的亲人……

    ……

    让我来照顾你,好吗?

    既然已经离开了,就把他忘记吧,就算忘不掉也没关系,我会努力地让你没有时间去想他……

    ……

    就这样沉睡着,不去在乎任何事情。

    只要可以忘记一切,她愿意用灵魂去交换。

    ……

    我对小璃的感情永远都只是亲情……

    ……

    "哥,我走了。"圣洁的光芒中,少女淡淡地笑着。笑容透明而悲伤。

    "小璃,你要去哪里?"俊美的男人伸手想拉住她,他的手却从耀眼的光芒中穿过。

    "哥。"少女的声音很轻,含着浓浓的悲伤。

    "小璃,回来!"

    "没有人比我更喜欢哥哥了……可是哥哥……好残忍……"

    "不管哥哥做什么,都只是想你过得更幸福。"西辰淡然的神情有些惊慌。

    "我不要再当欧阳西辰的妹妹,我不要再做欧阳月璃……"空洞的声音,脆弱而无助。

    "小璃!"

    没有欧阳月璃了……

    "小璃--"

    从梦魇中惊醒的西辰,额头布满冰冷的汗水。胸口一阵阵灼痛,让他有种窒息的感觉。浅淡的月光下,俊美的男子,神情竟有些黯淡。

    ……

    不会再有人比我更喜欢哥哥了……

    少女的淡淡的笑容恍如在夜雾中飞舞的樱花。

    ……

    没有欧阳月璃了……

    她决裂的神情霍然跃入他的脑海。

    恐惧,在他眼中放肆地弥漫开来。

    他只是想更好的保护她,给她全世界的幸福。

    但……

    他小心翼翼却还是伤害了她。

    该怎么做?

    她,才能回到他的身边?

    "有没有小璃的下落?"西辰的眉宇间布满担忧。

    "暂时还没有月璃小姐的下落。不过请少主放心,欧阳旗下所有的私人警察都已经出动了,情报网也在随时跟踪月璃小姐的消息,相信再过几天就可以找到月璃小姐,请少主不要再担忧了。"阿龙恭敬的禀报道。

    西辰揉揉隐隐作痛的额头,低声道:"派个人跟踪凉宫雪野,小璃应该会和他联系。"

    月璃的性格,他最清楚不过了。若是她决心要躲他,又怎么会让他轻易找到。但,只要有一丝找到她的可能性,他都不想放过。

    "是,少主。"阿龙看着神情疲惫的西辰,心里一阵唏嘘。倨傲的少主,竟为了那个任性的小公主伤神。迟疑了下,他开口道,"少主,说不定月璃小姐只是闹脾气,过阵子就会回来。"

    西辰叹息。"阿龙,这些年你一直在保护小璃,你几时见过她任性。"

    阿龙坚定地说:"请少主不要再担忧了,属下一定会找到月璃小姐的。"

    西辰垂眼凝视着水芯片中笑语嫣然的少女,眼底浮现淡淡的恐惧。

    小璃,你究竟在哪里?

    好痛……

    好冷……

    就这样孤单地被遗弃在黑暗中。一个人,那样的孤单。

    刺骨的寒冷透着灵魂。

    全身的力量似乎都被抽离。

    ……

    她,要死了吗?

    恍惚间。

    有一双温暖的手臂紧紧地抱着她,恍若是最后一丝光明的力量。

    温暖的怀抱……

    有种遥远而熟悉的气息……

    是谁?

    是谁?

    ……

    在噩梦般的黑暗中……

    她痛苦地挣扎着。疲倦肆无忌惮地向她阵阵袭来,仿佛是一个黑洞,深不见底的黑洞!身不由己地旋转着,却毫无力气逃离,黑洞狰狞的狂笑着将她吞噬。

    好累啊。

    不如就这样沉睡着。

    ……

    "小璃,醒醒,不要再睡了。"

    谁?是谁的声音?

    "就算忘不掉他也没关系,我会努力让你没时间去想他"

    温暖的声音包围着她冰冷的身体。痛苦的黑雾似乎渐渐地散去。

    睫毛轻颤。

    缓缓地,沉睡中的少女睁开了朦胧的眼。

    她怔怔地凝视着如王子般优雅的美少年。

    "睡美人终于舍得醒来了。"调侃的语调藏着沉沉的恐惧。

    喉咙如此干哑,痛苦中的她无法发出丝毫声音。神智却渐渐的清晰。

    他抱着她,视若珍宝。但,这种温暖竟让她的心隐隐作痛……灼热的眼眶中,泪水悄然滑落。

    "小璃?哪里不舒服吗?"惊慌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月璃摇摇头,抬眼对上那双恍若宝石般璀璨的眼。"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只是为了你的复仇计划吗?"

    雪野浅笑。"我只想好好照顾你,让你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公主。"

    月璃垂眼,避开了他温暖的视线。"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忘了吗?"雪野语调缓慢,有些错愕。

    "我该记得什么?"

    雪野帮她盖紧被子,柔声道:"什么事情也没有,小璃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安心的修养。"

    月璃的眼底,浮起淡淡的迷惑。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总感觉自己遗忘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但,是什么呢?

    选择性失忆?

    美如妖精的少年错愕地盯着手上的诊断书。

    "选择性失忆,其实是一种心理疾病。患者会将一些痛苦的事情或是悲伤的事情,自动抑制而遗忘。"年迈的老专家扶着老花镜做了进一步的解释。

    雪野的神情又恢复了以往的淡然。"恢复记忆的可能性有多少?"

    "很难说,如果那段记忆对患者而言是非常痛苦的,也许她一辈子也记不起来。"

    痛苦的记忆?

    她和欧阳西辰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日本

    数月后。

    透明的阳光中。

    美如妖精的少年安静地凝视着正在看书的少女。

    偶尔,几片樱花在风中起舞。

    少女仿佛感受到了他灼热的视线,微抬起头。

    目光在樱花乱舞的时空中纠缠着,氤氲出一种温柔而甜蜜的气氛。

    画面,唯美而缠绵。

    望着雪野妖娆的面容,少女的目光渐渐地迷离。待他温热的唇落到自己的脸颊边,她才猛地回过神。

    月璃白皙的脸上染上红晕,目光有些躲闪。

    雪野将她拉进自己的怀中,轻唤着她:"小璃。"

    月璃感觉到自己脸上的温度不断地升高。她垂下头,掩饰自己的窘态。

    雪野把头埋进她的黑发和脖颈之间轻轻地磨蹭着。"小璃,相信我,我们一定会很幸福的。"低语缭绕,语声淡然,温柔似飘落的一阵梨花雨。

    听着他温柔体贴的话语,月璃心里陡地微微一跳。

    "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一直留在日本生活。"

    月璃微怔。"你,愿意放弃你的仇恨?"

    雪野抬起头,定定地看着她,忽而唇边绽开了一抹微笑。"只要你愿意留在我身边,我可以放弃一切。"

    温暖的感觉刺得她心里一阵阵疼痛。"我不要你为我放弃什么。"

    "傻孩子,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拥有了全世界。"雪野轻揉着她的发丝,笑容恍如盛开的樱花般放肆地弥漫着。

    ……

    似乎有风吹过。

    烂漫的樱花,漫天飞舞。

    偶尔,停息在少女的肩上。

    ……

    ………

    过了好一会儿,月璃仰起精致的脸,问:"雪野,我以前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很喜欢你?"

    "没有,也许是我不够好,所以你才不喜欢我。"

    月璃偎依在他的怀中,神情慵懒。"胡说,雪野你怎么会够好。你是天使,一直都是。"

    雪野轻轻地笑了起来。恍如大海般温暖的目光一直凝视着她。

    月璃优雅地打个呵欠,身子蜷缩,似乎就要这么睡着了。过了好一会儿,懒洋洋的语调又响起。"雪野,告诉我,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我记不起哥哥的样子?为什么我害怕回樱都?"

    墨绿的眼瞳收紧,他静静地听着她的话,许久才回答说:"什么事情也没有,记不起哥哥的样子,只是因为你们太长时间没见面了。"

    "也许……真的是……"月璃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竟渐渐地消失。

    雪野低头,不禁莞尔一笑。

    唉,小璃似乎越来越嗜睡了。

    樱都市

    她失踪了半年,消失得那样的彻底,丝毫的痕迹也未留下。

    她,真的决心要脱离欧阳家?!

    俊美的男子,神情疲惫而忧伤。

    他该怎么做?一切才能回到原点。

    "少主……"阿龙欲言又止。

    "什么事?"

    阿龙迟疑了一下,还是恭敬地将一迭报告放在书桌上。"这是月璃小姐的死亡证明。"

    ……

    阿龙的话,恍如一把尖锐的刀子,直勾勾的刺入他的心脏……

    外面的阳光异常耀眼,书房却是一片冰冷。

    他盯着报告,瞳孔紧缩。

    ……

    哥哥一直都是我的全部…….

    在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人比我更喜欢哥哥……

    ……

    呼吸,变得沉重起来。

    水芯片中的少女依然笑语嫣然,澄澈的眼眸透着无瑕的光芒,令世界黯然的笑容,恍若初生婴孩般纯真,透明……

    灼热的窒息,在心口聚集。

    ……

    忽而,俊美的男子笑了起来。眼底的光恍若星辰般明亮。

    "少主?"阿龙担忧地唤道。少主不会是悲伤过度了吧?!

    "有没有凉宫雪野的消息?"他放下报告,淡然道。仿佛那份死亡证明,只是一份普通的文件。

    "可是……"阿龙的眼中是满满的疑惑。

    "最近可有他出境的记录?"西辰淡漠的神情异常的诡异。

    "半年前,他去了英国接受家族的训练,一直到现在都没回来。"虽然疑惑,但阿龙还是恭敬地禀告道。

    "英国吗?"唇边地笑带着些许的嘲讽。

    "是的,是英国。"

    "你去趟英国,将凉宫雪野的行程调查清楚。"

    "是,少主。"

    日本

    恍若古时城堡的别墅中,住着王子和公主。

    他们,一直幸福地生活。

    时间就这样幸福而缓慢地流逝着。

    ……

    "si c"etait toute seule, je serai la princesse la plus heureuse …..."恬静的少女轻轻哼着法国小调,微扬嘴角,眼睛明亮如星辰。

    空气中,似乎弥漫着幸福的气息。

    月璃打开水龙头,将准备用来装饰蛋糕的樱桃放在水下冲洗。

    优雅的脚步声,渐渐而至。

    月璃暗自叹息。习惯了这样的宠爱和照顾,如果某天失去了这些,她该怎么继续生活……

    恍惚间,她落到了一个温暖的怀中。

    温暖而修长的大手环着她纤细的腰,脸在她的脖颈间轻轻地磨蹭着。"做了什么好吃的?"

    月璃回过神,唇边绽开了一抹微笑。"蛋糕。"

    "哦?小璃对甜点也有研究吗?"调侃的语调充满了宠爱的味道。

    月璃撅着嘴,娇嗔道:"雪野你太小瞧我了。"

    雪野轻晃着她的身体,笑语:"是,小璃天下无敌,是我失言了。"顿了下,他复又笑道,"可是昨天的晚餐好像也是小璃准备的。"

    月璃懒洋洋地靠在他的怀中,抬眼正好望见他俊美的下巴。 "好吧,我承认,我的烹饪技术有待提高。那以后我们的民生问题就全拜托我们完美的雪野王子。"

    雪野王子?这可是那群王子迷推崇出来的。看来,不管是在樱都,或是日本,恍若天使般的美少年,一直都是世人注视的焦点。

    不过,上帝对人总是公平的。他拿走了雪野的亲情,却赋予他倾城的容颜……

    温热的唇轻轻地落在她的脸颊边,那样的小心翼翼,恍若她是他最珍爱的宝贝。

    月璃脸上的红晕慢慢延伸到耳边,眼中的光芒,幸福而璀璨,却带着一丝迷茫。

    心里,除了幸福的感觉,隐约还藏着几分不安。

    为什么?

    每次看着雪野的脸,脑海中总会闪过一个模糊的人影?感觉是那么的深刻,却又是一片空白……

    雪野凝视着她精致的侧脸,抱着她的力道不自觉地加重了几分。"想什么?这么入神?"

    月璃回过神,浅笑道:"雪野你还真霸道,连我想什么都要干涉。"

    雪野又把头埋进她的黑发和脖颈之间轻轻地磨蹭着。"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不许你想着别人。"

    雪野略带孩子气的话,让月璃不禁笑出了声。纯真地笑靥在空气中流动着,恍如冬季里的一缕阳光。

    月璃的身体向后仰,整个人软绵绵地瘫在雪野的怀里。"没有别人,只有雪野你一个人。"

    ……

    没有别人,只有雪野你一个人……

    ……

    美如妖精的少年绽开了一抹微笑,水晶般透明的笑容让世界在刹那间变得黯淡。

    ……

    过了许久,厨房飘出阵阵诱人的香味。月璃漾着兴奋地笑靥,捧着蛋糕从厨房走了出来。

    透明的阳光中,纤细优雅的美少年静静地凝视她。

    月璃迎着他的目光,献宝般道:"这可是我最拿手的可乐蛋糕,保证让你挑不出一丝毛病。"

    雪野接过她手上的蛋糕,疑惑道:"可乐也可以用来做蛋糕吗?"

    月璃重重地点下头,笑道:"这是我最喜欢的蛋糕口味,哥哥常……"

    她突然停了下来,愕然地看着精致诱人的蛋糕。

    ……

    小璃的口味真奇怪……

    可是,小璃就是喜欢可乐口味的蛋糕。我不管,哥哥做给我吃嘛……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

    ……

    "小璃喜欢可乐蛋糕,哥哥他……他……"话,支离破碎。面容苍白如被雨水打落的樱花,殷红的唇,没有一丝血色。

    "小璃!"雪野将她拉进怀中,轻晃着她的身体,试图让她清醒些。

    月璃紧紧地抓着他的衣服,失神地问:"告诉我,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为什么我记不起哥哥的样子?"

    雪野微微地俯身,在她耳边柔声道:"小璃,不要想太多。你会忘记他的样子,只是因为你们太久没见面了。"

    月璃推开他,眼中闪着泪,恍如漫天飞舞的烟花。"真的只是这样吗?"

    他微微地俯身,伸出手指托起她的下巴,迫使她的视线中只容得他一个人。"相信我,小璃。"

    他们靠得很近,他薄薄的唇似乎贴在她的唇上。月璃微微撇过头,久久不语……

    樱花漫天飞舞。

    孤寂的墓前,美丽的少年一直紧紧地握着小女孩儿的手,俊秀的眉宇间溢满浓浓的忧伤。

    "哥哥,为什么爸爸妈妈要住在天堂?"声音很轻,有些沙哑。

    他低下头,淡淡地笑着。"因为他们是上帝最喜欢的天使,上帝舍不得让他们在凡间受苦,所以提早接他们回去了。"

    "以后,我们去天堂,还能见到爸爸妈妈吗?"稚气的嗓音满怀希冀。

    美丽的少年轻轻地点下头。

    "哥,我好想妈妈。"女孩儿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哭意。

    他俯下身,将年幼的妹妹抱起。"他们会一直在天上守护着小璃你,所以,不要难过。"

    "可是……"泪水,大滴大滴地落下。

    少年轻轻地擦干她脸上的泪痕。"哥哥会代替他们好好地照顾你。"

    ……

    哥哥会代替他们好好地照顾你……

    哥哥会代替他们好好地照顾你……

    ……

    "哥哥--"陷在梦魇中的少女,挣扎着。

    泪水,悄悄地滑落。

    ……

    恍惚间,似乎有一双温暖的手,覆盖着她的眼。

    "为什么你还是忘不掉?"

    轻柔的声音,含着淡淡的受伤。透着朦胧的月光,美丽的少年因为受到伤害,面容更加的妖娆,像嚣张的妖精。

    "就这样安心的和我在一起,不好吗?"

    ……

    夜,静静的。

    白色的纱帘在风中轻轻地飞舞着。

    ……

    "哥哥……"

    梦中的少女,不断地低喃着。

    他眉头愈皱愈紧,手指泛白。暗夜中,少年眼中闪烁的光芒,诡异而明亮。

    清晨

    阳光依然明媚,恍若水晶般透明清澈。

    樱花,在风中放肆地飞舞着。

    美丽的童话城堡中,依然弥漫着淡淡的幸福。

    一切,是诡异的平静。

    她忘了那个梦境。

    而他,似乎也将夜晚的忧伤遗忘。

    少年唇角的微笑还是那么温柔,眼眸还是一样的清澈透明,眉宇间浅淡地笑意令世界黯然失色。

    "该去上课了。"雪野柔声催促道。

    月璃仰着精致的脸,小心翼翼地问:"我可不可以不去学校?"

    雪野笑着轻揉她的头发。"既然决定留在日本生活了,就该尽快的适应这里。"

    月璃撅起嘴,哀怨地说:"可是…..我受伤了啊。"

    雪野牵起她的手,十指相扣。"这应该是半年前的事情吧,小璃在担心什么?"

    睫毛轻颤,似乎有阳光照射到她琥珀色的眼里。"这里是雪野你自小生活的地方,但对我而言,是全然陌生的。"

    他握紧她的手。"小璃,相信我。"

    月璃定定地看着他,忽而笑了起来,柔柔地笑让精致的五官变得更加的生动明亮。"看你紧张的,我才没那么娇弱,只是换了个地方生活罢了,我怎么会适应不了。"

    雪野将她轻轻地拥入怀中,低语。"一直在担心,如果小璃适应不了这里的生活,该怎么办?回樱都吗?"

    凝视着他们十指相扣的手,月璃微笑。缓缓地,心里有种幸福的感觉弥漫开。

    ……

    似乎,有风吹过。

    温暖的朝阳透过樱花树的枝叶洒下,斑斑驳驳。

    晨雾中,美如妖精的少年笑了起来。他微微地俯身,轻吻住少女微启的红唇……

    那样的小心翼翼,恍若对待珍宝般……

    日本星域学院

    "哇!好幸福,可以见到雪野王子本人!"陶醉的声音响起,无数的红心从女生的眼睛中冒出。

    "好帅啊!"

    "嗯啊!"

    "可是,雪野王子身边的女生是谁?"问号,漫天飞舞。

    "那个女生好漂亮,他们看起来好般配啊,像是童话中的王子和公主。"

    "胡说!"

    "乱讲!"

    "雪野王子是大家的,谁也不能独占!"

    反驳的声音立刻冒了一大堆出来。尽管她们心里也认为他们站在一起的画面,真的很唯美,缠绵,但是,雪野王子是她们心中一个完美的梦想,谁也不能去破坏它。

    ……

    月璃唇角动起来,笑意淡淡的。"雪野王子的魅力还真大啊,王子崇拜会的女生都可以绕北海道一周了。"

    "我可以把你的话解释成你在吃醋吗?"雪野似笑非笑,看不出是认真,还是打趣。

    她眼睛亮亮地斜睨他,琥珀色的眼珠静静的。"一点点。"

    雪野凝视着她,眼底浮起淡淡的雾气,像是疑惑,像是欣喜,不可置信。他屏息,低低地问:"你,在乎我?"

    望着他,月璃心底变得暖暖的。她没有回答,而是踮起脚,在他的脸颊边落下一吻,恍若羽毛般轻柔。

    时间似乎停滞了。

    烂漫的樱花树下,唯美而缠绵的画面让世界变得黯淡。

    这时--

    "学长,校长找你。"

    穿着星域学院制服的女生,脸上漾着甜甜地笑,硬是挤进了他们中间,破坏了这副唯美的画面。

    "樱子,谢谢你特意跑来告诉我。"雪野礼貌地笑笑,他认得她,是初中部二年级的一个学妹。

    雪野牵着月璃的手,准备往校长办公室走去。这时,樱子在他们身后又说:"校长特地交代说,让学长你一个人去。好像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和学长你商量。"

    雪野疑惑地皱眉。

    樱子甜甜的声音又响起。"如果学长你担心学姐一个人在这里无聊的话,我可以陪学姐聊天,顺便介绍我们星域的情况。"

    雪野朝樱子露出了一抹微笑。"麻烦樱子了。"

    樱子摇摇头,兴奋地说:"可以帮学长做一点事情,我很开心。"

    "谢谢。"他礼貌地向樱子道谢,复又轻揉了一下月璃的头发,柔声道,"等我回来,不要乱跑。"

    闻言,月璃不满地看着他,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不会走丢的。"

    他看着她,眼底的光,温暖而柔和。

    月璃被他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然,微红着脸说:"快点去啦,我会在这里乖乖地等你回来。"

    "嗯,我很快就回来。"

    看着雪野渐远的身影,月璃的心里突然涌起一阵阵的失落。

    唉,她似乎越来越习惯依赖他。

    如果某天离开了他,她该怎么继续生活?

    "你是学长的女朋友吗?"樱子脸上的笑容在雪野离开后就消失了,语气竟是质问。

    月璃微微侧过身,静静地看着她。"你喜欢雪野?"

    樱子撇过头。月璃的眼神干净而淡定,身上似乎带着圣洁的光芒,这让她有种莫名的自卑感。"不关你的事,你是不是学长的女朋友?"

    月璃定定地看着她,笑道:"我们住在一起,你说,我和他的关系该是什么?"

    她的语调有些漫不经心,琥珀色的眼眸流淌着淡淡的光。

    樱子的身体晃了下,眼底的受伤是那么的明显。她怨恨地盯着月璃,说:"学长是我们所有人的梦想,我不会允许任何人破坏它!"

    月璃不说话,只是笑着。

    樱花飞舞中,她的笑容,有些模糊。

    "恶魔!你是恶魔!"樱子看着她的目光渐渐地变得毒辣。她的手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朝阳中闪烁着冰冷的光……

    小璃?!

    雪野惊慌地从校长室跑了出来。

    那样笨拙的谎言,他竟然没有察觉到。

    如果她出了什么事情,他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的大意。

    好不容易,她才来到他的身边……

    没有任何人,可以破坏。

    恶魔!你是恶魔!

    ……

    恍惚间,有个模糊的声音在她脑海中不断地喊着。

    是谁?

    是谁?

    ……

    "去死吧!"

    寒光渐渐向月璃逼至……

    她怔怔地站着。

    眼瞳空洞如琥珀色的玻璃。

    突然--

    她的腰被紧紧箍住……

    一只温暖的手将她紧紧地拥在怀中…..

    然后,重重地摔滚出去。

    ……

    静静地,世界只剩下他沉稳的心跳声。

    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开。

    月璃颤抖着从他的怀中钻出,面孔陡然苍白。

    "雪野!"血,淡淡的,在他的制服上散开,那样的触目惊心。

    美如妖精的少年,面容有些苍白,殷红的唇恍若盛开的樱花,有种妖娆的美。他抬起手,轻抚着她精致的五官,浅笑道:"幸好,你没受伤。"

    他凝视着她,眼底沉沉的爱恋仿佛穿越了千年的时空,那样的刻骨铭心。

    雪野温柔痛楚的眼神,如匕首般刺得她胸口一阵剧痛。

    夜晚

    "小璃。"少年跟在一个神情淡漠的少女身后,柔声地唤着。

    静静地,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小璃。"

    雪野温柔的语调中,含着浓浓的宠溺。他轻扳过少女的身体,笑道:"还在生气吗?"

    睫毛微颤,她定定地看着他的手臂,手指拂过白色的纱带。"同样的位置,同样的伤痕。雪野你想要我永远地记着你吗?"

    雪野伸出手指托起她的下巴,柔声道:"我不要你永远记着我……"

    似乎,有风吹过。

    月光透过樱花树的枝叶洒下,斑斑驳驳,皎洁如水。

    "我要你永远都留在我的身边,眼里,心里,都只装着我一个人。"

    雪野将她拥进怀中,深深地,仿佛是要把她揉进自己的生命中。

    "雪野,你的不信任,让我透不过气来。如果你一直……一直不信任我,哪天我真的会离开你。"月璃的语气中半开玩笑半带着威胁。

    雪野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你,真的会这样做吗?"

    月璃在他的怀中轻轻地点了下头,声音透着些许的疲惫。"我不想重复的向你保证,我不会离开你。为什么,你不信任我?"

    雪野放开她。

    他静静地凝视着她,受伤的眼神渐渐地冰冷。

    ……

    暗夜中,少年妖娆的容颜有种惊心动魄的美。

    风,也是静静的。

    忽而,少女笑了起来。轻柔的笑声在樱花漫舞中荡漾着。她轻晃着雪野的手臂,笑道:"好啦,不要绷着一张脸,骗你的。除非你不再喜欢我,否则我不会主动离开你。"

    月璃眼中的疲惫恍如烟花盛开的瞬间,燃尽。精致容颜缓缓地绽放出温柔而幸福的光芒,琥珀色的眼眸闪烁着淡淡的流光溢彩。

    雪野将她拉进自己的怀中,他把头埋进她的黑发和脖颈间,低语:"你是我的,小璃。不管你会不会爱上别人,我都不会放你离开。"

    夜雾中,美如妖精的少年紧紧地抱着她,以一种亲密暧昧的姿势抱着她。

    暗夜,静得诡异。

    "我提的条件,你考虑得怎么样了?"他握着电话,眼底寒冰聚集。

    淡淡的月光笼罩着少年妖娆的面容,恍若鬼魅般迷惑人心。

    "你的条件,我全都答应。"电话另一端的声音顿了下,又道,"她好吗?"

    "她很好,在这里生活得很愉快。" 清雅的语调透着丝丝冰冷。

    "你这样做,她不会原谅你。"

    妖娆的少年笑了起来。"爱情不是全部。我是喜欢她,但是我决不会为了她就放弃我的仇恨。"

    ……

    静静地。

    似乎有什么掉在地上,破碎。

    ……

    雪野转过身,望见一脸受伤的月璃。

    她的面容苍白,如被雨水打落的樱花,殷红的唇,没有一丝的血色。

    她静静地凝视着他,眼底的受伤是那么的明显。

    忽而,她笑了起来。眼角的泪,悄然滑落。"一直以来……一直以来,你都只是在欺骗我……"

    ……

    ………

    你,愿意放弃你的仇恨?

    只要你愿意留在我身边,我可以放弃一切……

    ……

    我不要你为我放弃什么。

    傻孩子,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拥有了全世界。

    ……

    脑海中,少年的笑容恍如盛开的樱花般放肆地弥漫着,纠缠着她。

    ……

    爱情不是全部。我是喜欢她,但是我决不会为了她就放弃我的仇恨……

    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他?

    似乎,连悲伤的力量也没有了。

    ……

    月璃定定地看着他,苍白地笑靥中含着些许的嘲讽,语调冰冷。"既然做不到,为什么要向我承诺?"

    "你会在乎吗?"他靠近她,低语。

    月璃错愕地盯着那张俊美如鬼魅的面孔,缓慢地说:"你认为我不会在乎吗?"

    雪野攫住她纤细的肩,沉声道:"如果在乎,为什么这么冷漠,甚至连质问也没有。"

    月璃冷笑。"难道要我哭着闹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吗?雪野,一直很清楚我不是那样的人,不是吗?"

    雪野的眼中闪着愤怒的光。"是,我很清楚。但我情愿你那样对我,至少那样我知道你心里还有我的存在。"

    月璃愕然盯着他,他在指责她?

    他凝视着她。

    两人的目光纠缠着。

    暗夜中,似乎升起幽蓝色的光芒。

    ……

    她不在乎吗?

    不是不在乎……

    只是忘记了悲伤。

    浓浓的疲惫充满全身,她已经厌倦了一次次向他解释,她在乎他,不会离开他。

    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能相信她?

    那夜之后,两人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

    雪野没有解释那通电话是打给谁的,为什么违背了自己对她许下的承诺。

    她也没有解释,她其实是在乎他的。

    幸福的城堡,气氛变得诡异。

    月璃抱着膝盖坐在树下的石台上,静静地望着有些阴翳的天空。

    她叹息。

    连老天也知道他们在冷战啊。

    雪野……他一直总是很温柔地包容她,可是……为什么这么反常,连一个解释也没有。

    他明明就知道,她在等,等他的解释。

    只要……

    他来向她解释,她就告诉他,她真的,真的很喜欢他,比喜欢更喜欢。

    月璃垂下头,笑了起来。

    他的温柔,他的包容,就像是无意中迷恋上的毒,无法戒掉。

    她,摆脱不了他那种宛如魔咒的吸引力。

    ……

    "小璃。"

    清雅的语调,是她熟悉的温柔。低垂的睫毛微微颤动,琥珀色的眼眸中,闪烁着幸福与期待的光。

    他,是来解释的吗?

    月璃的唇边绽开了一抹微笑。不管他是不是来解释的,她都要告诉他,她真的,真的很喜欢他。

    月璃笑着抬起头。"雪野….."

    声音,突然止住了。

    月璃愕然盯着雪野身后的男人,那个俊美如鬼魅的男人。她紧紧地咬着嘴唇,面孔陡然苍白,恍若随时都有可能晕厥。

    ……

    是他?

    是他!

    刻骨铭心的疼痛揪着她的心,理智,似乎在瞬间崩溃。

    "小璃--"

    温暖如海藻般的声音顺着空气地流动传入她的耳中。

    "我来接你回家了。"

    ……

    哥,你终于来接我回家了……

    我们,回家吧……

    ……

    恍惚间,脑海中零星的片段纠缠着她。

    恍若魔鬼的诅咒。

    刻在她的灵魂上,无法抹灭。

    月璃站起身,只是定定地看着雪野。忽而,她笑了起来,澄澈而透明的笑容在樱花飞舞中弥漫着。

    樱花树下的少女,脸色苍白如被雨水打落的花瓣,神情却是异常淡定。

    "雪野,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你很久了。"月璃轻柔的语调如往昔般平静。

    俊美的男人,向她走来。

    月璃的手指颤抖了一下,脸色更加的苍白。

    她依然笑着,视线一直停留在雪野漠然的面孔上。"雪野,我们不要冷战了,好不好?"

    "小璃。"俊美的男人轻唤着她,眉宇间的疼惜是那么的深刻。

    月璃的视线终于从雪野身上移开。她静静地凝视着俊美的男人,目光是那么的刻骨铭心,仿佛穿越了千年的时空。

    缓缓地,她轻声道:"我,不认识你。"

    ……

    我,不认识你……

    我,不认识你……

    ……

    樱花,漫天飞舞。

    少女地笑靥依然如水晶般透明。

    空气似乎停滞了。

    俊美的男人怔怔地看着一直微笑的少女。

    恍惚间,美如妖精的少年走向她。

    白皙的手,轻拂过少女精致的脸庞,墨绿色的眸,含着淡淡的忧伤。

    "他就是欧阳西辰,你一直忘不掉的那个男人。"

    ……

    似乎有风吹过。

    少女海藻般的长发,在樱花弥漫的空中飞舞着。

    她看着他。

    眼睛依然淡静如海。

    ……

    "你从来就没说过喜欢我之类的话,在你的心里,我永远都只是他的替身……"雪野凝视着她,目光忧伤。

    少女琥珀色的眼眸,流淌着淡淡的,忧伤的光。

    她想大声说,她喜欢他,比喜欢更喜欢。

    但……

    似乎有东西卡在她的喉咙,久久无法发出声音。

    ……

    静静地。

    没有任何回应。

    透过朦胧的光,美丽的少年因为受到伤害,面容更加的妖娆,像嚣张的妖精。

    ……

    "跟他回樱都吧。"雪野轻抚着她的脸,目光忧伤。

    缓缓地,她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月璃的神情不再淡定,脸色是异常的苍白,她紧紧地抓着他的衣服。无措道:"你说过,你喜欢我……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让他带我回樱都?"

    雪野的唇边绽开了一抹微笑,淡淡的,恍若在夜雾中弥漫的樱花。他将月璃拉进自己的怀中,重重地。

    "你是我的,小璃。我永远也舍不得放开你。但,我要你心里永远只有我一个,我要你忘记欧阳西辰。所以,你必须跟他回樱都。"

    月璃挣扎着推开他,眼底出现一股淡淡的雾气。"我不懂!我不懂!我不要回樱都!"

    雪野微微俯下身在她的额头落下一吻,轻若羽翼。"不懂也没关系。只要记得,我一定会回去接你。"

    ……

    等你忘记他的时候,我会回去接你……

    ……

    等你忘记他的时候,我会回去接你……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