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宋风天下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推入市场的玻璃制品
作者:上善若无水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殿下,窑厂的人说最近有官府的人来收重税,还说他们私占民田什么的要罚没窑厂。”来到外面,杨邦乂出声禀报“据说是城内有位贵人看上了窑厂。”
  “下次再来的时候让他们直接去军营找本王。”赵栩没在乎这些小事,伸手指着那些忙碌的工匠们“给他们配发的防护衣服为什么不穿?为什么不戴口罩?”
  “衣服布料好,都被拿回家给家里人穿去了。”杨邦乂苦笑解释“至于口罩,工匠们说戴着碍事。”
  “告诉所有人,不穿防护服不戴口罩的,全部罚款。罚三次之后还不改的,直接开除。”赵栩可没想过做黑心工厂主,防护方面的事情非常重要。
  “喏。”
  “开窑的事情一定要抓紧时间。不要怕花钱,这里花的钱本王能百倍千倍的赚回来。”赵栩伸手指向远方的一片空地“那边多起几座火窑,本王要烧制好东西。”
  看到那些玻璃成品之后,杨邦乂对赵栩仰慕的无以复加“敢问王爷要烧制何物?”
  “水泥。”
  华夏的火窑真是好东西。在合成工厂没有出现之前,火窑就是封建时代里最重要的生产机器。不但能烧制价格昂贵的玻璃,烧制盖房子的砖石,还能烧制非常有用的水泥。
  不过华夏古代大部分的时间里,这些火窑都是在烧易碎的瓷器。
  赵栩本身也喜欢精美的瓷器,只不过在他看来玻璃和水泥明显是比瓷器重要的多。
  接下来的几天,这处位于汴梁城东三十余里外的田庄热闹非凡。众多的工匠被高薪招募而来,整地烧砖砌窑。一座座火窑以极快的速度被建立起来。整片大地都仿佛是一夜之间长出了数不清的火窑。
  汴河上大量的船只赶在河面彻底结冰之前从远方将各种原材料送过来。而更多的马车牛车则是成了长龙,涌入这座人声鼎沸的田庄。
  附近的田庄村落最近也是有大量的人员拜访,他们用马车驮着一箱箱沉重的铜钱来买田地。赵栩开出的价格是市价的三倍,而且直接付现款。
  这边的热闹繁华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汴梁城的高层都知道这里是赵栩的产业,谁也不会主动去招惹敢在集英殿宴会上殴打皇子的赵栩。可下面的人不知道啊,明面上的衙役和暗地里的泼皮们都来了。
  衙役好说,一听到让他们去军营找赵栩,当即就吓的连声道歉,屁滚尿流的跑了。
  而泼皮们却是过来耍无赖想要讹钱。只是当护卫这里的军士们冲出来,抓住泼皮们一通暴揍,并且捆好了直接带走。剩下的人也就做了鸟兽散。有那些伐燕军驻守的地方,不用说也知道是燕王的地盘。泼皮们可不敢招惹燕王。
  “殿下,各家的请帖都已经发出去了。”城内军营,杨邦乂向赵栩汇报工作。
  “很好。”赵栩最近花钱厉害,手头上已经快没有流动资金。所以他举办一场拍卖会出售自己手头的玻璃换取资金“再多派一些军士去田庄驻守。拍卖会之后所有人都会知道玻璃是田庄那边出产的,财帛动人心之下肯定会有铤而走险的人。”
  “喏。”
  赵栩的拍卖会就在背嵬军的军营举行。军营中的大校场被整理出来,摆上一大片的椅子桌子就算是场地了。
  收到邀请函的都是汴梁城内的富豪之家,他们应邀来这里纯粹是因为赵栩说要卖琉璃给他们。虽然条件简陋到令人发指,可看在琉璃的面子上还是捏着鼻子认了。
  因为是在空旷的校场上,白天露天情况下天气寒冷,来的人哪怕是穿着厚重的皮裘也是冷的够呛。随着时间的推移,应邀而来的人越发不耐烦,喧哗之声也是逐渐响起。
  好在很快就有军士们捧着果盘过来,给每张桌子上都摆放了一个果盘。上面红彤彤的苹果,切好的水灵灵的西瓜,以及红的发紫的葡萄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这么冷的天,哪里来的这些水果?”有相熟的人互相询问水果来历。
  “谁知道呢,有的吃就先吃着再说。”众人不满的情绪都被新鲜的水果压制,一个个都是大快朵颐起来。
  等到吃的差不多了,赵栩总算是出场了。
  赵栩要拍卖玻璃,当然不可能直接卖那些三尺见方的大块玻璃。那样的玻璃卖不出高价,要经过加工才行。
  随着赵栩不停的砸出厚赏,烧制玻璃的工匠们积极性空前提高。不但产量大增,各种各样的种类也多了起来。
  用金刚石将大块的玻璃切割成均匀小块,架在雕刻的木质架子上做成的玻璃风灯。同样是切割之后在一面浇灌水银,溶解凝固牢牢贴住就成了镜子。添加各种不同矿物弄出来的彩色玻璃等等。
  最夸张的是一面五尺见方,足有一人高的玻璃镜子。这玩意正常情况下都是要作为贡品送入皇宫大内的。
  “诸位。”事关钱袋子,赵栩这次亲自主持拍卖会“今天请大家来就是有好东西要卖给你们,谁出的钱多谁就能拿走。本王不喜欢说废话,现在就开始。”
  军士们抬来了沉重的桌子,随后一盏由六面透明玻璃与木架组成的玻璃风灯就被放在了桌子上。
  “本王做生意实在,不喜欢讨价还价。”赵栩抬手屈指敲了敲玻璃“一口价,一百贯一盏琉璃风灯。想要买的可以上来看货。”
  赵栩转身离开,走到外场拉了张椅子坐下,身后是蜂拥而上的人群围着桌子上的玻璃风灯你争我夺。
  “殿下,这种事情让微臣等人来做就是。”杨邦乂苦笑上前“殿下身份尊贵,岂可做这种商贾之事。”
  大宋的商人地位虽然在历代之中算是高的,可以赵栩的身份这种事情都是交给下人去处理才对。消息传出去之后,被人指指点点那是必然的事情。
  “回想起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就当是重温旧梦。”赵栩想起了前世起早贪黑的摆摊赚辛苦钱,还被城.管们到处追的那段时光“以后会注意。”
  宗泽留在燕地全面掌管军政大权,赵栩身边的文臣就以杨邦乂为首。这几个月来随着赵栩的威势不断增强,也有不少人主动跑去投靠。
  经过鉴别与能力考核,的确是有不少人得到赵栩的看重被收归麾下。其中不乏精通商贾之事的能人。
  杨邦乂不明白出身成长在皇室之中的赵栩有什么卖货的旧梦可以重温的,不过他很明智的避开了这个话题“这次估计能卖出去不少。只是,一百贯一盏的价格是否太贵了?”
  “贵?”赵栩笑的很是开心“希稷,我问你。如果你不知道玻璃的产量和成本,你觉得价值如何?”
  杨邦乂想了想“价值不菲。”
  “汴梁城是一座畸形的城市。”赵栩目光看向那些围着玻璃风灯转悠的人群“全天下的财富都在向着这里集中,所以好东西不愁卖不出去。至于价格,一颗走盘珠都能卖出好几万贯钱。本王这玻璃风灯可是挂着琉璃的称号,一百贯简直就是白给一样。”
  “殿下圣明。”杨邦乂恭敬行礼“这一万盏玻璃风灯肯定能卖出去。”
  就像是杨邦乂所说的那样,很快众多商贾们就毫不犹豫的出手要求购买。甚至还有人大喊有多少要多少。
  赵栩没有坐地起价,因为他做的是长期的买卖。
  一万盏玻璃风灯被几十个上古拿下,每个人也不过是百多个而已。在这个晚上只能点蜡点灯的时代里,有着良好照明效果,最重要的是由琉璃构成极为漂亮的风灯绝对不愁销路。
  定下了十天之后还会有下一批玻璃风灯出售的约定,紧接着赵栩就将巴掌大小的镜子拿了出来。
  在玻璃镜子出现之前,华夏人用的镜子都是铜镜。实在不行的就干脆用水。这东西的效果和镜子当然没法比,可以相信一旦投入市场肯定会得到众多女子们的追捧。
  赵栩的心不黑,他给镜子定下的价格是一面十贯钱。
  被邀请来的商贾们都是知名的大商家,他们的生意遍布全国。赵栩的东西卖给他们,他们可以通过自己的渠道卖到全国去,甚至出口国外都行。所以不怕价格高,数量多。只要有价值,多少都能吃的下。
  五万面镜子同样被抢购一空,不少人甚至因为争夺激烈而发生激烈冲突。赵栩就看到了两个年过六旬的老头互相叫骂并且饱以老拳。
  接下来的彩色玻璃也是相同的步骤,一个方尺的彩色玻璃卖十贯钱,用来代替纸糊的窗户绝对是最佳的材料。
  赵栩的火窑没有什么科学管理,全都是凭借着工匠们的经验来自行判断。各种杂质有的时候能过滤干净,出来的就是比较纯净的玻璃。有的时候残留太多,就形成了各种各样的颜色。
  这种东西若是在现代世界里,都是妥妥的残次品没有丝毫价值。可赵栩将相同颜色的玻璃组合在一起发卖,瞬间就让其从废品变成了宝贝。
  玻璃风灯,镜子还有彩色玻璃。这些玻璃制品为赵栩带来了近二百万贯钱的惊人收入。
  而花掉了这么多钱的商贾们却并没有心满意足,而是一个个热情的看着赵栩,期待着他能拿出来更好的东西。
  赵栩也没有让他们失望,很快一面巨大的,足有一人高的换衣镜就被抬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