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洪荒无极天尊 > 正文
第五章 四清共商 机缘三分
作者:飞雪静鸣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知过了多久,这时只见,李鸣看着法宝孕育之处自语道;“气运,本是无形之物,看不见摸不着,不是信仰疑似信仰,是念力却不像念力,是何物,怕是连那圣人也不知晓,不想吾有如此机缘,不但得了至宝,且还知晓了气运之密”,说完,却是闭上双眼神游去了,不过其神识却是扫向着,那身前的一方大印与那四周不敢有丝毫大意,却是不想到手的鸭子让其给飞了,不然还不给心痛死。

  此刻,李鸣身前,十丈开外之处,正有一方祥瑞大印,正虚空漂立,缓缓旋转,只见其四周却是祥光阵阵瑞气条条,正是那洪荒会聚而来实质化的众生气运,只见,那大印每旋转一周,其身周祥瑞之气,便与其相容一分,渐渐的只见那大印越转越快,而那四周祥瑞之气也跟着越来越快,如此,不知过了多久,当四周祥瑞之气渐渐淡化,最后,消失不见之时,而那大印也终于逐渐慢了下来,不过,并未停止,而是向着李鸣处飞去,在李鸣头顶虚空绕了几圈,最后飞向李鸣,却是自行折主了。

  而此时,李鸣正手拿一方大印正在那细细打量着,只见,大印为四方之状,各有一神兽刻画其上,正是那,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而那印顶与那印底却又不同,只见那印顶之处,正有一神兽端坐其中,头望青天,不是那麒麟神兽是何神兽,而那印底却是只见,五个古朴大字书写其上,正是那,祥瑞功德印,只见整方大印散发出祥光闪闪瑞气道道。

  这时只听李鸣道;“祥瑞功德印,气运之印,不亏为后天功德至宝,如此,却是该早日练化才是,”说完却是收起青莲,哈哈一笑,身形淡化不见,却是回典藏岛去了。

  要知道祥瑞功德印,本就是天道孕育众生气运会聚幻化而成,如今,洪荒众生气运何其庞大,比之那孕育玄黄玲珑塔的天地玄后黄之气也不曾多让,要知道气运与那天地玄黄之气一般,都得要圣人才能镇压的,不然,也不会只有一半来祝其四清化行,而另一半却又化成了玄黄玲珑宝塔,却是因为四清尚未成圣一半便是极限了,而那气运幻化的祥瑞功德印本是天道孕育来见正五神兽的功德至宝,是以李鸣做为四清之一,身聚开天大功德,是以,祥瑞功德印才会自主的飞向李鸣认其为主了。

  而李鸣之所以,在那祥瑞功德印出世之既会有感应,也是如此,而另外三清也是这般,不过却是李鸣占了先机,后又扰了天机,故才被其所得。

  昆仑山,三清道场,玉虚宫前,此刻,只见一道人从天外飞来,不到片刻便到了宫门前,正是从典藏岛练化完法宝,而来的李鸣。李鸣停在玉虚宫前,并未立马进去,而是打量着四周,只见大小宫殿林立,却又不失自然之景,却是比他走时好了些许,堂皇很多。

  不多时,只见,三清出得殿来,走到李鸣处,打量李鸣片刻,发现难以,看清其修为,不由双眼冒光,同时心中大叹同为四清,咋区别这么大呢?不由的三清不感叹,要知道同为四清,李鸣却是命好的不行,要法宝有法宝,要修为有修为,而三清却是没有这撕的命好,不但法宝没有,修为也是没有这撕高,虽说三清也都借住功德之力斩去善尸,成就准圣,不过比起李鸣却是落了下乘,要知道其可是自行悟得,而且又是最难斩去的执念,是以才会修为高于三清一线。

  三清打量李鸣,同时李鸣也在打量三清,毕竟很久未曾见过,此时,四清感情也是很好,要知道有时好奇也是一种关心麻!如此,不到片刻,待四清各自礼闭,回到大殿安长幼坐毕。

  只听老子道;“不想,师弟却是好久未曾回来过,不知师弟可成安好。”

  李鸣道:“到也,未曾有事,只是在那岛上讲讲道,收得几个弟子看守山门,空闲时出去洪荒走走罢了”。

  通天道;“师弟即在那东海之上立的道场,如今,那洪荒三族正在那东海之槟大战,师弟可是要多多注意才是,”顿了顿又道;“如若有何难事直管道来,我等四清定要让其晓得吾等盘古正宗的厉害。”

  李鸣听罢,却是暗自思量,通天为人性格耿直,不善言语却又主张有教无类,如此,难免会着了他人算计,以后却是还需,帮着些许才好。

  李鸣心里虽在思量口上却也不慢,只听其道;“多谢师兄关心,吾此次,正是为此而来。”

  这时元始道;“吾关那三族尽是些凤毛胎生之辈,不知天时,却还想做那天地主角,不知师弟有何想法。”

  李鸣听罢暗自思量,元始好出身,不喜异类,更是好那面皮,且又及其护短,以后,却是要小心这撕,免得着了其道。

  思毕开口道:“好叫师兄知晓,吾观那三族虽是凤毛胎生之辈,不过却也不缺有些资质上好者,吾最近算得天机,知晓吾等四清与那三族有场机缘,故此才来与众位师兄商量”。

  老子开口道;“师弟所言甚是,最近,吾也有此动,知晓三族与我等有场机缘,只是不知是何机缘。”

  元始与通天也开口道;“师兄所言甚是,吾也有此感只是,是何机缘却是不知”。

  这时李鸣道;“众位师兄请看这是何物。”说完,也不见其有何动作,不过,其手中却是多出一方大印,徐徐升起,旋转开来,变大到半仗大小,悬空在李鸣头顶之上,道道祥瑞之气散出显得非常圣洁。

  与此同时,三清却是下巴掉了一地,口水淹了大殿,口呼;祥瑞功德印,不过三清不愧为三清,不过,片刻,就发现失态,赶忙,察掉口水,捡起下巴。

  李鸣虽说双眼是看向大印之上,不过暗中却也观察着三清的表情,当看到三清失神的时候,不由的好笑,不过这些只能在心里笑笑罢了,而表面上仿佛未曾看到三清丑态一般。

  这撕却也不想想自己当处看到时是何心态,比之三清怕是更加不如吧!当然貌似这撕早就将这茬给忘了。

  待得三清恢复神态,只听老子开口道;“不想,师弟真个好机缘,如此,后天功德至宝,端得了得”。

  元始与通天也是附和道;“师弟果然真个好机缘。”口上虽这么说,但是心里是怎么想的怕是只有自知了,不过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三清在李鸣寄出祥瑞功德印时,在其牵引之下却是已然知晓了那三族机缘是何物,便是借住这,祥瑞功德印,化解三族量劫,五神兽当出,如此,便是大功德一件。

  要知道此印已然被李鸣所得三清却是没了办法了,不过三清却是知道,李鸣既然拿出此印便是想把那几场功德让与三清的,要知道功德可是个好东西呀!纵然像四清这般身具大功德之人,也是不嫌多的。

  三清想的没错,李鸣却是有此想,不然怎会好好的拿个至宝炫耀不成,要知道,李鸣之所以这么做到不是说他是个什么好人,四清感情深厚来着,而是这撕不想以后让三清惦记上,凭白若了因果。

  要知道四清一体而出,法宝与李鸣有缘,当然与三清也不例外了,虽说,李鸣占了先机得了法宝,不过却是不好把事做绝,不然,遭人惦记反而不美,如今,只要让出部分功德,这对李鸣来说并无何损失,如此,三清以后也不好在说什么。

  这时只听李鸣道;“我欲分三次,让三位师兄做此功德,不知三位师兄意下如何,”说完,却是看着老子。

  只听老子道;“如此甚好,要知道我等四清都为盘古元神所化,乃是一体而出,当共同进退,不知二位师弟以为然否。”

  说完,却是看向了,元始与通天,要知道老子做为四清之首可不是盖的。

  只听元始与通天道;“善,全凭大师兄做主”。

  老子听罢,开口道:“即如此,想必三族量劫却是该满了,如今,还得吾等走上一朝,顺了天道,”说完,却是率先起身走出大殿,三清不敢马虎跟着一起出去,同时向着东海飞去。

  而与此同时,一无名山头,此刻,正有一道人,正在那打坐修练,只见其穿一身阴阳道袍,头顶一残破玉碟,不是鸿钧是何人,这时只见其突然睁开双眼,朝东海之处看了一眼,点了点头,接着又闭上双眼,神游太虚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