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洪荒无极天尊 > 正文
第三章 做好事不留名的
作者:飞雪静鸣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典藏岛,无极殿前,只见李鸣虚空盘腿端坐在十二品莲台之上,身上是瑞气千条,脑后照耀着功德光圈,约有万丈,莲台两边各站着一童子,声声大道真言道出;不深不奥,易懂难懂,只见,殿前广场之上,众生灵,听的是模样百态,甚是有趣。李鸣讲道是从简至繁,简单切又易懂,乃是结合他前世之所修。李鸣讲道声音虽不大,却也能传遍全岛蔓延岛外,许多开起灵识的浅修之士都被惊动,李鸣所讲之道虽然朴实,但细心听了几句之后,却被其所引,以前不明之处顿有所悟,顿时;那些浅修之士们一阵狂涌,向着声原奔去,不过却也知道轻重,不敢贸然前去只是按照修为悟性,排坐在广场之上。如此;岁月匆匆,时光流逝,却也不知几时起,千来听道者,居然从殿前广场之上到石梯的最低端,都坐满了听道的生灵,恐怕不下万数,李鸣看着下方生灵却是点头微笑不语。如此;讲道共百年,底下听道之士都受益匪浅,连着李鸣自己也是有所悟,其中几人修为高的,都已有太乙玄仙之境,隐隐有突破迹象,真个是金仙在望。这时只见李鸣停下讲道;众生退去吧!此后开讲另行通知。众生无奈,化形的叩首,口称;“老师”,没化形扑地,以表尊敬,之后有顺有续的离去,只见其中四位修为高的,两男两女具已达到太乙玄仙之境者,却未成离去,待得众生灵退去之后俨然俯首跪下,其中一人道;请老师慈悲收下我等,我等愿侍奉老师左右。

  李鸣看着下面这几人,心里不免有些暗暗得意,他可不是元始,有什么出生之见,不喜异类之说,要知道,道听有缘人,不是光出生好就能得道的,不然洪荒第一代众生那个不是得天独厚,盘古正宗来着,当然也不会和通天一般见人就收,虽说不在乎异类,资质却是要的,不然尽是些浑水摸鱼者要来何用,徒劳烦恼罢了,与其这样不如不要。

  就在李鸣打亮其四人时,此四人同样也看着李鸣不过心里却是异常紧张,生怕李鸣会道出,尔等与我无那师徒之缘的话语,不过还好只待片刻只听李鸣道;“要知道入我门下也无甚要求,只要尊师重道,同门友爱,不可相残,不得欺善,要多行那善事,如若不然,轻者诛出师门,废其修为,重者定叫他化成灰灰,如此,尔等还愿我得我门否。”说完放出一股准圣威压看着台下四人,只见台下四人优如泰山压顶般顿时大惊,不过瞬间就恢复如初,却也更加坚定了拜师的念头,只听其四人同声道;“弟子等定会同门友爱,多行那善,不叫老师失望。李鸣看着四人点了点头满意道;如此;甚好。顿了顿又道;我之门下,虽说不得去行那欺善之事,不过如若有人欺上门来,却也不需怕的,定要好好招待才是,好叫其知晓吾等典藏岛的厉害,一切后果有吾做主,尔等可知。四人一听顿时大汗,“暗道;这样也行,老师果然大法。”嘴上却不忘一个马屁过去;“尊老师法旨,定要好好照顾那不为人子之人,让其知晓老师大法。”李鸣听的很是受用,接着又道;“恩,如此甚好,吾心甚尉,”说完看着左边第一人到;“你为开天以来第一根灵松化形,赐你名,玄松,为大师兄,看着第二位道,你为开天以来第一道彩虹化形,赐你名,玄虹,为二师姐,接着又看着第三位道;你本是一彩云化形,赐你名,玄彩,为三师姐,接着又看着最后一位道;你本是一灵雀化行,赐你名,玄灵,如此,尔等可有异议。四人同声道;“一切尊老师法旨,弟子等无异议,”李鸣满意的点点头道;如此;尔等当习吾灵清大法,说完四道清气飞出,没入四人脑海不见,于此同时四人顿时感觉有股信息传来,晓得是老师传得大法,待得醒来一一拜倒,口呼,“多谢师尊传得法。”李鸣坦然受之道;如此,尔等下去各找得一处好好修练,接着又吩咐四人照看好山门,待得四人谢过之后,身形渐渐淡化不见。

  东海之滨,虚空之中,只见一道人虚空飘立,只见其头戴紫金冠,脚穿云坡鞋,身穿青色道袍,不是李鸣是何人。只见其正拿双眼望着虚空之下,看着那,打的难舍难分的三族,嘴里还喃喃自语道;“不想尔等三族怎得如此卖命,也罢,既如此,想必那家中无人看守,如若遇上坏人乘无人时把那宝贝盗去,却是不美,如此,贫道还得走上一走,替尔等看守看守”。说完正想一步踏出,转想又喃喃自语道;“不行,如今洪荒讲究的是,做那好事不留名的,贫道却是不好坏了规矩”。说完只见其摇身一变,成了一老翁状,接着又不知从拿出一面镜子照了照,这才满意,哈哈,大笑一声,一步踏出却是去了那东海龙宫。原来这撕却是算得天机,知晓三族正在那大战,这才想乘火打劫来了,还美名其曰;替尔等看守看守,由此可见这撕的无耻。

  东海龙宫,这时却是显得特别寂静,也就阿龙阿龟一两只,原因,无他,只因其龙族正在上面大战呢!。原来如今,洪荒生灵却是分为三族,一是鳞甲一族以龙为尊,二是走兽一族以麒麟为尊,三是飞禽一族以凤凰为尊,三族却都想称霸洪荒做那洪荒主角,这时却正在那打的热火朝天,却还不知被李鸣这撕钻了空子得了便宜。李鸣一步踏出来到龙宫,还未曾显出身形,搜刮宝贝却不想,看到一人,正在那鬼鬼祟祟,像找什么东西似的。李鸣心里一动,天机一算却以知晓,此人正是那罗喉,与那鸿钧同源而出一正一邪。不由在心里咒骂;“端的无耻,居然比我还先”,却不曾想过自己何曾高尚。骂归骂,眼睛却是不忘死死盯着那人,却也想知道那人在找何物,如果真是宝物的话,李鸣却是万万不想放过的。他本来就是来偷宝的,不过这撕不承认罢了。这时只见那人正手拿一图,正是那诛仙阵图,正在那哈哈大笑,不多时停下笑声,道;“鸿钧看你还耐我何”,说完却是隐入不见以然离去,却不曾想这一切却被李鸣看着正着,待得罗喉一走。只见李鸣显出身形道;“不想却是此物,怎会出现在此处,也罢,想来那罗喉定要命丧鸿钧之手”说完却是自顾自的找宝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