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走在地狱边缘 > 正文
第三章黄泉路上欲逃无门
作者:康宁心语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玲跟着一群阴魂,也不知飘了多久,跟着来到了一座城门前。阴魂们依次排着队,慢慢的往前挪动。
  苏玲不经意的抬起头,看了看城门上写着三个字“鬼门关”。她心里一惊,‘鬼门关?’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地狱之门“鬼门关”吗?我怎么来到了鬼门关?难道我已经死了。这不可能,刚刚不是还好好的的吗,怎么说死就死了呢。
  苏玲伸手去拉旁边的阴魂想问个明白,但身旁的阴魂没一个搭理她,全都面部僵硬的只顾往前飘行。
  苏玲萌发了想要逃离这里的念头,但四处黑漆漆的竟不知往哪里逃。她束手无策的在原地转了几圈,心里头涌入了一股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悲凉。
  黑白无常和四名阴叉分别立在城门两旁。黑无常一脸严肃,一身黑装,头顶长帽上写着‘正在捉你’,两眼寒光扫射着这群缓缓而行的阴魂。白无常却笑脸颜开,一团和气,白衫白帽,不同于黑无常的是,他头顶的长帽上写着‘你也来了’四个大字,这一切,看在苏玲眼里,忍不住一阵阵发怵。
  【红楼梦】里曾有一段很著名的曲子是这样写的:喜荣华正好、恨无常又到;眼睁睁、把万事全抛;荡悠悠、把芳魂消耗;望家乡、路远山高;故向爹娘梦里相告:儿命已入黄泉,天伦呵、须要退步抽身早。这短短一段名曲,淋漓尽致述尽了荣华富贵也抵不过生死由命。
  活着的时候,看这一段文章,只有感慨而无半点真实感受。而这一刻,当苏玲自己真正站在这威严阴森的鬼门关前,才深深体会到,在每一人身上所谓的一辈子是多么的可贵啊。人只有一辈子,这一辈子中,或许荣华富贵或许贫困潦倒;或许出人头地又或许碌碌无为,只有当你上了这悠悠的黄泉路上时,才明白一切并不是那么的重要,唯有好好善待自己的亲人,珍惜这一辈子所有的情份才是真的。
  苏玲此刻的心如同被撕成两半,她思念老公和儿子,幻想着这只是一场噩梦,她像只无头苍蝇到处乱窜,希望能够找到回家的路,谁知一不小心竟撞到黑白无常面前。
  苏玲一阵心惊肉跳,这黑白无常以前只在书里读过,从未亲眼目睹。这一刻,两位尊神突然出现在眼前,怎能不令她一阵阵心里发憷。苏玲不敢造次,只好垂着头跟着这群阴魂,慢慢的飘进鬼门关,上了黄泉路。
  这是一条宽约2米、长约50米的青石板路,路面很不平整。黄泉路的两旁盛开着只见花不见叶的彼岸花。‘花叶生生两不见,相念相惜永相关。’这首诗就是在描述它。黄泉路两旁除了彼岸花外,便是黑漆漆一眼望不到边的暗界,路的尽头便是阴曹地府。
  苏玲只觉得两脚无力,身子轻飘飘的不受自己控制。而实际上,她现在只是脱离身体的魂魄,还算不上是个鬼,自然感觉轻飘飘的无着无落。前面的阴魂也都是双脚没有着地,像张纸片般的往前飘去。
  走完黄泉路就看见了忘川河,忘川河水血黄腥臭,河内蛇虫满布。忘川河上有条奈河桥,桥分三层,上层红,中层黄,下层为黑。
  生前行善的阴魂可以走上层,上层路面平坦,所见之处一片祥和景致,走在上层的阴魂们心中舒坦,没有半点忧伤烦躁之感,耳边还隐隐约约传来悠扬的祥乐。而善恶兼半的阴魂走中层,中层比起上层略微差些,一路行走时而阳光明媚时而又电闪雷鸣,令那些善恶兼半的阴魂如履薄冰,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被头顶上的雷电给劈的魂飞魄散。
  最可悲的那些行恶的走下层的阴魂,凡走下层者不仅要受尽千万般的折磨和惩罚才可以重新投胎做人,万恶者更是永世不得重生,这就是地府的条规,来到了这里,生死薄上记得一清二楚,一点也容不得弄虚作假。
  苏玲生前曾读过这么一篇短文,说是一些不愿忘记前尘往事的痴情人,必须跳下忘川河里,受尽上千年水淹火灸的折磨,在千年之中,眼睁睁看着至亲至爱的人一世世从奈何桥上走过,喝过一碗碗孟婆汤。但他们言语不能相通,你看得见他,他却看不见你。在等待千年之后,痴情人才带着前世的记忆再次回到阳间与前世的爱人重续情缘。
  基于这个令人感动且心酸的传说,苏玲忍不住好奇地往忘川河多看了两眼。但忘川河面离她还有一段距离,河面上飘着一层浓浓的白烟,根本看不见什么。
  过了奈何桥有个望乡台,望乡台边有座孟婆亭,从这里经过的每个阴魂都要喝上一碗孟婆汤,所有的前程往事随着一碗孟婆汤下肚,从此烟消云散不复存在,即使这一世是亲人而到了下一世再见时,恐怕早已不记得你是谁我是谁。更有甚者这一世是亲人而下一世亦是仇人。所以,规劝世人,珍惜当下拥有的一切,莫等失去时后悔莫及。
  有人就曾写下一首曲子,曲子内容是这样描写:喝一碗孟婆汤,忘了前世的忧伤;走一回奈何桥,来生再与你续缘;带着前生的眷念,寻你辗转在红尘;我用尽一生的时间,却守候不到你的出现;错过你,已错过我今生的夙愿;奈何桥上,等候你一百年,等候你上万年。
  孟婆亭旁有块三生石,三生石上记载着每个人的前世今生来世,字字鲜红如血,如诉如泣,最上面刻有‘早登彼岸’四个大字。
  阴魂们来到了奈何桥,会站在望乡台上,再看一看人世间,回想一下前尘过往,所有的荣辱得失、爱恨情仇、在此刻早已无足轻重。而后喝下孟婆汤,了却今生的所有牵挂进入轮回道开始下一世的轮回。
  殡仪馆里的停尸房,不知是不是为了配合死者家属的心情故意营造出悲凉的气氛,这里的灯光调的非常的灰暗,给人一种冰冷阴森的感觉,让人一刻也不愿多待。不过,这里除了死者和死者的家属,有谁又愿意踏足此地。
  此刻,欧建平像个孩子似的趴倒在苏玲的身上嚎啕痛哭,那种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感染了在场的陪伴者。中年协警和殡仪馆的员工背过脸,实在不忍去看这生离死别的一幕。
  悲痛过后,所有该办的手续还是需要欧建平来做。在交警大队确认逝者身份,公安局注销户口,办理保险理赔,以及苏玲单位赔付的丧葬费,为苏玲设灵堂开追悼会,等等···。这一系列事情做完,欧建平整个人瘦了一大圈。
  很多时候,欧建平以为自己会倒下,会坚持不下来。他特别害怕一个人独处,他努力的找事情做,终日把自己整的精疲力尽,不让自己有空闲的时间去回忆。
  他宁愿在外面逗留,也不愿过早的踏进家门,这个家在失去苏玲的那一刻起,像被人硬生生的给扔进万丈冰窟,再也找不到一丝丝的热气。
  儿子欧歌暂时被父母接回老家,学校也给了他很宽松的上课时间。他是个坚强的男人,为了办理苏玲的后事,忍着悲痛奔波了大半个月,等所有的事情处理清楚后,他的状态才慢慢的调整过来了。
  一个月后,他回了趟老家,把儿子接回到身边上学。父母心疼他一人带孩子辛苦,也担心他还未走出丧妻的痛楚,跟着一起来照顾他们的起居。
  生活开始慢慢恢复正常。是啊,逝者已去,生者更应该珍惜生命,好好活着,为自己,更为亲人。
  而此时的苏玲,站在阴曹地府的界面上,已经没有退路,只能接受自己已经死亡的事实。过了黄泉路,来到奈何桥,她尽量往后面躲藏。
  她听人谈起过孟婆汤,说只要喝了孟婆汤,就会忘掉所有的前尘往事。她可不想忘记欧建平和欧歌这两个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不喝,无论如何都不能喝,她下定决心不停的告诫自己,一双惊恐不安的眸子四处窥探,心里盘算着如何才能躲过这一劫。
  一个个阴魂陆续的走到三生石前,痛哭流涕,回首着前尘往事,所有的爱恨情仇,浮沉得失,人世间所拥有的一切,就在这一刻,如过眼云烟,都已失去任何意义。
  一个个忏悔完后,再站到望乡台上最后看一眼人世间,然后接过孟婆汤,一饮而尽,一个转身愤愤然飘进入阴曹地府。行善行恶此刻不容弄虚作假,各进自己轮回道开始等待下一世的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