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行规 > 正文
150 玉玺传奇(四)
作者:舞池独秀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更新不稳,抓紧补更。】

  就在三人飞向那两具女尸的一瞬,莎木凭借着出色的身法以单手撑地找回重心,同时双脚紧擦地面,滑出半米多远才稳住身形。

  季东华翻身一跃也稳稳落到地板上面。

  但腿部受损的唐震,纵有一身过人技艺也是无济于事,由于腿伤的缘故,他先是狠狠砸到地上,之后又连续不停的滚了好几个来回,直到撞在轮椅上面方才停了下来。

  这时,那慢步走向门口的女尸突然改变方向,她改朝唐震的方位,双脚忽然离地而起,竟凭空飞了过去。

  季东华与莎木的思维骤然一紧,二者刚要有所动作的时候,哪想坐在轮椅上的女尸忽然举起单手,而飞向唐震的那具女尸也在半途停了下来。

  房内三人两尸如同静止。片刻后唐震跌跌撞撞的站直身体,他不明所以的看看莎木二人,然后又回头注视着眼下这具无头女尸。

  季东华见两具女尸都没有动作,他忙出口唤道:“萧桐过来!过来!”

  唐震的额头上已经浮出一层细密的汗渍,他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女尸,然后慢慢向后捣着步子。

  就在这时,自唐震心底,突然毫无预兆的响起一道悦耳声线。

  “你叫萧桐对嘛。”

  唐震即刻定在那里,他看看四周然后自言自语的回道:“是,我叫萧桐。”

  话音落地的同时,季东华急得已经是上蹿下跳,谁想那道悦耳声线竟再次自唐震心底响彻。

  “我是龙女,我感觉自己的头就在门外,你能帮我拿过来嘛?我并没有恶意,只是想寻回自己的人头罢了。”

  言罢,就在唐震刚要开口作答的时候,岂料一股霸道劲力忽然将他推向眼前女尸,他一个重心不稳,竟一下栽进女尸的怀里。

  季东华发出一声怒喝,他刚要上前替唐震解围的时候,身旁莎木却一把扣牢他的肩膀道:“别过去,她们好像没有恶意,不然咱仨早死了。”

  跌进女尸怀中的唐震已经彻底愣住,他瞪圆一双美眸,眼中充满了疑惑。

  这时,女尸用她那细长的指甲挑起唐震的下巴,同时另一只手还覆上对方的膝盖。

  转瞬间,一股舒适的热流突然涌遍唐震全身各处,被这股热流感染的他发出一声嘤咛之后,便像着了魔一般直接昏睡过去。

  季东华再度侧过身体,因为对于女尸的恐惧感,他已经完全适应,取而代之的则是浓重的火药味。

  在女尸怀中安睡的唐震,的确是进入到昏厥状态,可萧桐的灵魂仍旧苏醒,只不过他是进入到一个梦幻般的漩涡之中,而且随着漩涡那疯狂的吸扯力,萧桐的魂识也变得一片空白。

  等萧桐缓过神来的时候,他的双脚已经踏在一片血流成河的大地上面,天空乌云蔽日,滚浓烟与遍地尸骸让他直接断定,此刻自己正处在古战场之中。

  萧桐打量着四周,并自问自答的说:“我这是在哪?古战场吗?”

  话音还没有完全落地,一队装备精良的重骑兵就突然冲破层层浓雾,从而闯入萧桐的视野当中。他们个个赤胸裸背,头戴银色铁盔,手持战斧盾牌等格式战刃。

  这队人马人多势众,来势汹汹。萧桐深知来者不善,刚要躲藏起来的时候,岂料一人一骑竟从自己身边径直冲向那队人马。

  萧桐见此,他看看自己的手掌,才恍然意识到自己只是一只魂魄罢了。

  “哈拉尔德!”

  萧桐耳听这个人名,他转念一想,哈拉尔德不是维京人的海盗王嘛。萧桐闻声看去,见骑兵之中有一名胡须半长且目光深邃的中年男子,他没有穿戴盔甲,结实的肌肉上面有着不计其数的剑伤刀疤。

  萧桐断定那个人就应该是海盗王哈拉尔德。

  哈拉尔德冲骑白马的男子点了下头,“彩云国龙脉竣工了没有?还有我的小郝尔在哪?”

  骑白马的男子拉了拉缰绳,“我伟大的王,彩云国已经完全覆灭,而且咱们昨天进攻的正是时候,他们的龙脉只差半天就能竣工,不过他们不会有这个机会了。至于郝尔公主,伟大的王,我表示遗憾。”

  哈拉尔德没有表情,只是眼中流露出一种不明的情绪,他道:“海拉尔你做的很好,回去指挥部队都返回到海上吧,我看大家骑马都不怎么习惯。”

  那被唤海拉尔的男子单手抚上胸膛,并微微低下头道:“是的,我伟大的王。”说完,他夹紧马腹径直冲入烟雾之中。

  这时哈拉尔德稍稍别过头道:“你们都随海拉尔一同回去吧,从现在开始我不再是王,只是一名寻找女儿的父亲。”

  话音过后是死一般的沉寂。

  直到一名同样骑着黑马的武士回道:“伟大的王,维京人天生就是骁勇善战的勇士,我们只会像大唐国的登先死士一样勇敢,绝对不会像懦夫一样逃跑。”言罢,所有武士都用他们手中的兵器狠狠敲向自己的盾牌以作回应。

  哈拉尔德点头道:“好!我的武士们,就让咱们一同去那黄泉路上寻个究竟吧。”

  萧桐一听这话,他下意识念叨:“黄泉路?他们要去黄泉路!?”

  看着那群骑兵都策马赶去一个方向,萧桐尾随其后就跟了上去。

  维京人的骑术显然不太熟练,但也仍然勉强策马狂奔,他们穿过一片树林之后,竟然来到那座深林别院。

  萧桐愣住,他心中暗道:原来维京人也闯到这了,可是不对啊,刚刚那名叫海拉尔的武士明明说龙脉没有完工,而自己一行人在闯龙脉以来,所有机关都是完好无损的啊。想到这,萧桐不再多做考虑,他真正关心的是维京人到底怎样进入黄泉路。

  武士们在别院门口纷纷下马,他们步入庭院之后没有走向那三间屋子,反而是将一尊雕像给围住了,萧桐知道这尊雕像,现在他才看出雕像的原貌是一个手捧彩云的女孩。

  哈拉尔德与萧桐一样注视了雕像许久,最后他一声令下,命令武士将雕像毁掉。

  刷――

  萧桐眼前的一切都不存在了,自己反而进到一个四周黑暗且寂静空灵的世界当中。

  正当他疑惑之际,那道好听悦耳的女声又再次自四面八方传来。

  “来自东龙的孩子,你知道该怎样去黄泉路了吧。”

  萧桐道:“你是龙女?那你是龙神嘛?!”

  女声再度响起的时候,显得有几分沧桑的意味,“我的确是龙女,但我也只是一个凡人,一具尸身不全的幽魂而已,我只想找回自己的人头,好得以安息。孩子,不要过于追溯历史的步伐,千年之久的恩怨让无数亡魂在龙脉之中不得安息,你只要拿走玉玺,失去核心的龙脉就会崩溃,亡魂就会得到它应有的安息之地,醒来吧,东龙的孩子。”

  “萧桐――”

  唐震听清这声法子外界的呼唤,他慢慢睁开眼睛,等看清近在咫尺的女尸之后,他一个翻身就稳稳落到季东华身边。

  刚刚还在呼唤他的对方,此刻又一脸惊讶的道:“你的腿好了?!”

  唐震没有回复季东华,他直接转身走向门口。这一幕看得莎木二人全楞在那里不知所措。

  唐震走到房门前,他抬手轻轻一带,就把木门轻松打开了,当他看清门外正面露焦急的同伴们时,他将语气放的特别平和,道:“小海,把龙女的人头拿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