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证道成峰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不死?
作者:九弥之夜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六名落日神族的族人,修为皆都不俗,但是也不是那么高的很离谱,否则现在人族必会大乱。
  六名异族的探子,想要宰掉没有死绝的人族天骄,他们只是这次行动的的一部分成员,编排为一个小队,周围其他星域,必当有其他小队的存在。soudu!org
  “轰隆隆!”
  天炎大手拍下,投入一道至尊毁灭的雷霆降临,振聋发聩。
  “你们还大胆啊,竟然敢潜伏在人族星空内部!”天涯双眸精光一闪,想要套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可惜,为首的中年男子,明显是个狐精,骗不过他。
  “为了无上的皇。”六人低喝,脑门后面的落日,顿时间迸发出无尽的光辉,犹如落日的霞光,在刹那间得到了永恒。
  “吾皇之光,必当普照万族!”六人长啸,眼露无比狂热忠诚之色,这不是什么神通武学,而是对某一人达到极尽信奉时,散发出信仰之光。
  信仰代表着众生的因果,即便是远古的神,也不愿被信仰之力扯上身,经过许多圣贤呕心沥血的专研,另辟新路,开创了意念之法。
  “落日神族果然与众不同,那尊无上的皇,竟敢采集信仰之力!他是怎么做到的?怎么没死?”天炎疑惑轻语,被彦宇农与荒天帝听闻,顿时翻了个白眼。
  人家胆敢采集信仰之力,自然有了办法不被众生因果缠上身,怎么,就你在这块絮絮叨叨的诅咒,就能把对方咋滴?
  落日的光辉照亮了星域,即便身后不远处那片死寂的荒域,也有了一丝生命的气息,六个大太阳,闪烁了无尽的光辉,霞光洞穿了时空,化为条条金链,欲要把三人锁住星空中。
  “崩!”
  天炎手捏道图,头顶丝丝道痕,碾落而下,崩碎了数十条金链。
  荒天帝霸气无双,一拳向前轰去,碾动了一域精华,朦胧的星光围拢在他的身旁,看起来神秘与可怕。
  彦宇农望着激射而来的金链,大铁棒子就是一轮,砸断了不知多少。
  “皇的审判,尔等逃脱不了!”六人齐吼,丝丝信仰之力从六人头顶里冒出,在虚空中组成一道伟岸的身影,霸气,威严,无敌的气息碾压了八荒十域,脸面朦胧不清,金光璀璨,不敢直视其双眼,惶恐亵渎于他。
  天炎三人心神震动,虽然人影朦胧不清,但是从其上流露出的气息,与六人眼中的狂热与虔诚,就知道此人就是那所谓的皇了。
  “信仰之力竟然……还能这么用!”三人倒吸一口气,可以感觉得到,那道人影带给三人无比的压力,全身骨头在作响,“噼里啪啦”不绝入耳。
  “什么狗屁皇,我等三人今日轰爆他!”天炎豪气万丈,率先冲上,一杆长枪幻化而出,交织着天炎的道与法,朦胧的道图悬浮在头顶,散发出一丝不朽的神韵。
  “嗤!”
  长枪扫过,留下大片的枪影,天炎速度发挥到了极致,在星空中留下数百道残影,枪芒闪烁,一抹乌光从六人眼中一闪而过,尖锐的枪尖,刺进了信仰之身的头部,搅动一域风云。
  “吼!”
  六人信仰之力,召唤的落日之皇一具信仰之身,头部碎裂,信仰之身发出一道惊世怒吼声,金手拍下,使得时空静止了。
  这是完全的静止!时空不再遵守法则诡异运转,星辰海不再流动,保持了绝对的静止,六名落日神族的成员,身躯也静止了,天炎三人也依旧静止了,附近数个星域内,只有那道无上的金手,在缓缓地碾压下来。
  金手很慢,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金手是洞穿了时空,或许是从数千万年前穿梭而来,或许是在未来某一时段击来,击破了数千万个小空间,而这一掌,完全改变了时空,破坏了时空,违反了大道的法则。
  天炎三人瞳孔一缩,金掌虽很慢,但是却度过了不知多少年,从上古而来的这一掌,在急速地穿越时空,向着天炎三人碾了过来。
  “吼!”天炎大吼一声,全身爆出了一股股血流,成为了一个血人,他抬起模糊的手掌,内蕴天炎自己的道与法,双手成撑天之势,带着天炎的傲,带着天炎的战,带着天炎的无法无天,轰出了双掌!
  左手无法,右手无天,无法无天!
  “在吾的意志里,有法便是法,无法便是无法,有天便是天无天便是无天,随我意志决定!你……毁灭!”天炎大吼,双掌轰出,带着天炎全部的元力与巨力,与那金手碰撞到一起,神的意境极尽升华,道图朦胧,爆发出最为耀眼的光芒,更浓的道之气息弥漫四周,瓦解了颠倒时空的禁制。
  “轰!”
  震天爆响响彻星域十荒,不知道气波震碎了多少星辰,恐怖的气爆所产生的压力,压碎了一座座星河,击碎了一座座陨石海,荒天帝,天炎,彦宇农,六名落日神族人,皆都被吹飞,如同断了线的风筝。
  一股恐惧的飓风拂过周边几个星域,吹散了爆炸威力产生的灰烟,九道身影跌跌撞撞的,从废墟中爬出来,有些人全身血肉模糊,骨肉寸断,经脉折了不知多少。
  荒天帝还好点,大小荒气淬体,装的都赶上一条真龙了。
  彦宇农就有些惨了,胸膛有一个大窟窿前后穿透,不过对于他们这样境界的人来说,这伤还不算是严重。
  两人挖开一些碎石块,从深处里,挖出了天炎。
  当荒天帝与彦宇农看着眼前的天炎时,搞的他们都愣住了。
  因为,此时的天炎,衣服大半碎掉,只有一些碎衣片被天炎可以的挡住要害部位,头发乱糟糟的,全身焦黑一片,样貌惨不忍睹。
  “妈的,什么东西,劲可真够大的。”天炎骂骂咧咧的从洞府世界内,拿出一件白袍,穿戴整齐,艰难的站起身来,注视着面前的六个人。
  天炎脸色很愤怒,大手啪啪抡来,巨力无匹,就是一头蛮龙一般,横冲直撞,杀进了六人战圈中。
  事实上,经过大爆炸后,九人所生的元力没有多些了,全都用尽在刚才的大爆炸里,所以,九人现在完全是肉搏式战斗。
  天炎肉体很硬,经过一丝道力的淬体,超越了一些顶尖王体,而荒天帝从小就用荒气淬体,奢侈的惊人,身躯强悍的没话说,而彦宇农,别看挺老实吧唧的,就像是从农村来的乡下娃,没见过啥子世面,可是,天炎与他混熟了,可是知道,这主从小就泡在木桶里,天天泡,都不知泡的是啥……
  天炎拳拳轰碎了一人的肉身,但是脑门后面的落日却散发出一股朦胧的金辉,包含着大量玄奥难懂的符纹,一次次的复生,看的天炎直愣。
  “喂喂喂,我说荒兄,他们不是只能复活一次吗?怎么复活了这么多次?”天炎愣住了,拉着身旁揍得正爽的荒天帝问道。
  荒天帝瞥了他一眼,有瞅了瞅天炎脚底下的落日神族人,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额,那时候还小,听我祖爷爷曾说过一次,可能是记错了吧……”
  天炎双眼瞪得老大,差点喷出一口血,这事都能记错?你能不能在太狠点………
  ~~~~
  三人肉体皆都无双,一人按住两个,就是狂揍,特别是天炎下手太狠了,大脚丫子直跺要害部位,仿佛发泄什么。
  “不死吗?我踩踩踩,就不信你不死!”天炎絮絮叨叨的,有些神叨。
  “啊!”为首的中年男子,全身血肉模糊,有些部位甚至早就变为了肉泥,他悲愤的大吼一声,口吐一道精血,内蕴一条血金色的鞭子,抽向天炎。
  “砰′”
  天炎大手拍落,右手缭绕着大片的符纹,散发出无量的符光,接住了血金色鞭子的一击,但是右手却是血肉模糊。
  “啥子东西,竟然这么强悍?”彦宇农睁大了眼睛,说道。
  天炎双眼虚眯,看着一脸怨毒的的中年男子,天炎冷笑连连,右手旋转着一枚朦胧的道图,包裹住大量的符光,再次拍落,一下子就崩碎了那个血金色鞭子。
  “什么?这怎么可能?这可是一件接近圣器的存在啊,内蕴圣灵,早已经通圣,这……”中年人大惊,不敢相信。
  天炎大步迈来,长发舞动,双眸冰冷渗人,磅礴的杀气弥漫四周,仿佛一尊绝代修罗魔神降临,一扫之前的狼狈模样。
  “告诉我你们知道的所有计划,我保证你们人身安全。”天炎声音冷漠,透漏出无可置疑的语气。
  “哈哈哈……无上的皇,终有一天会降临审判,判罚忤逆皇之威严的蝼蚁!”中年人望着越来越近的天炎,与活下去的诱惑,张狂大笑,他大吼出声,选择了自爆!
  “吾皇万岁!”六人大吼,声音充满了狂热与悲凉,但却没有任何的后悔!
  他们选择了自爆,这是六位天尊,为首的中年男子,已经是半只脚踏进圣贤领域的人物了,而他们在面对选择时,他们选择了信仰的那尊皇…………
  天炎一怔,望着眼前的碎骨与血泥久久未语,荒天帝脸色沉重,彦宇农眉头也紧皱了起来。
  许久,天炎轻轻一叹,这倒不是怜悯他们,而是对他他们宁死也忠于领袖的做法,感到震叹。
  “如果人人都像他们一般……”天炎话音戛然而止,随即便是深深的沉默。
  “这是不可能的,即便再完美,在团结的种族,也会有那么几个败类,如果真的人人都向六人一般,那么我们这场两族之战,就没法再打下去了。”荒天帝摇了摇头。
  “你知道了。”天炎再次一怔。
  荒天帝意味深长的看了天炎一眼,道﹕“人帝陛下虽然刻意的隐瞒了,与落日神族交战的事情,也瞒过了很多势力,但却瞒不过那些真正传承久远的大势力。”
  天炎看了看身旁的彦宇农,有些了然,这些巨无霸的势力,根深蒂固,传承无比的悠远,人族星空大小事情,几乎没有什么能逃脱他们的耳目,而人帝再怎么强,即使人帝宫是神一般的势力,论某些方面,还是不及那些巨无霸的势力啊。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