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八章 市井高人
作者:大江入海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任道远吩咐之后,众人不敢怠慢,瞬间从太师府消失,有的化为一道白光,有的化为一道烟气,眨眼间便来到了任道远指定的位置。

李侠客却是足下云生,腾云驾雾,飘飘然的向城南飞去。

所有人中,就他的速度最慢,但也最为潇洒。

火烧天与李苍梧两人来到南城门处,回头看到腾云而来的李侠客,忍不住好笑,火烧天嘿嘿笑道:“老幺倒是张扬的很呐!腾云驾雾,道门的手段的他都学会了!”

李苍梧轻声道:“这等手段也还罢了,关键他在他竟然有资格进入太师府,被任太师看重,这才是真正的了不起!任太师身为儒门之主,眼角之高,天下不做第二人想,竟然还如此高看侠客,可见侠客果然不一般。”

两人身为青城派的高层,自然知道李侠客化身银袍捕快李行道隐入朝廷的事情,只是此时人多眼杂不好相认,只能装作陌生人,不过从任道远将李侠客与他们安排在一起镇守南门的事情来看,估计老太师已然知晓了李侠客的身份。

此时魔山派唐无病来到两人面前,笑道:“火兄,李师妹,你们这是说什么呢?”

火烧天笑道:“我们再说李行道,这小子腾云驾雾的本领不错!”

唐无病回身看向后面飞来的李侠客:“是啊,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道行,日后大宗师指日可待!”

就在三人说话之时,李侠客已经来到三人近前,从云端缓缓落到城门楼上,拱手道:“几位前辈,李某有礼了!”

三人同时笑道:“好说好说,李兄弟何必客气!”

此时十个呼吸的时间已经到了,一直悬挂在南城门上的照妖镜忽然大放光芒,发出“嗡嗡”声响,缓缓升空。

在上升的过程中,这面铜镜急速变大,只是一眨眼的时间,便涵盖了整个中京城的上空,与此同时,京城四面城墙上的符文陡然亮起,一道道光幕升腾飞空,汇集到了空中的铜镜之上,形成了一个倒扣铁锅般的光幕,而照妖镜便是“锅底”,将中京城上下全都笼罩起来。

任道远的声音从城中响起:“大家休要慌张,不要胡乱走动,只因城中出现妖孽,老夫特意祭起照妖镜,捉拿妖邪,清白世家无须惊惶,待我擒拿妖邪,还京师太平!”

就在他说话之时,天空中的照妖镜大放光芒,一道白光直射城内,笼罩了中京城。

惨叫声传来,城中一股股血色烟柱陡然升起,随后一道道红色的冒着烟的身影在城中嚎叫不休,乱跑乱窜,有的影子对着行人只是一扑,便即进入了行人的身体,隐于其中,吞噬了精血,只留下一张人皮在外。

只是这人皮在照妖镜的白光之下,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滚滚血气还是难以抑制的冒了出来,在白光中蒸腾成烟柱,嗤嗤的消散。

“好家伙,这么多的血魔!”

李侠客看清城中情状之后,惊道:“这少说也得有上千名之多!”

这些血魔在白光下犹如没头的苍蝇一般,乱跑乱撞,有不少家伙顶着浓浓血气,飞到了南城门处,想要破门而出。

李侠客放声长笑:“雷来!”

轰隆!

天空雷霆闪现,巨大的雷霆一化为二,二化为四,瞬间化为十几道雷柱,向飞来的血色人影劈去。

砰砰砰!

接连几声巨响,有几个血影被天雷劈中,当场化为飞灰,剩下的血影发出凄厉的尖叫,拼了命的前冲,眼看便到了众人面前。

这些血影的嚎叫声别有门道,直入脑际,搅乱心神,李侠客听了之后脑袋微感晕眩,但也就是如此了,这声音虽然刺耳难听,却也难以对他造成实质的影响,但他不准备再出手了,身边这么多人,这风头不能让他一个人都出了。

此时残余的十几道血色人影已经接近了南城门。

火烧天鼻孔哼出一道火线,这道火线在空中闪电般穿梭,只是一瞬间,便穿透来五六个血魔,这五六个正在前窜的血魔身子一颤,忽然僵直不动,片刻后体内火生,整个人犹如火炬一般熊熊燃烧,呼吸间化为灰烬。

李苍梧最为优雅,从腰间解下了一个青玉葫芦,往空中一抛,几个血魔不由自主的腾空飞起,被吸入了葫芦之内,随后葫芦飞到李苍梧手中。

“这些血魔身体奇特,或许是一种少见的药材也说不准!”

李苍梧将青玉葫芦拿在手中把玩,眼中露出兴奋好奇的神色:“我出生晚,还从来没有见过传说中的血魔是什么样子,这次正好仔细切开看看,看看他们到底跟我们有什么不同。”

旁边的唐无病见李苍梧一脸狂热的样子,忍不住心中一寒:“这个疯婆子,在她看来,天下好像就没有不能入药的!”

李苍梧是医家传人,生平最喜欢钻研丹药,只要看到什么奇怪的没有见过的东西,第一个念头就是“能不能入药”,什么都要试一试,祸害了不少天地间不少生灵,名声在外,响亮之极。

唐无病对李苍梧极为忌惮,不敢再看她的表情,身子一闪,已经来到城内,长剑在手,刷刷几道剑气,将剩下的几个血魔困住,剑气纵横之下,几名血魔很快被磨灭成灰。

“都是些小喽啰,杀的不过瘾!”

李侠客清理了飞来的这些血魔之后,对众人道:“我去城内看一下,别让这些血魔狗急跳墙,杀死太多的百姓!”

他身形如电,第一个去的地方便是张屠的肉摊,这张屠夫与他有旧,李侠客生怕他被血魔所害,因此第一时间便来到他的肉摊处,防止他出现什么意外。

当他刚落到街头看向张屠所在的肉摊时,就见张屠正拎着一只羊缓缓走向一个陶盆,在他身后竟然诡异的跟着十多个血魔,一个个低头俯身,四肢不断挣扎,正如同张屠手中那只羊一个样子。

李侠客本来看到这些血魔就在张屠身边,还大吃一惊,但瞬间就感到了不对劲,当下没有靠近,只是远远观望。

只见张屠将手中的山羊的脑袋按在陶盆上方,从腰间拔出一把牛耳尖刀,对着羊的脖颈只是一捅,再拔出来时,鲜血已经喷了出来。

就在他将尖刀插入羊的喉咙时,在他身后伏着身子的十几个血魔同时一震,脖颈处齐齐出现了一个刀口,正如山羊脖颈上的伤口一般无二。

山羊脖颈喷血的同时,这些血魔脖颈上的伤口也同时喷出血来。

山羊在张屠手中不断挣扎,这些血魔也如同濒死的山羊一般,也随之挣扎,好像在此时此刻,他们都成了张屠手中正被宰杀的牲畜。

张屠将山羊的脖颈按在陶盆上空好一会儿,随后又拎起后退控了控,看看羊血差不多流尽了,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在他拎起山羊后腿的时候,身后的这些血魔也同时倒立起来,咽喉处的伤口,鲜血喷涌的更快。

前面的张屠依旧继续自己宰羊的动作,将羊血控干之后,他将山羊挂在了铁钩之上开始开膛破肚。

当他一刀下去将羊皮剥开时,身后十几个血魔腹部同时出现伤口,随后身上鲜红的肌肉被缓缓的分开,露出里面的脏腑。

张屠将羊心、羊肚、大肠、小肠一件件扯出来的时候,这些血魔的脏腑也都随着流淌了出来。

他做的这一切动作,都是有条不紊,就和平常的屠夫杀猪宰羊一样,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配上他身后这十几名血魔的异状,却令李侠客心中寒气大升,他还从未见到过这种神奇的手段!

张屠将整个山羊的腔部全部处理干净之后,一抬头看到了李侠客,笑道:“呦,李大人?您怎么来了?我这正好杀了一只羊,一会儿我送您府上送点羊心羊肝,保证新鲜味美,还请您一定笑纳。”

他只说杀羊,似乎对身后十几个挣扎着还未断气的血魔一无所知,好像一直都没有看到他们一样。

但他越是这样,就越是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压力。

李侠客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笑道:“好,张兄杀的羊,我怎么也得尝尝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