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约定
作者:兔子范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开饭了。”
  范竹灵跟范竹杨说完就从厨房顺便把晚饭端屋里了。
  桌上放着一碗炖白菜,一碗咸菜丝,六碗玉米面粥,加上刚出锅的杂面馒头,这就是一家人的晚饭了。
  刚出锅的杂面馒头是用白面跟玉米面掺一起蒸的,刚出锅的馒头很香,就算范竹灵这种吃饭少的人只吃馒头也能啃一个。
  范耀宗从屋里出来,看到他大儿子“眼观鼻,鼻观心”的在饭桌前的凳子上坐着,大女儿站桌子边上,努力做到事不关己的摆筷子。小儿子坐大儿子旁边,正瞪着眼在研究他大哥目前的状态闹哪样。小女儿看看他们再看看她大哥大姐,一副即将有八卦来袭的样子。他想起来刚进屋的时候瞄到大女儿在给大儿子使眼色的事,刚刚注意力只在忧心忡忡的媳妇身上,就瞥了一眼也没在意,现在出来仔细想想就知道大女儿肯定跟儿子通过信了。这样也好,至少一会爷俩谈话的时候比较心照不宣,不用他在那想怎么把儿子引入话题的中心。
  开饭之前李云坐在饭桌前的凳子上,神色认真的跟大儿子说:“白杨,一会吃完饭,你爹找你有事说。”说完还给他男人使眼色,让他把话题接过去
  听到他媳妇这句话范耀宗就忍不住想抚额!他这单纯的媳妇哎……已经提前把自己暴露在敌人的枪口下了。
  偏偏他还不能把自己媳妇撂半空中,只能勉强接住话题:“啊,对,爹一会跟你商量点事。”
  果然。
  范竹灵跟范竹杨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范竹灵:哥,咱娘还是那么义无反顾的坑咱爹。
  范竹杨:可是爹不好糊弄。
  范竹灵:加油,我看好你。
  范竹杨:我不看好我自己。
  吃饭期间,是范竹灵在这个家的这两年饭桌上最为安静的一次,全程去了吃饭端碗喝棒子面粥以外没有一个人开口。
  范耀宗跟范竹杨父子俩安静是因为在想着一会他儿子(爹)一会的反应,要说啥才能说服他,怎样才能不输在对方的圈套里面,毕竟对方平时看着不言不语的其实就是只小狐狸(老狐狸)。
  李云跟范竹灵母子俩是不打算打断那父子俩一会过招现在想问题的脑子,没看爷俩都若有所思的坐着,眉头皱的都能夹死苍蝇了。
  范竹槐兄妹俩是预感一场大戏即将开场。
  所以全程安静如鸡的吃完饭以后,范耀宗一抹嘴,站起来,就背着手往外走,走的时候还不忘喊着大儿子:“白杨,你跟我出来一趟。”
  这时候天外面的天已经黑透了。
  范竹杨起身跟着他爹出门,他以为就在他屋里谈呢,再不济也是在大门口吧。
  结果范耀宗在前面一路往前走,范竹杨就在后面跟着,出了主屋屋门口,出了大门口,走过了一家又一家最后走进了麦场(压麦子的场地)。
  冬天的夜晚,寒风凛冽,银色的月光照在白色的雪地里折射出一片细碎的晶莹,就像大地铺满了钻石。
  一个沉默寡言的父亲在前面走着。父亲后面跟着一个高瘦的儿子。前面的父亲明显是在想事情还没感觉冷,但是后面的儿子已经被冻得哆哆嗦嗦的了。
  等范耀宗想好怎么开口转头找儿子的时候,他俩已经在麦场(压麦子的场地)中心了。
  ……
  回来后父子俩对那次他们的谈话闭口不提。
  没有人知道他们那次的谈话内容。
  不过他们全家都知道范耀宗妥协了,范竹杨有三年缓冲时间,等二十一岁必须相亲找对象。
  自从知道范耀宗谈话失败以后,李云食不下咽好几天,没办法之下只能认命,最后只能报以希望哪一天范竹杨突然开窍。
  其实那天晚上他们的谈话是这样的。
  范耀宗:儿子,你对找对象这件事怎么看。
  范竹杨:暂时不想找。
  范耀宗:理由。
  范竹杨:无以为业,何以成家。
  范耀宗:……说人话
  范竹杨:还没跟爷爷学会赤脚大夫这一行业。
  范耀宗:那你啥时候学会?总不可能三十学会三十再找吧。
  范竹杨:您在给我五年时间,就差不多了。
  范耀宗:两年!
  范竹杨:四年!
  范耀宗:三年!
  范竹杨:成交。
  范耀宗:……被小狐狸绕圈里了。
  ……
  二十五做豆腐。
  可惜会做豆腐的人家不多,而且一次做一点很麻烦。
  所以大家就会去会做豆腐的人家,拿点鸡蛋去换,或者私下里偷偷塞点钱买,这种交易不能明面上明着来。
  因着今天是范竹柳相亲的日子,所以李云早早就起床了。
  因着要出门李云特意把自己最好的衣服拿出来穿上,就算是最好的衣服那也是七年前做的了,只有每到过年或者有事才会拿出来穿一下,平时在家没事不出门就算不是破破烂烂的衣服也是身上有补丁的。
  这个年代的衣服无非就是黑青灰三个颜色,还有军装绿,不过那是现在的小年轻穿的颜色。
  下身是村里人常见的黑裤子,黑棉鞋,上身是一个青色的褂子。
  李云穿上衣服在那镜子前面左右前后的照,范耀宗趴床上拍马屁:“我媳妇咋这么俊呢,咱二两三两幸亏长得似你(像你),不然也不会都这么白净。”
  云脸都红了,快四十的人了,还跟小姑娘似的,白了范耀宗一眼就出去了。
  因着去李家坡的路不近,所以前一天范耀民就去生产队借了牛车,第二天范竹柳自己赶着牛车拉着几个人去的。
  今天跟着范竹柳去女方家相看的是:柳小花、李云还有媒人桃花婶。
  范竹柳一身她娘因为他相亲给新做的绿军装,绿军装衬托着高瘦的范竹柳显得他整个人精神极了,发型是小平头,长得浓眉大眼,高鼻梁,方方正正的国字脸显得很有阳刚之气,一般人都挺喜欢他这种长相的,可能因为今天去相亲很开心的缘故,逢人就笑。
  出村的路上知道他要去相亲的几个婶子大娘的,都会带着善意打趣他几句,范竹柳就只笑,被打趣的脸都红了,也没有说出反驳的话。
  去的路上柳小花有点紧张,挽着李云胳膊在那想:该嘱咐的昨晚已经在家跟儿子嘱咐好了,按她觉得她儿子这个长相在村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在柳树还念高中的时候就有人给她递过话,不过那时候因为儿子还上着学所以就给拒了,所以现在应该没啥好担心的了,听天由命吧。
  李云看出她大嫂的紧张,找她说话转移她的注意力:“大嫂,我这还不知道李家坡那姑娘叫啥呢!”
  柳小花想还真是没告诉弟妹那姑娘叫啥,每次都那姑娘、那姑娘的称呼:“叫李月,家里还有俩弟弟一个妹妹,大姐去年刚出嫁。”
  李云刚见柳小花的时候就注意到她拿的装糖的袋子了,不小,还满满的一包,就把心里的疑问问出来了:“大嫂,我看装糖的袋子不小呢?”
  柳小花:“哪有那么些糖装,这不咱爹说那姑娘不错嘛,你大哥又让装上了点野核桃、野栗子的。”
  这时候在旁边走的桃花婶因为当媒人,在整个镇走南逛北的时候比较多,所以见识比较广,听她们妯娌俩说到这就接过话:“李家坡那边虽说挨着镇上近,但是不挨着山,他们那村里的人都少有这些东西,虽然在我们村不大值钱,但是那些不挨着山的地方都挺稀罕的。”
  李云想怪不得呢,她没嫁来青山村的时候也没少了这些东西吃,因为她爹是一个做席面的厨子,所以来这几个挨着山的村帮忙的时候会从主家带回点去。
  后来她找了范耀宗就更不缺了,所以不那么了解外面。
  柳小花对李云说:“是啊,咱爹上次去李叔那的时候就给带了一包去,你大哥看李叔家的孩子都挺喜欢的,这不就嘱咐我给拿一包去。”
  说着说着话就到了李家坡这个村子,这个村子因为挨着镇上比较近的原因,从外面看比青山村好一点。
  村头立着一块牌匾,上书“李家坡”三个字,进村以后跟青山村差不多,不过可能因为近几年新盖的房子比青山村多的原因,所以才看着比青山村好。
  范竹柳可能有点紧张,从看到李家坡的牌匾开始就挠头,挠了半天才想起来他堂妹叮嘱的,去相亲千万别挠头。
  因为范竹柳手一放头上就显得很憨,再配上他的咧嘴一笑!简直辣眼睛!
  桃花婶轻车熟路的领着三个人去了女方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