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冷战(一)
作者:风萱华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时已是午夜时分,窗外瑟瑟寒风吹过,本就是无月的夜,此时更是使人不由地浑身一颤。

    因为廉王府里的寒流流动太过迅猛,就连才刚置身于后花园林子之中的丁锐,都不可避免的被殃及到了。

    脚步猛然顿住,僵立在了原地,丁锐的身子,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站姿笔直的盯向了北冥霄和林夕月,他淡淡的审度着,立即将情况了解个大概……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不过丁锐很清楚的知晓,如果他再不出声的话,恐怕他们这个王妃下场会很惨很惨,因为他明显感受到了王爷周遭的浓浓杀气。

    他也觉得纳闷,刚刚还表演的十分投入的夫妇两人,此时怎么就跟仇人似的,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了呢,而且眼神更是淡漠得可以。这两人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如此生气呢?

    不过,如果他开了口的话,那么,恐怕他就不那么好过了,就算王爷他不会无故波及于他,可光是他那一身的怒寒气流,就足以将他冻死了!

    “再不说话我就掐死你!”耳畔传来了北冥霄的低吼声,耳膜都被震响了,摇了摇头,无奈的叹了口气,丁锐最终还是不怕死的开了口……“王爷您。”

    “滚!”果然不出丁锐所料,北冥霄捞起桌子上的杯子,猛地就向他砸了过去,幸好他身手还行,反应也够敏捷,否则,他就这样扔过来,后果还真是有点不敢想象了……

    “是,我这就滚,不过,王爷您息怒息怒!王上找您过去有要事商议。”接住突然飞来的物体,唇间噙着一抹淡笑,丁锐好脾气的好声回应着。

    这些年来,他一直都跟随在北冥霄的身边,就算没有将他的人摸透,至少脾气,是摸透了,他知晓,北冥霄也只是怒火当头而已,一旦事关紧要,他是绝对不会失去冷静的……

    丁锐更知,也只有在他的面前,北冥霄才会这般无所顾忌的展露怒气,只是可怜了他的小心脏,本就不够强大,再这样被他震慑下去,早晚他都会心力衰竭而死的。

    “给我在家好好反省反省,回来再收拾你!”猛地甩开了林夕月,北冥霄站起身,大步流星的离开了,脚步踩的那般有力,似是要将谁的心,都踩出个大窟窿来!

    转过身,北冥霄大步流星的离去了,留下的唯有那震人心魄的脚步声,林夕月的心,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抱住自己的腿,她的人也瞬间缩成了一团,诚如蚌壳的姿态,竭力保护着自己,在如此广阔深霾的夜幕之下,愈发显得娇小瘦弱了,并且,孤注无依……之前还有沁儿,现在唯一的心腹也离她而去了。

    紧紧咬着唇,她将下颚搁置在膝盖上,那一头黑亮的青丝,如瀑布一般,从手臂上倾洒而下,将她那张清丽脱俗的面容,悉数遮掩了去,然,就在她的眼眸微垂而下的那一瞬,有滴清泪,似雨珠一般,从她的眼角滴答坠落。

    这一刻,林夕月知道他们的冷战发生了,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某爷。难以掩饰的疼痛感,毫不客气的啃噬着林夕月的理智,在她的心中,到处蔓延着,几乎盖过了其他的一切,比如生疏,比如气恼,比如压迫和,爱!而北冥霄,也是当真失去了冷静的,他生平头一次如此的焦灼,被林夕月的冷漠和疏离,刺的直抓狂!

    镇定如他,此时也俨如一只热锅上的蚂蚁,心尖上有炙烫在燃烧,明明应该很浅显,却前所未有的让他觉得躁,竟让他很是难以忍受?在面见北冥王和东启王的时候,他勉强保持住了以往的沉定,将有关于东启道一的事情,仔细陈述了遍。

    而当他转身离开之后,他心头那强抑着的狂躁,竟是再度喷涌而上,让他焦灼让他烦!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他从王宫回来,推开房门,见到林夕月的那一刻……

    她竟然睡着了。处理东启道一的善后事宜,几乎消耗了他一夜的时间,现在,天色已是大亮,窗帘也没拉,窗外略显萧条的景象完全映入人们的眼中,虽已是初季,却依旧略带着几分寒意。

    可因为有她的存在,这个向来凄冷的高墙大院,竟是泻出了些许暖意的……

    她的面容和气质,都带着一丝暖意,而他的房间构造、家具风格,都是纯粹的冷色调,一个柔美,一个刚硬,明明是应该截然相冲的感觉,却奇异的融合在了一起,在空气之中交织出了绝无仅有的风情,莫名的,让北冥霄心生惊艳和眷恋。

    一点儿也不令人感到矛盾。她侧趴在床上,一只手从纯黑色的被角间探出,懒懒的垂在床边,露出了纤细的手腕,与被褥的纯黑相交在一起,越发衬得那手,莹白润泽,炫目生辉,那隐藏在发丝之后,若隐若现的面容,是小女儿家独有的娇慵媚憨睡态,有一股纯真的诱哄,使得北冥霄喉间一紧,自此后,竟是再也不舍得将视线挪开分毫的……

    心腹间有一股激流淡淡流淌而过,倏然之间,北冥霄那一肚子的狂躁火气,就被浇灭了不少,那本来还暴躁踏动着的脚步,也在顷刻之间,便停在了原地,再而后,他将门轻轻带上,迈动长腿,缓步朝着床边,也就是林夕月的方向走了去,脚步,已然是不由自主的放到了最轻。

    林夕月本就睡的不是很安稳,忽然间,在睡梦之中,她感觉自己的睫毛痒痒的,缓自转醒之间,樱唇微启,她模模糊糊的嘟囔了声,而后伸手就要去揉,却出乎意外的摸到了另外一只手……。

    这只手上,有淡淡的海洋的气息,简直好闻极了,很熟悉的味道,却在每次闻见之时,都觉心头一震,分毫都不觉得腻。

    许是因为还兀自沉陷在睡梦之中,林夕月那一向清明的脑子也是迷迷糊糊的,似乎都忘记了自己还在和北冥霄生气,甚至是冷战,抓住那只手,她并没有睁开眼睛,而是将它慢慢举至了唇边,张口作势就要咬上去了……

    然而,那手的主人,却连丝毫缩回去的意思都没有。

    顿了顿,犹如黑色羽扇一般的眼睫毛细细微微的颤动着,林夕月有些按捺不住了,将一只眼睛微微打开一条缝,偷偷往北冥霄的方向瞅了去,却见到他薄唇轻勾,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眉间那一抹亮色,也不知道到底是放任、纵容,还是宠溺?

    就像是被抓到了作弊的好学生,脸,腾地一下就红了,林夕月猛地将北冥霄的手丢开,扔向了一边……

    双臂撑在身后,她微微嘟着嘴,边起身边道:“趁人睡觉偷袭,简直不是大丈夫所为。”所以,她才不和他一般计较!嚷完,林夕月也已经坐了起来,脑子,也算是差不多彻底清醒……

    本来还红晕淡淡流泻着的脸蛋,“唰”的一白,她那一身不由自主散发而出的蕴暖,也被她迅速敛了回去,伸手猛地在北冥霄的胸膛间用力一推,冷冷瞪了眼他,她掀开被子跳下了床,而后便逃也似的往书房走去,哪怕是脚踝处还疼着,她也不管不顾的,一瘸一拐间,就是想要远离他。

    然而,都这种时候了,北冥霄岂还会容得她离开?北冥霄的反应极快,起身一把从后面环住林夕月的腰,高大的西方男子身躯,从背后紧紧贴上了娇小女人的身子,用自己的健硕曲线,亲身描绘着她的纤细和柔美……

    “我在这,你还想逃到哪里去?”微垂下他那高贵的头颅,将如刃薄唇贴上了林夕月的耳朵,咬了咬,北冥霄语息低沉,状似亲昵的低问着,可那吐息间的压迫感,却是不容人忽视的……

    心微微颤颤着,一疼,眼眸倏然暗沉了下来,林夕月将头垂了下来,几乎都要埋进了胸前,就在北冥霄以为,她又会是冰冷无视他的态度之时,她,轻轻启动了朱唇。

    “只要是没有你的地方,都可以。”女子刚刚睡醒的声音,带着些许的沙哑,许是因为情绪的缘故,更是前所未有的暗沉,字字敲砸在了北冥霄的胸腔之上,莫名的,竟然他觉得疼!

    精壮的手臂猛地一个收紧,几乎都要陷进林夕月的腰肢内了,北冥霄好不容易才压制了下去的狂躁火气,再度腾了起来……没有他的地方?都到了现在这一步,她竟然还不死心的想要离开他?难道他最近对她还不够好的吗?

    又是救她脱离苦海,又是亲自帮她报复林府。而且还让她为自己生了儿子。这种事情,以前他根本连想都不敢想,甚至别人提及,他都会全然当成个笑话的,可是最近,他就是这样为她做了!而且丝毫都没有后悔,都做到这一步了,她还想要怎么样!简直是得寸进尺!

    俗话说的话真是一点错都没有,世上唯小人和女子难养也。

    “你做梦!林夕月我告诉你,想要离开我,简直就是做梦!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放过你的!”钳制住林夕月,猛地将她的身子掰转了过来,北冥霄怒气冲冲的咆哮了起来,冰冷至极的俊容,刚硬的似是古希腊的战神一般,寒芒凛冽,很是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