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剑侠山河志》 > 正文
第100章 她是处女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次日清楚,一缕阳光透过窗户折射进来。

房间内,响起了一个惊讶的声音。

“你竟然还是处?”幕言眼睛瞪的圆圆的,牙齿不由的打颤。

从小被王允调教,后来被其送个董卓,最后在跟了吕布,而现在幕言发现,貂蝉竟然还是处,这由不得他不惊讶,由不得他不震惊。

虽然昨晚便已经有了心里准备,反正不过是玩玩,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可是现在你让他怎么办?

难道真要拔吊无情,难道真的什么不管?

幕言很纠结,他突然有些后悔了,真是的修道这么多年本来已经清心寡欲,本来能克制自己下半身的。

本来也就是玩玩,谈不上什么感情,就像青楼女子一般,一个愿意出钱,一个卖身现在搞得。

“都怪袁绍和吕布。”幕言忍不住在暗想到。

一时间两人被其在心里骂了千百遍。

“阿嚏·········”

“阿嚏···········”

睡梦中的袁绍和吕布突然鼻尖一动,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咦·········这都什么时候了?”一缕阳光照射在袁绍的脸上,伸手挡了挡袁绍忍不住轻咦一声。

“大人,还早呢,在睡会呗?”不合时宜的突然伸来一只手,紧紧的抱住袁绍。

娇滴滴的声音瞬间令袁绍清醒,一把推开身边的女子慌慌忙忙的起身。

“大人,来呗?”床上女子媚眼如丝的看着袁绍,许是还没清醒朦胧的神态瞬间让袁绍一个激灵。

“来什么来?”袁绍一边提裤子,不满的瞪了女子一眼,说到:“这都什么时候了,我得去通知陛下,要是被郭子仪那小子看到就惨了!”

“哦!大人慢走啊?”女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对着袁绍挥了挥手。

“小娘子,洗干净等着我晚上再来找你啊?”

一个虎扑往床上一扑,“吧唧!”重重的亲了一口女子,看着女子幽怨的眼神袁绍在一阵开怀大笑中消失不见。

砰砰砰!

急促的扣门声,还有粗壮的喘息声自门外传来,瞬间打破了房间里感慨的气氛。

“陛下,陛下起来了没有快点!”袁绍那粗狂的声音如同打雷一般,房间里两人一个激灵。

“大清早的你鬼嚎什么?”幕言偷偷喵了一眼躲着被子里的貂蝉,语气森然的吼到。

“不··········不是。”听到里面那不悦的语气,袁绍不由的咽了咽口水,有些着急的说到:“陛下在不起来郭子仪来了看见就遭了!”

“怕什么?”听到郭子仪幕言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

还别说,要是被郭子仪看到指不定又得跟自己讲一翻大道理,这还是小事,要是这小子给师父告状的话,那就遭了。

被师父打那是小事,重要的是师父会一哭二闹三上吊,严重点的还会虐待他那还未出生的孩子。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幕言怕师父伤心,怕师父苦还怕师父委屈。

“陛下,好了没有?”袁绍在门外急得团团转,不时的往外瞄一眼,生怕有人来。

房内幕言动作利索,在袁绍喊的时候刚好穿好衣服,正打算出去呢,突然想到什么,转头看去只见床上的貂蝉漏出一个头来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自己。

尴尬的抓了抓头,幕言看着貂蝉不知道怎么开口。

突然灵光一闪,伸出手来在貂蝉好奇的目光中,只见其手中突然出现一侧书籍。

“这个给你,好好修炼,我等你!”不算是什么承诺,很普通很平淡,在貂蝉好奇的目光中塞到了她手中。

转身走了几步,似乎想到了什么,停了一下,一挥手其手中再次出现一物,一把寒光闪闪的剑。

轻轻抚摸了一翻,似乎有些不舍,不过幕言没有犹豫,再次转身眼神温和的看着貂蝉。

说到:“婵儿,这把剑是我小时候师父采集天外神铁为我铸造的。”

上前来着貂蝉的手,眼神柔和的说到:“此剑有两把,这一把送你。”

“嗯········”不知道是不是被感动,水汪汪的大眼睛闪过一丝泪光,貂蝉泪眼朦胧的点了点头。

“嘶!”努力的深吸了一口气,幕言咬着牙平复下起伏的心情,转身这次没有丝毫犹豫的走了。

“陛下,快点来不及了!”

“鬼嚎什么,皮痒了是不?”推开门,看着门外走了走起的袁绍,幕言瞬间火大了,直接吼到。

“陛下,我这不是为你好吗?”袁绍知道幕言这次好真生气了,可怜兮兮的低着头轻声到。

“走了,看什么看?”看到眼神不时往里瞄的袁绍,幕言气急一脚踢在袁绍胸膛。

“嘿嘿·····走走走,早起的虫儿有鸟吃!”袁绍也没生气,拍拍灰尘爬起来嘿嘿的一笑。

“我看你是欠收拾。”一脚踢在袁绍屁股上,幕言嘴角忍不住抽搐,喊到:“什么早起的虫儿有鸟吃?许攸教你的?”

“没·······没有?”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袁绍似乎想到什么,退后一步,嘴巴附在幕言耳边,贱贱的笑到:“陛下昨夜如何啊?”

“你妹的?”

“你是不是想死?”森冷的语气还有那充满杀气的眼神,瞬间下了袁绍一跳。

本来已经差不多熄灭的火,瞬间又被袁绍给逗弄上来,不说这个还好,他现在一想到走时候貂蝉那不舍的眼神,还有又不敢开口的表情,瞬间心里就堵得慌。

不止如此,一想到貂蝉,幕言便忍不住想到师父,想到师父幕言便不由的想到走时候师父那不舍的眼神,还有其微微隆起的肚子。

不知道师父现在怎么样,此时他真想扑进师父怀里好好的诉说心中的苦。

谁又知道他的苦呢?

从系统降临的那一刻,一切都变了,从安史之乱爆发的那一刻一切都不同了,他失去了一切,甚至差点失去师父。

师兄,众位师姐已经不在,本可安安静静的在纯阳宫度过余生,如今一切都成了幻想。

是什么令改变的这一切,是二十多年前的那一个夜晚,那一夜彻底改变了他的生活。

现在一更,已经在准备下一更了,预计12点30第二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