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6、赶不走的刘备
作者:马脸微漾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readx();  因为有了李玄亲自到场督阵,随他带来的近千个农庄好把式,加上刘域自己庄园中已有的近两千名农夫,数千人经过大半月的辛劳,数千亩成熟的红薯,终于悉数全部如期收获到手了。

最后一天,整个庄园都是沸腾和笑脸合成的海洋。就连刘备、公孙瓒这些日子,也都或远或近,不同程度地感受到了这种非比寻常的欢庆丰收气氛。

虽然,他们不知道那些每天都从地里被挖出来的像土坷垃般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宝贝,但他们还是从那些拉运的过程中,依稀觉察出了一些端倪:

那些土坷垃,肯定是一种可以吃的,甚至可当做粮食的东西。

而且,它们一定还产量惊人。不然,数千亩地,虽然听上去很多,但有数千人劳作,如非数量惊人,却不需要大半月之久的工时的。

这些东西,貌不出众,甚至样子十分丑陋,但对它的保护,却是比刘域自己都还要戒备森严。所以,它一定又是任何人都还不知道的一种神奇作物,而且看上去刘域还不想凭此来奇货可居地赚钱。

可惜,刘域虽然每日好吃好喝地款待着他们,却始终整日在田间地头忙着,并以此为借口,一直躲着不与他们相见。

更可气的是,假若他们提出自己可以去四处走走看看,甚至还可以跟着去地里帮忙干活。管事的人,立刻就会当场拉下脸皮,随之而来的报复,也会马上在晚上的饭食中体现出来。不仅肉没有了,就连秫米也会莫名其妙地少了许多下去。

“玄德,这地里总算忙完了,再没有什么好的正当理由了吧,你说那混账刘域,今晚会不会请我们进去?”

听到“进去”二字,刘备险些眼圈一红,就要当场落泪。

什么敦煌公子呀,今日他才知道,这庄园内外,最初有三道防护,现在竟然已经有了第四道所谓的防御圈。

什么叫“防御圈”他不知道,但他知道的是,假若没有这所谓的第四道防御圈,他现在严格来说还像一条丧家之犬被人家拒之门外呐。因为,他们现在落脚的所谓庄园最好的客栈,其实就在原来第三道居住带中。直到现在,他连里面的第二道、第一道居住带到底是什么样子,都还无缘看一眼。

亏得这还有恩师卢植的亲笔信呀,他刘域刘云上竟然还像防贼一样防着他们。

当然,他们完全可以大闹一场,义正辞严地指出这些非人的待客之道,然后拂袖而去,再去昭告天下这位所谓敦煌公子的作为。

可是,这次就连公孙瓒都没有这么去做。

为什么,就为那每日都从他们眼前一车车,一筐筐运进去的那些土坷垃。就为这些样子丑死了的土坷垃,像一座座突然崛起的小山一般,最后占满了里面大大小小原本空空荡荡的场子。

对公孙瓒而言,这样的场景,对他、对他身后那个曾经辉煌一时的公孙家族,实在是太刻骨铭心了。

因为,一座座小山可以一夜耸起,也可以一夜消失。

所以他必须忘掉眼前的这些所谓屈辱,一定要坚持到可以看见谜底的那一刻。

至于赵云,却比刘备、公孙瓒幸运多了,从第一天便住进了第二道居住带之中,已经属于赵家名下的那座大院中。

当然他也没有多想,毕竟在他找来之前,自家兄长和小妹,已经在这座大院安然居住了很多天。所以一家人团聚,他自然而然是要住到这里了。不过唯一还有一丝疑惑的,就是公子凭什么对他这样一个无名小卒如此另眼相看。

赵成、哦,就是现在的刘涌,他对此的说法,则是悄悄将他一个人拉到旁边,神秘兮兮地给他看了一张质地十分漂亮的名单。

那上面,果然有一个赵云的名字,而且赫然还排在非常靠前的第九名位置上。

而且他还毫不讳言地告诉自己,现在给他们赵家的这座带院子的大宅,包括家奴、丫鬟以及一匹凉州大马、农具、家用器物等,算起来其实都是他们自己挣到手的。

因为这些拢共价值十金的房产家财等,都是因为他刘涌跟赵云是乡党,而且还曾经接济过赵家的缘故,公子才会因此而赏赐出来的金子。

所有言外之意就是,这已经算得上是万贯家财的房子、地产、大马,其实都是他们自己挣来的。

不过,与这些已经过去的无数震惊相比,这些日子亲身参与到劳作中的种种奇遇,才是他迄今为止见到过的最匪夷所思的事情。对农事他不比对武艺那样精通,但这并不妨碍他对一个常识的困惑。

“兄长,你最精通农活,这亩产近六千斤是不是太吓人了?某记得有年丰产,你种出了一次亩产近三石的惊人业绩,当时连县丞都被惊动了。这六千斤,得是多少石呀!”

这些日子,赵成已经听不得“六千斤”这几个字了,一听之下,顿时浑身又像打摆子一般颤抖起来,使劲用手擦着眼睛,结结巴巴道:

“赵、赵云,兄长告、告诉你,这不、是不是什么亩产、亩产的事,这是神迹、神迹,也、也是我赵家先、先祖开眼了,一路、路引领着让、让我们找到了公子、公子这里。我、我告诉你,只要留、留在这疏勒河畔不、不走,我们一辈子、子也不会饿饭、饿饭了……”

“一辈子也不会饿饭了?”

赵云跟着念叨了一句,慢慢的暗暗一点头:

兄长一生软弱,愚钝,与世无争,但这一句话,却真正说到了点子上。

漫说这亩产六千斤的神迹,就是减去一半,再减去一半,放在大汉任何州郡之中,那也是轻松便可活人无数。

唔,这公子,似乎的确像传说中的那样神奇。云走南闯北,还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公子,而且还这般年轻。

唉,若不是他逼着赵成弃赵姓刘,说不定云就此甘心情愿索性留下来也未可知!

赵云正想着,忽然听得门外一阵打门声。

竖耳一听,好像是那个近几日才认识的陈留己吾人典韦的特别嗓门,不觉摇摇头,起身向大门走去。

大家都还不熟悉,这个时候,他来我赵家做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