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七眸 >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总有那么一个太监
作者:弈恒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萧若水看到自己父皇那激动的神态,很自然地笑了笑,然后放下手中的茶杯,无比神往地看着御书房的房顶,若有所思。

    片刻之后,她才平静地说道:“是的,父皇,就是那位先生。世人都在意那位先生,是因为听其传闻,只看重鬼谷传承,但若水在意的却是撑船人。”

    萧衍听到萧若水的话语之后,不以为然地说道:“若水,撑船人那只是个神话故事罢了,是说书人为了给那位先生增加神秘色彩才硬加上去的。”

    萧若水听到自己父皇的回答后,摇了摇头,平静地说道:“那可不一定,传说自有其来源,况且这个传说一传就是三千多年,传的时间未免太长了。”

    “是啊,是有些长了。三千年来,无一人知道撑船人是否真的存在,你能确信它的真实性吗?”萧衍摇了摇手,强忍着脸上的笑容说道,因为有那位先生的消息,甚是开心,对于自己一向认为无稽之谈的神话故事,也和自己的宝贝女儿多说了几句。

    萧衍说完之后,两人便陷入了沉默。

    萧衍继续斜靠在卧榻之上,萧若水继续喝着茶,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之后,一个白发净面,太监模样的人走进了御书房,先是微微对萧衍二人行了一礼,然后笑容可掬,用比较尖细的嗓子说道:“长公主殿下,听宫人来报,有和尚传话进宫,说长公主拜托的事情已经安排好了,六月初六恭请长公主殿下前往万莲湖上的紫金水榭。”

    萧若水听了那太监的话,微微蹙了蹙眉,有些不自然地说道:“高公公,恭请二字用的不妥啊,若水能听听那位圣僧的原话吗?”

    那太监是大梁皇宫的太监总管高湛,在建康皇城呆了一辈子,如今五十多岁,但精神矍铄。

    自打萧衍入主皇城,他就在一旁伺候着,经过快十年的兢兢业业,如履薄冰,高湛终于取得了看似平易近人,仁厚无比的大梁皇帝萧衍的信任。

    这位高公公虽位高权重、深得圣心。但是他却不张扬、毫不失礼、笑容可掬。

    谁也不得罪,礼多不见怪,谦虚谨慎的态度,对谁都恭恭敬敬,没有一点架子。这是友善,低调的态度。

    他清楚地知道谁是主子,谁是奴才,况且时局多变而动荡,谁又能知道谁以后得权得势执掌天下呢?得罪谁他都不好受。

    这时高湛听到萧若水的话之后,先是用手轻轻拍了拍自己干净的脸,然后笑呵呵地说道:“长公主英明,是老奴自作主张,改了那位圣僧的原话,想不到长公主一听便知道了。不过,前来传话的不是圣僧本人,而是一个小乞丐,还要了十两赏钱,所以老奴觉得气愤,那位圣僧也未免太不将我堂堂大梁放在眼里了。”

    “哈哈哈,你这阉人知道什么,既然长公主都叫他圣僧了,就知道那圣僧不是你我这样的凡夫俗子所能比的,自然不会将我这区区皇城放在眼里了。过来,给朕捏捏肩,最近你这手艺啊,真是让朕好好舒服了一阵。”斜靠在卧榻闭目养神的萧衍大笑道地对着高湛说道。

    “是、是,老奴这就来。”高湛丝毫没有觉得被皇帝说自己见识短而有尴尬之色,笑眯眯地走向萧衍。

    待手上开始忙活之后,才面带歉意地对着长公主萧若水说道:“长公主,那小乞丐是这么说的,‘六月初六,万莲湖中,紫金水榭,过时不候。’然后就没有了,老奴听那言语之中太过倨傲,甚是无礼,才没有将原话说出来。”

    萧若水听到那十六个字后,微微一笑,站起身来,对着萧衍与高公公各自行了一礼之后,对着萧衍说道:“距离六月初六还有半月时间,若水前往万莲湖大约十日时间,寻找紫金水榭还需要一些时间,这就先退下了,望父皇龙体安康,大梁国泰民安。”

    萧衍睁开双眼,对着萧若点了点头,很慈祥和蔼地说道:“去吧,去吧。一切注意安全,记得将采颜那丫头全须全尾的带回来,这次回来,可不能再让她瞎胡闹了。”

    萧若水听完萧衍的话,转身便走出了御书房。

    当萧若水的身影消失在二人眼中时候,刚才还一脸慈祥和蔼的萧衍面无表情地闭上了眼睛,然后对着高湛说道:“老高啊,你可知道小公主去做什么了吗?”

    高湛微微一愣说道:“小公主不是去万莲湖为长公主排忧解难去了吗?”

    萧衍:“小公主是去给朕创造一统天下的机会啊。”

    高湛:“陛下,这话老奴就不明白了。”

    萧衍:“两年前,北魏大败,分裂为东魏与西魏,战力大减,虽然朕的大梁也元气大伤,但是经过两年的休养生息,我大梁早已恢复,只差一个北伐的借口。不久前,朕与神兵门的卓如风早已暗地商讨,找机会制造混乱,然后将罪名推向北朝两魏,趁机北伐,以示我南朝是正义之师,这样才能得到天下人的支持。”

    高湛:“原来陛下与神兵门主早就约定好了啊,那关于长公主向世人所说的十年婚约也只是一个幌子?”

    萧衍:“那个不是。不过你看朕的长公主,如何?”

    高湛:“老奴看长公主殿下,志不在凡间啊,仿佛在追求更加高远与虚无缥缈的东西,不然以陛下之才,加上长公主的全力辅助,天下早已一统,尽归我大梁所有。”

    萧衍:“是啊,我那好女儿啊,真是志向高远。那个十年婚约,对她来说,是完全没有压力的,只要她愿意,神兵门主会主动提出解除婚约的。知道为什么吗?”

    高湛:“长公主有这么大的能耐吗?虽然长公主惊才绝艳,在江湖与朝廷有着极大的声望,但是神兵门已经在江湖中存在了两百多年,他们对江湖声誉也是十分看重的,卓如风更是一个钟爱虚荣之人,不可能轻易让长公主毁约而丢他脸面的。”

    萧衍神秘地笑了一下,带着一些自豪说道:“看在你这么多年对朕忠心耿耿的份上,让你知道一些你本不该知道的事情。”

    高湛松开放在萧衍肩上的双手,巍巍颤颤地伏地跪下,然后以头触底,狠狠地叩了三下,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前朝罪奴感谢陛下厚爱,老奴今后誓死效忠大梁皇帝陛下。”

    萧衍听到高湛的话之后,睁开双眼,假装很不满地对跪在地上的高湛说道:“快起来,快起来,继续给朕捏。你这老东西,少要装模作样,朕觉得你是个可以说话的人,才跟你多说两句。你可知道,朕这些年有多少话,只能憋在心里啊,那真是难受。”

    高湛听闻,赶紧起身,继续以轻柔带劲的指法给萧衍捏起肩来,脸上激动的情绪一扫而空,仿佛方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缓缓说道:“奴才刚才什么都没听到。”

    萧衍也不在意,再次闭上双眼,享受着高湛的揉捏,自顾自地说道:“你们以为朕这个皇帝真有那么好做吗?”

    萧衍停了停就继续说道:“这个世界有太多地方是皇权无法触及的,比如那神兵门。不过卓如风也是个可怜人,他表面上是一个可以与朕抗衡的江湖盟主,但是谁又能知道他与朕一样,都是身不由己啊,只有朕能明白他啊。”

    高湛这时很识趣地接过话头,说道:“恕老奴愚钝,陛下辛苦,老奴看在眼里。只是那卓门主,作为一个江湖门派,拥三江五辖之地,风光无限,只要不得罪朝廷,便可继续逍遥自在,还有什么身不由己的?”

    萧衍叹了口气,然后用疲惫的语气说道:“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跟你说的话。你可知现在的九州大地上,谁才是真正的主人吗?”

    高湛想了想说道:“大梁、东魏、西魏还有如高车、吐谷浑等异族势力,这些算是九州大地的主人吧?”

    萧衍:“以前朕也是这么想的,当上皇帝之后,以为可以成为这片大地的主人之一。但是后来有一次,神兵门主卓如风与朕私下交谈,询问长公主对十年婚约的态度。本以为他是来逼迫朕履行十年之约的,但是后来朕察觉到他话中有话,他是来征求长公主的态度的,他说如果可以,神兵门方面可以背信弃义,不惜天下人耻笑单独解除婚约。”

    高湛听到这里,手中的劲道增加了几分,他知道马上有可能会接触到这片大地上最核心的秘密了,难免有些紧张,手中的劲道增加几分之后便马上松下来,保持着镇定,继续听着萧衍的话。

    萧衍感受到了高湛手中劲道的微变,但是并没有责怪他,而是很满意的笑了笑,不知是满意高湛被震惊到了,还是满意这个老太监的定力之强,可做心腹之用,因为当初他即将听到这些未知之事,表现的激动比高湛有过之而无不及。

    高湛很识趣地,带着一些激动与惶恐之意说道:“陛下,这些事情,老奴听到恐怕不合适吧。”

    历史证明,每一个雄主身边,总有那么一个太监,终将成为皇帝身边的知己,当今大梁的那个太监,看来就是高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