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七眸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那位先生
作者:弈恒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就在渡远僧与萧采颜对峙纠缠的时候,做为这件事情的当事人双方各有所动。

    神兵门内,神兵门少门主卓清空与心腹卓志在一个密室之中交谈着。

    卓清空人高马大,身材魁梧,算得上相貌堂堂,仪表非凡,一身大红袍,更将其贵气突显而出,梳着朝天髻,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显得英气十足。

    此时的卓清空哪有一点外界传闻浪荡公子哥的模样,眼中尽显睿智,脸上一片淡然,那种自信的神情与纨绔青年没有一点关系。

    卓志:“少爷,门主这次没有任何动作,让人感觉到十分奇怪啊。天下人都看出了那个小丫头片子想做什么,门主不会看不出来吧?”

    卓清空:“我那雄才大略的好爹爹当然能看出来,只不过这次他也认为是一个机会,是他夺取天下的好机会。”

    卓志:“那就要牺牲少爷吗?我听下人们说,门主是有意向让少爷去万莲湖的。”

    卓清空:“在他眼里,除了他自己,任何人都是可以牺牲的。他要做乱世枭雄,就得抛开一切感情,况且这么多年,我在他眼中一直是不务正业的败家子,他早就不把我当作他儿子,而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工具罢了。”

    卓志:“少爷,不至于吧。我看门主挺在意你的,暗中派了很多高手保护你的周全。”

    卓清空自嘲地笑了一下,然后慢悠悠地说道:“枉你跟了我这么多年,连这点事情都没看明白,但是却能陪我演了这么多年戏,真是难为你了。”

    卓志看到卓清空这般模样,知道这里面定有其他事情,想了想之后说道:“少爷的意思是?如果我们踏上那万莲湖,这些高手就都会消失,甚至还有可能变成敌人?”

    就在这时,卓清空对着卓志点了点头,耳朵动了动,然后指了指门外,将中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禁言的手势。

    卓志心领神会,吹灭了密室中的蜡烛,无声地同已经轻声走动卓清空退到了不远处的黑暗之中。

    就在他们走了没多久,密室中的灯火又亮了起来。

    卓清空与卓志在黑暗之中看着室内的人影,侧耳听着里面的交谈。

    只听见一个洪亮的声音说道:“门主,这次真得要牺牲少门主吗?怎么说他也是您的亲生骨肉。”

    接着是一声轻笑,然后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响了起来:“老郑啊,你把我那宝贝儿子想的太简单了,知子莫如父,他那点小聪明,以为能瞒过天下人,难道能瞒住我这个做父亲的吗?也不想是谁一把屎一把尿将他抚养成人的。”

    黑暗中的卓清空与卓志听到卓如风这么说道,心中大为吃惊地对视了一眼,但是二人定力非凡,自己隐藏多年的秘密其实早已被人看穿后,也不为所动,并没有如普通人一样惊讶地发出声响,哪怕任何一点点。

    他们在黑暗中继续听着密室中的对话,只听见第三个声音比较阴恻恻的声音响了起来。

    “门主,你说大梁那个皇帝是怎么想得,狡猾如他,定然不会让自己女儿如此胡闹的。会不会也如我们一样,借此机会将他眼中的障碍全部拔掉,比如我神兵门。”

    卓如风中气十足的声音再次响起来:“很有可能,不过那狗皇帝也有值得佩服的地方,将所有罪名都丢给他女儿,然后自己做个乱世明君,排除异己也排除的冠冕堂皇,真是厉害。我不过是牺牲了一下自己的儿子,他倒好,让自己的女儿成为千古罪人,背负后世骂名,我还是比不上他啊。”

    最先出现的那个洪亮声音再次响起来:“是啊,十年前,他靠自己的大女儿萧若水顺利博得帝位,如今又靠自己的小女儿荡平天下,真是生了几个好女儿啊。哎,只是可惜了萧若水,一代巾帼,而要独自白头到老。”

    卓如风中气十足的声音再次出现:“想不到老郑对那萧若水也有爱慕之意啊,倘若这次小儿不幸回不来,那么我做主,逼那大梁皇帝将萧若水下嫁于你,如何?哈哈哈哈哈…”

    那个被卓如风唤作老郑的人笑着说道:“门主说笑了,在下几斤几两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萧若水为当今英豪,江湖中人无人不动心,无人不爱慕啊。如门主这般不动心者,实在是少数啊。倘若少门主能够早点吸引到萧若水,我神兵门定然又可得到一大助力,只是可惜了…”

    另外一个阴恻恻地声音尖笑地说道:“呵呵呵,郑兄,你想多了,我观那萧若水,志不在这俗世男欢女爱,她的野心或者比你我更大啊。”

    “啊?是这样吗?”老郑惊讶说道,不知道在问谁。

    “是这样的,那个女人,不是一般人能驾驭得了的,更何况我那自持有点小聪明的傻儿子。”卓如风悠悠说了一声后,密室中的灯就被吹灭了。

    不多时,卓清空与卓志就听见开门关门的声音,但是他们并没有立刻显出身形,继续藏在不远处的黑暗之中。

    过了很久,确认密室中真的没有人了,他们才重新回到那里,沉默地从另一扇门走了出去。

    与此同时,大梁皇宫,御书房内,大梁皇帝萧衍与长公主萧若水在其中交谈着。

    一身皇袍的萧衍双手按着太阳穴,闭目斜靠在雕龙刻凤的卧榻之上。

    不远处的萧若水,端着一杯茶,喝了一口后,将茶杯轻轻放下,然后对着萧衍说道:“父皇,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糟,不用这么烦恼。”

    萧衍听到自己这个惊艳无双的大女儿的话语后,长长出了一口气,然后用疲惫的声音说道:“若水啊,朕知道采颜这小丫头的心思,也知道这件事可能就是个笑话。但是万一成功了,采颜就得背上千古罪名,好不容易打下的太平之年,就因为她的任性而被毁灭,到时候史书上会怎么写?”

    萧若水微微一笑,说道:“父皇,我已经联系上了渡远僧的师尊江流儿圣僧,相信他会怜悯天下百姓疾苦,出面化解这件事。只是父亲可能要为采颜受点委屈了,被人误认为是个薄情寡义的君王了。”

    萧衍摆了摆手,眼皮跳了跳,脸上担忧的表情没有任何改变,暗藏的失望瞬间闪灭,然后一如既往忧心忡忡地说道:“无妨,朕为自己的女儿背负点骂名算什么,最主要的是,采颜平安,天下百姓无恙就好。”

    萧衍停顿了片刻之后,用疑惑并且暗含希望的语气说道:“若水啊,江流儿圣僧真有那么厉害,能轻易化解这个天下人都希望成功的明局?还有,这江流儿到底是何方圣僧,竟有如此大的能力,先不说度化渡远僧这事,就连你也得求助于他。”

    在萧衍眼中,自己这个大女儿真如天神下凡,从小就精通推演之术,如娘胎里带出来的一样。

    稍长之后,锋芒毕露,通五经,明四书,更是对前人兵法一眼即破。

    后来,萧衍将她送往终南山拜师学艺,三年而归,就可以横扫江湖无敌手。

    虽然出手不多,但无一败绩,并且对手都是当世成名已久数一数二的绝顶高手。

    后来更是为萧衍筹谋划策,以平南朝天下,争的一世帝王。当年以婚约为名,联盟神兵门就是萧若水自己提出来的,言称十年之后,会有有缘人出现,此约必毁。

    二十八年来,萧若水的种种举动与行事,都让萧衍深深确信,自己这个大女儿定然是天上的神仙转世,来凡间历练罢了,所以这么多年,萧衍并没有过多干涉萧若水的决定与所作所为。

    萧若水听到萧衍问题后,稍稍想了想之后回答道:“父皇,江流儿圣僧是一个很有趣的和尚,女儿在终南山与他有过短暂的交往,甚是敬佩。此次女儿相求于他,并非单纯为了采颜这件事,而是为了那位先生。”

    萧衍听到这里,眼睛猛地睁开,身体也坐直了,情绪激动地问道:“那位先生?你是说鬼谷传人,可通撑船人的那位先生?!”

    萧衍当然知道那位先生的存在,也知道自己大女儿说的就是那位先生,只是不确定,仍然情绪激动地问了一遍。

    像那种一人可动国本的传说存在,是无数帝王朝思暮想的高人,只是高人大多不屑于庙堂之上。

    早年,萧衍与自己的一群书生好友畅游南朝大好河山时,就听说过那位先生的传说。

    那位先生传承于春秋时期的鬼谷一脉,且每世只传一人,出世极少,但是世人都知道有那位先生的存在。

    先生不知其名,不闻其字,自古以来都被后人尊称一声先生,因此当世豪杰口中提到那位先生四个字,都默指的是当代鬼谷传人。

    据传,当年张良所拜黄石公,便是得了那位先生授意,出山指点张良,以平息乱世。

    后二百年,王莽篡国,汉光武帝刘秀也是得了那位先生一些指点,才能够得到帝位,匡扶汉室天下。

    东汉末年,那位先生的好友水境先生一心避世,便将那位先生的传说抛了出来,让各大诸侯去寻找那传说中的先生,各大诸侯苦寻无果后,才退而求其次,请水镜先生的弟子卧龙凤雏出山,才能成就三分天下,获得短暂太平。

    现在萧衍听到自己大女儿有请到那位先生的可能,怎么能不激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