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公关神医 > 正文
第八章 冤家路窄
作者:天梦泪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琴岛市某一个公园的角落里面,刘信亮全副武装的摆了一个摊子。

  “哎,这位朋友,吃几块臭豆腐么?”刘信亮看着前面的一队情侣朝这个僻静的角落走了过来,今天还没有开张的刘信亮此时热情如火的立马招呼着。

  那个男的看了看刘信亮的摊子,正准备说话,没有想到。旁边的那个女孩子一副娇滴滴的样子,柔软的小手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对着那男的说道:“老公,这个人炸的东西好臭啊,这怎么能吃啊,喂狗都不要嘛,走了啦,老公~~~”

  一声老公只叫得刘信亮整个头皮都发麻。连续十几天都是这样,刘信亮的生意根本就没有开张,原本送了几块给几个小朋友吃,最后还被小朋友的家长走过来大骂了一顿,刘信亮整个人现在已经不能用郁闷来形容了。

  “你看什么?我脸上有花?”刘信亮看着自己前面这个男人一直这么盯着自己看了大约半个多小时了。终于忍不住对着面前的男人问道。

  “对了,小兄弟,你脸上就是有花。”这男人一副阴阳怪气的语气,那粗大的手还捏着一个兰花指,对着刘信亮说着。

  “小弟,我观察你都一天了,你看你这生意这么屁,想不想赚钱,赚大钱?”男人继续的诱惑着此时正在崩溃边缘的刘信亮。

  刘信亮注视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没有说话,他在考虑这个事情的真伪性。那个男人已经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张名片,递了过来的道:“小弟,这是我片子。你拿好了。想清楚了打我电话我先走了。”

  说完,这男人已经朝外面走了几步,突然又转过身来,径直的走到刘信亮的面前,指着刘信亮道:“脱下来,脱下来啊。”

  “喂,喂你别乱来啊,我可是空手道八段,跆拳道九段,什么自由摔交特级高手,你别过来啊。我不是玻璃。”刘信亮此时已经被这个男人的举动吓住了。说话也不利索起来。

  这男人一跺脚,对着刘信亮大吼的道:“我叫你把口罩帽子脱下来,你以为你什么啊。”

  “啧,啧啧!”男人看着刘信亮的五官,啧啧的感叹了起来,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这才又继续的往外面走去。

  刘信亮这才拿起名片仔细的看了起来——天地娱乐会所经理阿兵。电话138。刘信亮随手把名片往自己的工作服口袋里面一塞,又继续的睡了起来,煤火都已经被刘信亮关了,实在是太热了,待在煤火边上实在是不舒服,刘信亮找了一个树阴比较多的地方,把三轮车固定起来,倒在地上睡了起来。

  查娜自从那次被刘信亮戏弄之后,已经休息了十几天了,这次实在是没有办法,报社的领导一再的催促之下,查娜只得恢复上班,但是还是精明的选了一个比较轻松的工作——跟随城管人员上街清理乱摆乱放,清理违规摊点。

  “陈队长,这次还请你们多多关照啊。”查娜十分有礼貌的伸出小手。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了,查记者可是我们省城的大报记者,这一次我们就一回生,二回熟了,以后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查记者还请笔下留情啊。以后有什么事情查记者尽管跟我开口,能帮的地方一定帮。”陈队长握着查娜的小手简直就不想松开了,直到旁边的副队过来提醒,这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同时又对着查娜说道:“查记者,走我们一起。坐我的车去。”

  “查记者,你看这些家伙跑得实在是太快了,真是令人防不胜防啊。”陈队长一脸的歉意,目光一直停留在被刘信亮说成是下垂的地方。

  查娜此刻已经感觉到了陈队长的窥视,一股厌恶感觉从心底涌出,查娜就觉得陈队长和刘信亮是一路货色。想到这里,查娜的目光开始四处的游移了起来。突然,前面拐角的角落里面一阵飘香的臭豆腐吸引了查娜的鼻子。

  查娜立刻对着陈队长报告的转移视线的道:“陈队长,前面好像还有个摊贩没有溜掉,我们过去看一看吧。”

  陈队长正欣赏着绮丽的风光,突然听说前面还有摊贩,立刻火冒山丈,这不是不给他陈某人面子,这不是太岁头上动土么?立刻大手一挥,对着后面的跟班说道:“走,去前面看看,把那个不长眼的家伙的摊子给我拖到车上去。”

  刘信亮还在睡梦之中迷迷糊糊只觉得自己的旁边有人在踹自己,立刻一个鲤鱼打挺的翻身起来,注视着前面的一大群人,说道:“怎么的?怎么的?抢劫啊?”

  查娜原本还在后面慢走慢走的,突然听到前面一个熟悉的声音,立刻加大马力飞奔过来,看着刘信亮的样子,立刻冲了进来,一开始就是拍了几张照片,然后才说道:“好啊,原来这个摊位是你的。想不到你这种人竟然是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随时都想着挖社会主义墙角。这次,说不得,我又要给你暴光了。”

  刘信亮自从这次事件之后最听不得的就是暴光这两个字,现在听得查娜这么一说,立刻怒了起来,总算是搞清楚了此时的状况。对着旁边的城管潇洒的道:“收摊是么?收吧,收吧。不过先让我们两口子先说说话。唉,我们家查娜实在是不想让人知道有这么一个老公啊。她觉得这掉了她的面子,实在是不好意思。”

  陈队长看着查娜的眼神,让查娜总觉得怪怪的。看着刘信亮的样子,查娜再一次的冲了出去。

  “得,兄弟,我看你还是走了算了。你这辈子遇到那个记者算是在琴岛市待不下去了,你们缘分太足了啊,兄弟。”江浩一边吃着刘信亮炒的口味虾,一边对着刘信亮说着。

  “操,我就还真的不走了,这次我倒要看看她到底还能干什么?这什么人嘛。”刘信亮的倔强脾气也跟了上来,端着一盘虎皮青椒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顺便还端着一大盆子炸好的臭豆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