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公关神医 > 正文
第六章 色魔的烦恼
作者:天梦泪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刘信亮潇洒的走出了医院的大门,最后还没忘记对着正站在医院办公楼阳台上的胡梦招手道别。从沙滩裤的口袋里面掏出了自己的古董。拨起了江浩的电话道:“耗子,把你那狗窝收拾一下,兄弟我今天就杀过来了。喂!记得把你那些黄色小说和什么充气娃娃全部都给我销毁了。否则我烧了可不要怪我。”

  “我说兄弟,你真的就这么被一个女人毁了?没问她要青春损失费,精神损失费?”两件啤酒,五包花生米,两个烧鸡,这就是在江浩的狗窝里面两个男人的对话。

  刘信亮还没有等江浩把说完,一脚就踹了过去。同时恶狠狠的说道:“我说耗子,你他妈的说些好话行不行,这知道真相的还好一点,这要是遇到一个不知道的,那还不以为我被哪个富婆迫害了。搞得我跟一个闺女大黄花似的。我这个人的性格你还不知道么?要我去求那个死娘们,休想!”

  “好了,睡觉吧!明天我要开始新的生活……我要找工作……”

  “经理您好,我是琴岛大学医学硕士毕业。学的是西医内科。”刘信亮此时正在一家保健品公司应聘着一个讲课医生的职务。

  给刘信亮应聘的是一个年轻的经理,看样子最多也就是从学校里面出来才一年左右的时间,而且看样子也就是个中专生,最多也就是大专生的水平,一身白色衬衣,在上衣口袋画着一个大大的‘鸵鸟’,很明显一件假啄木鸟衬衣。一条红色的领带配合着衬衣显得格外的刺眼。同时头上那一丝不苟的样子,看起来应该是打了半瓶摩丝。

  就在刘信亮胡思乱想的同时,经理终于开口了:“李先生,你是硕士研究生毕业你有医师执照没有?文凭的复印件,身份证复印件都带了没有?”

  “呃,这个,经理,我的医师执照在昨天已经被吊销了。”刘信亮看来还没有完全的适应以前的生活,现在都还是比较的诚实。

  “什么?这怎么可能?你犯了什么事情?非法鉴定男女?”经理的声音突然的提高了许多,看来是听陈安然的激励课程听多了,刘信亮总觉得这经理的声音之中都是充满了激情的。

  还没有等刘信亮做出回答,经理突然‘噢’的一声,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好象就是突然经过了彻底的发泄那样——一副非常爽的表情。看着刘信亮笑着的道:“原来这位弟兄就是省报上面刊登的这位吊销医师执照的刘信亮李兄弟啊。兄弟佩服!真是十分的景仰啊,兄弟,你可是我的偶像!”

  刘信亮已经发觉了经理有一种想继续演讲下去的冲动,连忙咳嗽了几声,竭力阻止经理的这种想法,试探的道:“呃,这个经理,你真的比较崇拜我?”

  经理看着刘信亮的样子,猛地点着头,深表同意的道:“当然,当然,兄弟。你这老小通吃的手段可不简单啊,难道说这女人就真的是一关灯都是一样?”

  “经理,那我这招聘的事情?”刘信亮已经敏锐的感觉到了这经理即将下去的苗头,继续试探和不死心的问着。

  这一下,经理算是彻底的恢复了正常,微笑的道:“这个兄弟啊,不是我不帮你,主要是你这名声在外,我们不敢请你啊,我看不如你还是……”

  刘信亮已经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对着经理比出了一个国际手势,中指高高的竖了起来,把门一踹的道:“靠,你也不是什么好鸟。”

  接下来的半个月,刘信亮基本上是在碰壁之中度过,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句话对于刘信亮来说总算是彻底的领悟到了精髓。何况,刘信亮这些话还只是谣传,可惜的是,在中国,也就是谣言传得最快,传得最为猛烈,到后面刘信亮去某些公司应聘的时候,基本上只要一说名字,那个公司就已经马上叫保安了,同时还搀杂着某些恐龙级女人的尖叫声和指指点点,好似他们都认为刘信亮是一个聋子一样,在那里以他们认为比较小的声音谈论着:“那就是琴岛市的超级色魔啊。我的天啊。千万不要盯上我啊,我还没有谈过恋爱呢。”

  孙悟空的火眼睛睛是在太上老君的八卦炉里面烧出来的,而刘信亮在以后这副好似带了三层猪尿泡的厚脸皮也就是在这些恐龙谣言之中练究出来的,在最开始的时候,刘信亮听到这些还略微的带着羞涩和愤怒,可是越到后面,刘信亮听到这些越传越神话一般的谣言,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感觉。同时还对着某些恐龙微笑的说道:“大婶,你放心好了,我这个人一般不会跑去侏罗纪。你可以安心的睡觉,不要担心。”

  皇后酒吧,此刻清闲的刘信亮就像是每天必须要拉屎一样,同样也每天必到皇后酒吧小坐一阵,今天江浩的导师据说是不知道死了什么人,作为他们家中比较有脸面的人物,导师在他那老婆的调解之下屈服了。乐得让江浩又得到了一天休息。

  “超人,你不会是真的就这么放弃了吧。这可不是你的性格。没有人要你嘛,你不知道自己做么?这狗日的怕什么?再不成就干脆卖你们湖南的臭豆腐得了。”江浩想以这种调侃的方式来解决刘信亮心中的郁闷。

  可惜,江浩等了半天都没有听到刘信亮的回答,这才发现刘信亮的眼神已经盯向了对面的一对男女,那眼睛里面喷射出来的火力,江浩大致的估算了一下,起码也足够比拟几个氢弹了。

  此时,刘信亮反而转过身来对着旁边的江浩说道:“耗子,你这个月工资发了吧。还剩多少?”

  “前兆!阴谋的前兆。”江浩上刘信亮这种当都不知道上过多少次了,但是这次还是不吸取教训,老实的回答道:“发了,三千大洋,一分没动,现在吃的是几个月前的老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