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公关神医 > 正文
第五章 可恶的女人(五更完毕)
作者:天梦泪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想到这里,刘信亮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化了起来,少了原来的一丝斯文气息,反而在身上多出来一股玩世不恭的态度,目光斜视着院长那肥胖的身躯道:“院长,我的几件衣服和一些私人物品我总要拿回去吧。我在这医院里面也多少有几个朋友,我总得打个招呼吧。怎么说,也一起工作了这么久,我请他们吃顿饭,他们送我一点礼物这都是人之常情。你不可能连这点要求都不答应吧。”

  “你什么东西,你这样的人也能够交到朋友么?”还没有等院长开口说话,后面,对刘信亮一直是偏见颇多的查娜,查大记者立刻暴跳如雷的站了出来,脸上完全是一副藐视的眼神。

  可惜,现在的刘信亮已经不是昨天的刘信亮,任查娜想破那小脑袋也不会想到一个人在一夜之间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刘信亮注视着查娜的眼神充满揶揄和嘲笑。就这么一直不说话的直盯着查娜。

  “难道我的衣服上有脏东西?还是我脸上的妆划了?”查娜不由自主的想着。

  刘信亮终于开口了,昨天就想解释的话一直都憋在心里没有说出来,而此刻,刘信亮完全是一副无所谓的心态,看着查娜瞪着自己的眼神,回敬似的又瞪了过去,张嘴的道:“呃,这个查(zha)记者,你看昨天的那个事情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今天还是要解释一下,虽然这件事情让你对我产生了很多误会,直接导致我被清除出了卫生系统。不过这个嘛,你知道我这个人一般都不记仇的,对于失去工作这件事情嘛,这个人,总不能被一泡尿憋死吧。所以我不恨你,真的不恨你。”

  刘信亮说话之间还不忘记偷偷的查探查娜的表情,见查娜并没有什么不良反应才继续的说道:“这个查记者,我昨天只是在想,你的胸脯应该做个隆胸手术,你的屁股似乎也应该往上面提一下,这个,说实话,从目前来看,真的不是很美观。这会影响我们琴岛市的市容市貌,影响我们琴岛市人民的形象。”

  “你。。。你。。。你。。。”此时,查娜已经被刘信亮的话语气得说不出话来,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哪一个人敢于这样跟自己说话,而且还是这样下流的话。查娜指着面前满脸微笑的刘信亮,连续的说了三四个你字,都没有把一句完整的话说出口。

  刘信亮早已经走进门诊大楼内拿自己的东西去了。事实上刘信亮并没有多少东西可以收拾,既然琴岛市已经自作主张的吊销了自己的医师执照,既然自己已经被清除出了医师的行列,此时,自己的那些大堆的医疗书籍自然是没有什么意义了,在刘信亮的心里,他们已经彻底的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可以光荣下岗了。

  几件随行的衣服,一个小小的旅行包这就是刘信亮在医院内的全部家当。那些书,刘信亮已经交给打扫卫生的大妈处理了,刘信亮甚至还郑重其事的当着众位医生的面给打扫卫生的大妈搞了一个授权仪式。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这或许是刘信亮如今最真实的写照。自从大学开始,刘信亮就一直都驻扎在了琴岛市,一直到如今在琴岛市工作,或许,在刘信亮的心里早已经把琴岛市当成了自己的第二故乡,所以,即使到了这个时候,刘信亮也不愿意离开琴岛市,因为刘信亮已经熟悉了这里的一切,同样,刘信亮或许在骨子里面就是一个懒人,既然熟悉这里,那为什么还要到其他地方去呢,既然自己的执照都被吊销,那去那里不都是一样。

  “刘信亮,你给我站住!”后面一声娇喝让医院门口进出忙碌的医生、护士和患者们的头都转到了刘信亮这边。

  想都不用想,就算是用小头想,刘信亮都已经知道了这个人是谁,除了那个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的查娜,查大记者这么跟刘信亮过不去之外,刘信亮自认,自己这个人的为人还算是不错的,他也想不出自己得罪了其他的什么人。

  回过头来,刘信亮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语气之中满是不耐烦的神色,对着走过来的查娜说道:“我说,查记者,查大美女,你不去做手术非要跟我较劲干什么?你一个大记者,而我只是一个社会闲杂人员,我们身份不符合啊。”

  ‘手术,这个刘信亮竟然到现在都还是一副欠扁的像。’原本对于刘信亮的失业还有些内疚的查娜此时心中的那股恨,再一次的被刘信亮在不经意之间挑了起来,查娜瞪着刘信亮微笑的道:“怎么?李大医生承认自己是社会流氓了么?”

  说着,查娜的脑袋难得亲密的靠近了刘信亮的脑袋,一股清香从查娜的身上通过简单扩散传入了刘信亮的鼻子里面,同时,查娜悦耳的声音响了起来,尽管查娜的语气并不中听:“刘信亮,我告诉你,除非你不在琴岛市,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刘信亮这个人生平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威胁他,这比藐视他,比打他一顿都要来得猛烈,刘信亮难得一副严肃的表情注视着查娜,沉声的道:“查记者,我还就真的决定继续在琴岛市待下去了。唉。都待了快十年了,习惯了。我还真不想走了。有本事,你就天天跟着我走好了。我早就跟你说了,人是不会被尿憋死的。就算憋住了,不还是有导尿管么,大不了,我自己接个保留的。拜拜了。”

  说着,刘信亮径直的往医院外面走去,突然,刘信亮又停顿下自己的脚步,回头注视着查娜恨恨的样子,调侃的道:“要不,您也跟着一起走?”

  看着查娜一副气愤的表情,刘信亮只觉得自己的心中一阵痛快,这个可恶的女人,就为了自己那可笑的新闻,竟然就毁了一个社会的大好青年,让社会多了一个包袱,一个闲杂人员,一个无业游民。这不是给国家添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