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公关神医 > 正文
第四章 好人不长命(五更之四)
作者:天梦泪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时,心情郁闷的刘信亮拿起了自己的诺基亚3210手机,这种手机在这个年代应该说是一个老古董了,但是,同样的,按照刘信亮的话来说就是:“现在很多老板都开始用二十年前的那种老大哥大,我这还只是3210,我还没跟上时代。”

  “耗子么?你小子被被硫酸淹死啊,有时间没有,出来一下,我们在皇后酒吧见面。”刘信亮简短而明朗的话语一向都是这样。根本就不管江浩是否有空,是否回话。刘信亮就挂断了电话。

  事实上刘信亮并不是一个五好学生,在刘信亮冲动的年代,可以说,刘信亮也是一个比较有‘个性’的人,打架、喝酒、闹事、这些事情没少做过,但是自从刘信亮上大学读了研究生之后,一切与好男人形象标准的事情,刘信亮都彻底的抛弃了。反而变得心地善良起来。

  皇后酒吧,刘信亮经常去坐一坐的地方,并不是因为皇后酒吧在琴岛市有多么的出名,而是刘信亮觉得这里的气氛实在是比较对自己的胃口。

  刘信亮看了看自己英拉格手表,十分钟不到,那小子就已经出现在了酒吧门口。一头绿色的头发,一条五颜六色的沙滩裤,一件印着雷锋图象旁边还写着一行红字——‘向雷锋同志学习’的体恤走了进来。这种人,十足的街头混混,但是他确实是一个研究生物化学的硕士研究生。

  “小子,怎么的?心情不好又想捐款了?说吧,这个月又拿了多少提成,要是你觉得拿了良心受到谴责,哥们我不反对帮助你用一点。”江浩人还没有坐下,话已经说了起来。

  “滚,你看不看报纸?”刘信亮担心的看着江浩,等待着他的回答。

  “怎么,你小子是不是有病,竟然问我这么没有营养的话题,难道你大哥我这些年的习惯你都忘记了么?”江浩看起来是满脸的不爽。

  刘信亮没有理会江浩的话语,笑了起来,是的,确实是笑了起来,幸好这家伙还保持着以前的老习惯,否则,那不是在他面前丢了面子。想到这里,刘信亮低沉着声音的道:“最近医院要处置我了。我拒绝回扣的事情医院已经知道了,看来,我这次是凶多吉少了。”

  江浩听着刘信亮这么一说,根本就没有想要安慰他的意思,注视着刘信亮的眼神,江浩在分辨着这句话里面的真实程度,但是观察了一阵之后,发现这程度实在是达到了百分之八十以上,这才说了起来道:“靠!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你小子活该,你早就应该拿出当年的手段,多敲诈,多勒索,多赚钱,钱到手了你再转给我去捐款这多好啊。现在,你是活该啊。”

  两个男人就这样你损我,我损你的喝到了天亮,刘信亮还没有到下午就接到了医院的电话,这次是暗恋着刘信亮的胡梦打过来的。

  “超凡,你的处理结果出来了。院长经过院委会的一直商讨觉得你已经不适合担任医生的职务,同时也上报了卫生局的领导,领导已经下了批示:‘将你这种给卫生系统抹黑的败类一定要彻底的清除去卫生系统,绝不手软。’超凡,要不我帮你再求求情?”胡梦还是十分眷恋的对着刘信亮说着。

  但是,刘信亮还在迷糊之中也只听清楚了几个字,就匆忙的挂断了电话,只到深夜醒来的时候,刘信亮想起白天的事情,发了一声惨叫,同时,整个人都坐在了地上,刘信亮这才呢喃的道:“我被开除了?我给卫生系统抹黑?我没工作了?”

  刘信亮并不是一个懦弱的人,相反,在有的时候,刘信亮表现得都非常的果断,翌日,已经清楚了整个事情真相和结果之后的刘信亮反而变得洒脱起来,没有了原本的患得患失。虽然开除了,但是,刘信亮觉得自己还是要去一趟琴岛市医院,至少自己还有那么几套换洗的衣服和内裤放在那里。浪费,可不是刘信亮拥有的习惯。

  刘信亮的再一次到来让院长如临大敌,在院长看来,被开除出去的人是不能再回来的,因为,院长认为,要是这个被开除的人回来招摇撞骗,败坏医院的名誉,故意闹出一个什么医疗事故。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院长放弃了和查记者继续聊天的想法,马上冲了出来,根据目击者宣称,当时院长的速度至少也在五十迈之间。

  “刘信亮,你已经被本院开除了,你还回这里干什么?”院长怒气冲冲的在门诊部大楼的门口堵住了刘信亮,同时对着旁边的保安们大声的呵斥道:“保安,保安呢?你们怎么上班的?怎么不把这个社会闲杂人员赶出去?我请你们来不是吃干饭的,再不行动,小心我去保安公司投诉你们,我跟你们经理可是哥们。”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保安本来和刘信亮很熟悉,碍于面子。没有做得特别过分,而且本来他们就觉得刘信亮实在是冤枉。但是在衣饭碗即将崩溃的那一刻,保安还是面对了现实,走了上来,对着刘信亮和声的道:“李医生,你看还是别让我们为难了,我们也知道你冤枉,但是这个社会不就是这样,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刘信亮看着站在后面得意洋洋的院长,后面一个让刘信亮永久性记住的身影也冒了出来,原本还准备就这么走了的刘信亮突然推开保安,对着院长说道:“院长,就是赶我也要慢点。”

  院长盯着刘信亮的眼神看了半天,看来院长在这个时候也不想做得太绝,他也怕,他怕刘信亮从此就盯上自己了,他怕刘信亮报复自己,虽然这样,院长还是没有好气的说道:“什么事情,在这里说好了。”

  刘信亮笑了,是的,确实是笑了,而且笑得很灿烂,因为刘信亮又找了过去当混混的那种感觉,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现在我刘信亮就是一个赤脚大仙,难道还怕你这个穿皮鞋的干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