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公关神医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和尚?
作者:天梦泪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但是刘信亮的精神力场却还是操控在自己的手中,刘信亮的精神力场像一跟锁链一样的锁住了红衣女子的脖子,越锁越紧,同时,刘信亮对着红衣女子沉声的学着电视里面道士一样的说道:“人有人规,鬼有鬼律。你还是回到地府去吧,否则别怪我让你永不超生。”说话间,刘信亮已经加重了精神力场的力度。

  就在红衣女子即将崩溃的刹那,后面一声佛号响起:“阿弥陀佛!施主手下留情!”

  一个老和尚从八楼楼梯的拐角处走了上来,手中的檀木佛珠,一身红色夹金袈裟让人觉得佛像顿生,庄严无比。

  刘信亮根本就没有放松的意思,但是还是回过头来注视着和尚说道:“大师,难道就这么放过她么?”

  “施主,既然你已经阻止了她,那么你有何必在自己的生死薄上面添上这么一笔呢?虽然她已经不属于尘世,但是终究是一个生命,死灵的生命。你又何必让她永不超生呢?”和尚对着刘信亮劝解的说着。

  “和尚,我的事情不要你管,你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而已,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我的事情。我超不超生不要你管。滚开。你别在这里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红衣女子怒目注视着和尚,看来她们两人认识也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和尚并没有生气的看着红衣女鬼,宣读了一声佛号的道:“女施主,你何必这么执着呢,贫僧一路跟随施主走到这里,难道施主真的以为是对贫僧手下留情了么?难道施主不知道你所面对的人其实是你所动不了的么?你在生的时候是,现在你死了,同样也不是你能够对付得了的。施主,你放手吧。”

  “和尚,我的事情不要你管,我的仇恨不可能就这样化解,除非这个人答应帮我解决,否则我就算是永不超生我也要斗争到底。”红衣女鬼还是十分的倔强,此时正指着刘信亮说着。

  和尚转过身来看着刘信亮道:“施主,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能够让这位女施主放下心中的恶念,就算答应又有何妨,贫僧相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最终也是逃不掉的。施主,你就答应了她吧。”

  “和尚,我可没有答应什么。你自己说的啊。你要超度就赶快,否则我就动手了。”刘信亮对着和尚不耐烦的说着。

  和尚再一次的看着红衣女子道:“施主,我替这位施主答应你了,我保证他绝对会给你洗清冤屈。”

  同时,和尚已经盘腿坐了下来,佛珠转动,一篇地藏王菩萨超度心经从和尚的嘴巴里面念了出来,刘信亮控制着精神体在佛经的朗诵之中逐渐的开始消散,刘信亮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眼前的精神体逐渐在自己的手中失去了控制,最后消散在整个空气之中。

  “施主,你就真的这样走了么?”和尚在念完最后一句佛经之后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对着正准备回房的刘信亮说着。

  刘信亮经过一个晚上的事情,看着和尚的样子整个人都厌烦了,刘信亮最讨厌别人代替自己做出决定,而恰巧,和尚在刚才就代替了刘信亮做了一个决定,对于这个刚刚才认识的人,刘信亮已经没有了任何兴趣继续交谈下去,在用精神力感觉了一下周围的精神力场之后,刘信亮也失去了去外面散步的兴趣,立刻往自己的病房走了过去。

  “我说和尚,你不要这么做好不好,好歹你也算是一个出家之人,你怎么能够这样做。你现在完全就是一个无赖。”刘信亮坐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对着正盘腿坐在地上的和尚发着牢骚。

  和尚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双目有神的注视着刘信亮道:“施主,和尚并不是无赖,和尚只是希望你答应为女施主化解一段恩怨而已,这不过分吧,作为条件,和尚愿意帮助你进行异能的系统培训。”

  “你?你有这个能力没有啊?我可是亲耳听了那女鬼说过你连她都打不赢。”刘信亮明摆着一副不相信的样子注视着和尚说着。

  和尚看着刘信亮的样子,还是像一块木头一样的道:“这么说施主是答应了?”

  刘信亮听着和尚这么一说,立刻站了起来,指着和尚摆手的说道:“没有,绝对没有。我自始自终从来都没有答应过你什么。你不要自做多情。”

  “那就算了,我的能力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除非你答应我这个要求,那么我就可以让你见识一下我的能力。”和尚看起来十分的固执。

  当第二天早上刘信亮醒来的时候,和尚已经消失在房间里面,陈萍照样是在早晨送了一顿营养的早餐过来之后就回公司去了。

  站在整个高干病房的走廊上,刘信亮对着昨天在自己房间的小护士挥了挥手,同时回头注视着前面808房间外面站着的两个保镖。小声的问道:“小姐,前面808房间住的是什么人啊?”

  护士小姐看了看刘信亮的样子,如果说不是认识刘信亮,知道刘信亮原来是这个医院的医生,同时这一次又是整个琴岛市有名的企业家亲自送他过来住高干病房,同时每天还亲自的端早餐过来,护士忧郁了一下,最终还是低声的对着刘信亮说道:“刘医生,这件事情你知道就可以了,千万不要传出去,808住的是从上海转过来的一位大人物,除了808的主管护士周姐之外,其他的人都不知道那里面住着的是什么人。”说完,护士已经赶紧的走开做自己的事情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