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公关神医 > 正文
第十六章 女人不能惹
作者:天梦泪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时,跟随着查娜一起过来的同伴们也都走了过来,查娜更是在旁边煽风点火的继续说着:“萍姐,我开始就跟你说了,这个男人其实就是一个人类的败类,社会的渣滓。现在你总算是看清楚了。不要我多说了吧。”

  “兄弟,难道你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不能够得罪的么?”此时,就在刘信亮感到孤立的时候,同行一起的一个男子走了上来,拍着刘信亮的肩膀表示同情的说着。

  刘信亮对于这个伙计立刻就有了好感,这就像是在抗战时期遇到了亲密战友,在打架的时候发现原来自己还有一班兄弟拿着刀在后面看着一样,刘信亮跟这个男人来了一个紧紧的拥抱,同时也点头表示非常同意的道:“兄弟,你这句话实在是太有感觉了,哎,怎么我不早遇见你啊,现在不晚,还是不晚,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这一次,刘信亮等人。所要探险的雪山并不是当初红军过草地时所翻越的雪山,雪山,这种在其他地方或许是十分希奇的自然景观,在西藏可以说到处都是,只要是你在西藏看到的山峰,在碧蓝如洗的天空之下,在天气爽朗的晴空之中,你完全可以看到整个远处的山脉上,到处都是一片白雪皑皑的景象。

  按照,整个探险小队的队长,国内一个小有名气的探险家阿南所说的原话,这一次,我们的目的地是整个西藏最为神秘的山脉——念青唐古拉山山脉。在这座山脉之中最为神秘的又熟刚仁布钦山,这个在西藏佛教、印度教等宗教书籍之中所称呼和冠有的神山,在宗教人士的眼里,已经被冠上了宇宙的中心。这种神话般的称呼。

  从位于拉萨最外围的基地出发,刘信亮一路之上没有少受到查娜的冷嘲热讽以及陈萍的白眼,如果不是这一路之上,晚上的陈萍还是一如既往的安慰着刘信亮,恐怕,刘信亮此时早已经转身离去了。

  念青唐古拉山山脉位于西藏的昌都附近,在整个西藏的中部地区。刘信亮此时坐在悍马车的后面,虽然悍马车的优越避震系统让刘信亮目前来说还算是舒服,但是这一天的颠簸下来,刘信亮的屁股多少还是有些问题。此时,刘信亮就一脸不爽的对着前面正在开车的查娜发着牢骚:“喂,我说女人,你怎么这点常识都没有,我说你去唐古拉山怎么非得要在拉萨下车,你在唐古拉山山口下车不是爽很多。你这是何必嘛。简直不可理喻。我现在怀疑你是不是有严重的心理疾病,否则你不可能这么变态。”刘信亮的医生本性再一次的露了出来,尤其是在连续一个星期陈萍的教授之下,刘信亮的催眠能力得到提高之后,刘信亮对于人类心理的研究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闭嘴,你不说话没有人把你当哑巴。从现在开始,你最好给我安静下来,否则我把你从车上丢下去。听见没有。告诉你,虽然我晚上跟你在一起,但是我可以明确的说,我还没有考虑好我们之间的事情。你最好老实一点,否则这结婚证还是需要我去领取的。”陈萍一脸的冷色看着刘信亮。

  刘信亮注视着陈萍的眼睛,就这么直直的盯了半天都没有说话,终于,刘信亮就这么注视着陈萍在陈萍的目光快要回避的时候,突然的说道:“哈哈,你在吃醋。你吃我跟这个女人的醋。”

  “胡说,我没有。”陈萍一脸的气急败坏的样子反驳着刘信亮的说法。

  “哎呀,老婆,你这又何必呢,你说你谁的醋不好吃,非要吃这个女人的,你看看你看看。”此时的刘信亮就像是在菜市场里面买菜的大婶,指着查娜继续的说道:“这个女人,要胸没胸,还有些下垂,要屁股没屁股,还要去做个手术才可以。五官也就只这个样子,性格又不好,又有暴力倾向。人都不怎么样,而且,我还怀疑她有精神病。你说这样的女人我能够要么?我敢要么?我会要么?”刘信亮的话语简直就把查娜批判得一无是处。

  “好了,我们身后就是刚仁布钦山——我们这次旅行探险的目的地。我不管你们之间的同伴有一些什么样的矛盾,我只希望我们能够在这里一起共同合作度过难关,我不是吓唬你们。虽然我们只是旅行探险,这与探险的本质是有区别的,但是我想说的是,这总归也还是属于探险的范畴。我不希望到时候我们走的时候丢下其中的任何一个。明白了没有?”作为此次业余探险旅游的队长,阿南对于这些生活在城市之中的精英很明显的露出了一副不信任的神色,同时也警告着刘信亮和查娜。

  站在刚仁布钦山底下仰望着整个天际,六千多米的海拔并不是一个小的数字,同时山谷之中的春色怏然于山顶的白雪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刘信亮等人露营的基地已经属于无人区域,整个刚仁布钦山在此时已经沉浸在夜色之中,外面突然春光灿烂的山谷变得阴沉起来。周围四辆悍马车所组成的一个圆圈将整个营地包裹在里面,队长阿南也把自己唯一的一支微冲挂在了脖子上。

  几个男的从阿南的改装悍马上抽出了四块钢板将四台悍马车的底部全部都围了起来,形成一个封闭的环境,同时,刘信亮也得到了一个任务,在营地的周围洒上一些驱赶纹虫蛇类的药粉。

  同时,阿南用固定螺丝把几个钢架架设在四台悍马车上,形成一个类似于帐篷一样的空间,靠外面的车门都已经按下了童锁防止突然的开启。中间,在被清理出来的一块空地上已经摆放了一盏疝气灯,整个人员被分成两个部分。

  刘信亮和晚上的陈萍坐在一个角落里面互相拥抱着,神态亲密的讨论着催眠术的话题。自从陈萍在教授刘信亮催眠术之后,陈萍晚上的表现已经逐渐的趋向于正常,至少,在刘信亮看来,目前晚上的陈萍还算是一个正常的女人,除了有的时候在某种场合稍微的那么放荡了一点点,其他的,刘信亮认为已经没有任何的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