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公关神医 > 正文
第十四章 去西藏
作者:天梦泪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说老婆,你去个西藏就工作几天而已,有必要带这么多的东西么?”刘信亮现在是彻底的接受了自己得到这么一个便宜老婆的事实。

  虽然刘信亮没有相过亲,但是俗话说得好,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刘信亮至少现在是清楚的记得自己不知道哪个亲戚当初相亲的事情,农村里面相亲,无非就是三头牛,再加家具电器摩托车什么的。具体的情况是什么样,刘信亮已经记不得了,但是大致也是花了一万多块钱的。

  而城市里面,那就更不要说了,房子这是最起码的东西,但是在琴岛市,一套房子,算小一点的八十平米也在几十万上下。所以,刘信亮也正是因为这样,到现在都没有找对象,到现在都还是所谓的处男。

  按照刘信亮的话说,这是不想害别人女孩子。而现在,刘信亮却突然的多了这么一个不要自己一分钱,而且还免费提供一套大别墅住的便宜老婆,刘信亮经过了仔细的考虑之后,最终还是勉强的接受了这个事实,同时,自己的老古董——3210,也光荣下岗了。

  刘信亮从一大堆行刘之中探出身来,对着正站在火车站门口的陈萍埋怨的说着,那表情,那模样,就像是一个深闺怨妇一样。刘信亮从行刘堆之中爬了出来,指着自己面前的一袋行刘道:“你看,你去西藏还带什么野营帐篷,你不知道西藏的牦牛和野狼多么,再说了住帐篷没有氧气,很容易引发高原性肺水肿,这样很危险的。”

  刘信亮此时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陈萍越来越难看的表情,继续的说道:“你看,你带这么多的矿泉水干什么,西藏都有的买的。再说了,我说要你坐飞机去吧,你非要坐火车。难道那车上的坐式马桶就那么的吸引你。我跟你说了,坐式马桶不卫生,很容易感染各种接触性的疾病,甚至性病。”

  “刘信亮!”陈萍此时的表情只能够用狰狞来形容,陈萍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罗嗦的男人,别人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在陈萍的眼里,光刘信亮一个人就完全可以演好一场戏了。

  幸好所有的行刘到车站之后就通过了车站的托运,刘信亮从乘务员那里换到了自己的卧铺号码之后就和陈萍两人钻了进去。整个一个包厢都被陈萍包了下来。刘信亮一边打开一瓶饮料,一边道:“老婆,你去西藏干什么?”

  但是,刘信亮却没有发现自己眼前的陈萍已经发生了变化,原来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此时,在陈萍体内的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陈萍,而是刘信亮第一次认识的那个陈萍。陈姐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嘀咕的骂了一句:“死丫头,穿得这么保守干什么?”

  说着,陈姐已经抬起头来对着还不知情的刘信亮嗲着声音的道:“帅哥,我给你介绍的老婆不错吧。”

  刘信亮这时候才发现,原来人已经变化了。自己眼前的这个人又变成了昨天晚上的那个女人,刘信亮深吸了一口气,一副无赖样子的看着陈萍道:“你的催眠术是怎么学的?为什么会这么厉害?”

  陈姐看来虽然在白天不能够出现,但是还是知道白天所发生的事情,此时也没有当初刘信亮见到时的那么夸张,只是稍微的在动作和行为上这么放浪一点点,注视着刘信亮道:“怎么,你想学吗?”

  说完,陈萍的大腿已经往刘信亮这边伸了过来,放到了刘信亮的大腿根部,腹股沟内侧,同时,几个脚指头还在不断的晃动,柔软的触感给刘信亮的震动是巨大的。同时,陈萍的声音响了起来道:“怎么?你也想学催眠术么?你学过这个。”

  虽然陈萍的语气平静,但是脚上的动作却是一点也没有放松,同时好似是自言自语,又好似是对着刘信亮述说的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的催眠术为什么这么厉害。”

  说话间,陈萍的神色变得凄惨起来,注视着刘信亮的眼神也是苦笑的样子,陈萍今天晚上的情绪显得十分的低落,虽然在刘信亮身上的小动作不断,但是,刘信亮也明显的感觉到了陈萍与昨天晚上的不同。

  刘信亮学过心理学,学过催眠术,虽然说可能并不十分的精通,但是以刘信亮自己的话来说治疗一些简单的心理疾病确实也是足够了。但是自从刘信亮见识到了陈萍的高级催眠术之后,刘信亮才真切的发现,自己的这点催眠术在陈萍的眼中跟小学毕业生的水平差不多。

  陈萍突然的缩回了自己的脚,对着刘信亮认真的道:“信亮,事实上从我被分裂出来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发觉了我的精神力量十分的强大,同时,我好似能够影响到别人的思维,这样的事情事实上我也弄不明白。我和小丫头两个人其实生活得都很苦,我的性格你知道,十分的叛逆和前卫,而小丫头的性格我相信你也有所了解,但是在遇到你之后,我觉得你是小丫头这一生值得托付的对象,同时,我自己也厌倦了这样的生活,我不知道如何把自己消灭,但是你给了我一个希望,我想只有在精神能量和催眠术方面能够超过我的人才可以把我和小丫头合并到一起,我希望你帮我,同时,我也给你想要的东西,你得到了我和小丫头的身体和小丫头的心,同时你也可以学到我独一无二的催眠术。”

  刘信亮等到陈萍说完,却有一种失落,这是一种难以说清楚的情绪,在刘信亮的心里,很可能是希望陈萍变得健康一些的,但是,此时,刘信亮却是难以说出的感到有一丝不舍。

  几天的火车车程在白天刘信亮和陈萍的嬉闹之中和晚上的训练之中度过。至少通过了陈萍几天结合自己自身感觉的讲解,刘信亮对于催眠术又有了新的一层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