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公关神医 > 正文
第十二章 处男生涯结束了
作者:天梦泪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随着刘信亮的节奏,刘信亮已经可以清楚看到陈姐所表现出来的变化,整个人都变得迟钝起来,这是催眠的前奏。但是,就在刘信亮正准备继续的时候,突然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陈姐也已经清醒了过来。

  接完电话的陈姐根本就没有发觉刘信亮曾经对她做过什么,又靠了上来的道:“帅哥,有兴趣陪我一段时间么?跟我去一趟西藏。所有的开销我都报销。另外再给你每天一千五百块的酬劳。有兴趣没有?”

  对于这样优厚的条件,刘信亮确实是比较心动的,而且刘信亮在心里也在担心,今天是运气好,遇到了这么一个漂亮的顾客,但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想到以后可能要面对一些书中所描述的肥婆,刘信亮果断的同意道:“陈姐,没有问题,我们什么时候出发,我先回去准备一下就行。”说完,刘信亮就准备开溜。

  陈姐根本就没有去阻止刘信亮的行动,只是悠闲的一边倒着饮料,一边对着即将走出门外的刘信亮说道:“帅哥,这里是私人地方,一般没有我的带领你出去以后基本上就到公安局去了,而且,你好似还没有履行你今天晚上的职责吧。要是这样,我今天可就不出钱了。”

  想到酬劳,刘信亮立刻又软了下来,这可是他目前的致命点,现在,刘信亮几乎肠子都悔青了,当初自己怎么就这么傻。没有想到拿出一点自己存着,这下倒好,一开除之后就什么都没有了。反而欠一屁股的债。

  等刘信亮坐了下来之后,陈姐微笑的靠近刘信亮笑着的道:“帅哥,你的催眠术学得还不是很精通哦。”

  这一句话,立刻让刘信亮整个人都弹了起来,同时,刘信亮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直接就反问的道:“你怎么知道我对你用了催眠术。我所使用的手法一般人根本就看不出来,虽然我的技术还不是很好。”

  陈姐微笑着没有回答刘信亮的问题,只是坐在刘信亮的面前不断的摇晃着手中高脚杯中的红酒,血色的红酒跟着有节奏的两边晃动,同时刘信亮也觉得自己的脑袋是越来越沉,陈姐的声音也再一次的响起:“帅哥,这才是真正的催眠术。”

  “啊!”随着一声尖锐的、巨大的、刺耳的、吼叫声响起,同时又有一声尖叫声跟着呼应了起来,这就像是古代武侠小说之中的侠客一样,两个人相距甚远,以啸声而呼应。

  “你叫什么?你又没有吃亏。我还是处男啊。本世纪最后一个处男。”刘信亮看着旁边跟着自己一起尖叫的陈萍,不满的问着。

  刘信亮欲哭无泪,没有想到,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遇到了一个高手,一个催眠高手。今天早上刘信亮一醒来就发现了自己的异常,全身光溜溜的,完全不带任何一丝东西,每天早晨的习惯动作,今天也没有出现,这不是失身是什么?

  但是,紧接着的一句话让刘信亮更是郁闷,今天白天的陈萍看起来也就是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比刘信亮有可能还要小这么一点,此时的陈萍却是看了看被子里面自己的情况,一个枕头朝着刘信亮的脑袋飞奔过来,比飞毛腿导弹的速度慢不了多少,同时,陈萍的话语让刘信亮极度的郁闷:“你是什么人,你竟然在我的家里,我要告你。你强奸我。”

  “什么,妹妹,你说话要负责任,明明是你昨天把我带回来的,你这样的话都说得出口。遭雷劈的。”刘信亮反正是心情坏到了极点,连阿兵教给他的一切让顾客满意的话语都忘记得一干二净。大声的咆哮起来。

  “慢着,你先出去,等我穿好衣服,我们再来详细的说这个事情。”陈萍突然的伸出手,对着刘信亮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

  刘信亮看着陈萍如雪般的胳膊,同时胸前所裸露出来的点点春光,下面再一次起了忠实的反应,一声怪叫的冲了出去。

  穿好衣服的陈萍一身雪白的职业套装,到膝上十公分左右的职业短裙,将她的大腿不多不少的露在众人的面前,对着正坐在餐桌前发呆的刘信亮说道:“说吧,怎么负责吧,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什么学历?什么年龄?家住哪里?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刘信亮彻底的昏迷了,整个人都瘫坐在餐桌前面,这是什么人啊,还要他负责,难道自己的牺牲就不够么?刘信亮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但是他知道,杀人是犯法的,作为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来说,这是不允许的,所以,刘信亮随即决定以无赖制服无赖的手段,对着陈萍说道:“喂,妹妹,你怎么对我负责吧。你做什么工作的?什么学历?什么年龄?家住在哪里?哦,这条不要了,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陈萍简直要被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气昏了,虽然陈萍已经大致的知道了是自己身体里面另外一个人在作怪,但是以前也没有这么过分,现在,她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这实在是太过分了,要知道自己可还是第一次啊,想起自己的身体现在还有些疼痛,陈萍立刻走进房间里面,将换下来的床单丢到了刘信亮的面前道:“喂,你自己看吧,这是你昨天做的好事,怎么?你毁了一个未婚的,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女孩子,你还不想负责?”

  刘信亮的大脑在迅速的运转着,同时继续以瘫坐的姿势对着陈萍说道:“妹妹,拜托,这是我的血,我还是处男啊。难道你不知道处男也有血么?”

  “你的血?你觉得你会有这么多的血吗?”陈萍一脸气愤,这是什么样的男人,到现在都不想负责任,自己这么优秀的女孩子,他都不喜欢么?

  一个上午的时候就这样在两人的争吵之中走了过去,同时,刘信亮和陈萍也终于明白和了解了昨天所发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