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公关神医 > 正文
第二章 你的动机是什么
作者:天梦泪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刘信亮也或多或少的听过一些关于胡梦的传言,虽然对于胡梦的热情,刘信亮所采取的态度永远只有回避这一个蹩脚的招数,但是怎么说别人也是院长身边的亲信。自己也不好得罪。

  刘信亮站了起来,脸色之中有些许的诧异,试探着询问的道:“胡梦……”

  虽然胡梦一直要求刘信亮叫她的小名—囵囵,但是刘信亮永远也不是这种可以亲密的人,还是一如既望的叫着胡梦的大名。果然,胡梦已经是满脸的不快,撅着嘴巴的走了出去,边走还一边的说道:“刘信亮,你不要问我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院长叫你马上过去。”

  院长找我会有什么事情?我这段时间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应该不是这个事情。那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难道是院长要升迁?刘信亮在前往院长办公室的路上沉思着。整个院长办公室单独的设立在整个医院中的一幢三层高的小楼里面。这在刘信亮看来是非常的不合理的,尽管现在琴岛市的地皮非常的走俏。尽管医院里还有许多的年轻医生们在租房或者是供房。

  但是,按照院长的原话就是:我们琴岛市中心医院所代表的不仅仅是我们医院的形象,我们代表着整个琴岛市卫生系统,同样也代表着琴岛市的形象,我出国考察了很多优秀的医院,别人的绿地面积十分的广阔,别人的医生办公室、护士办公室、行政人员办公室都是这么设计和建造的,我们琴岛市作为国际化的大都市,必须要向国外看齐,必须要与国际接轨。这是必然的趋势。这幢楼非但不能拆,而且按照我的意思,还应该从医院的器械经费之中提取一部分出来,重新再建造一幢。至于器械嘛,现在不是很多厂家都是先使用后付帐么?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虽然最后楼房还是没有重建,但是却也是重新的装修了一下,从一楼进去,白色的大理石地板,楼梯的扶手是用红木镶嵌而成,精致的雕刻在刘信亮看来。这完全可以进入雕刻艺术馆进行展览了。整个楼房给刘信亮的感觉不是一个办公楼,这里更像是一个五星级的宾馆。

  整个欧洲古堡的装修风格贯穿其中,走廊上四处还悬挂着一些国内外名家的名画名字,虽然这其中,刘信亮知道的就有一副赝品,但是这并不影响整个大楼的华丽,至少蒙娜丽莎的赝品也不是都可以挂得起的。

  “砰,砰砰。”三长两短的声音,这是刘信亮一个做保健品生意的同学教给他的敲门技巧,使用的效果还不错,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说刘信亮失礼的。

  “进来。”随着里面传来的声音,刘信亮推开门走了进去,只见院长笑容满面的看着自己道:“超凡来了,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一位是我们省报社的查记者,查娜。她这一次来可是特意来找你的。你说你做好事怎么连个姓名都不留这是好事啊。虽然我个人也很欣赏你的风格,但是你也要让我们医院的全体职工都学习学习嘛。”

  看情况,院长和这个记者聊得还不错,至少现在还饶有兴趣的跟自己开着玩笑,这就可以说明,这次院长找自己绝对不会给脸色给他看。

  想到这里,刘信亮还是一副荣辱不惊的表情,仿佛这事情说的不是他一样。非常平静的说道:“院长,做好事还留名字,那就不叫做好事了吧。”

  口气虽然不好,但是现在正在高兴的院长已经不会计较这些得失了,在目前的情况来看,院长是怎么看怎么顺眼。也跟着打着哈哈的缓解着尴尬的气氛。

  旁边的查娜饶有兴趣的看着院长和这个年轻人的表演。也站了起来,非常有礼貌的说道:“夏院长,您看是否可以让我和您医院的这位做好事不留姓名的英雄单独的谈谈呢?”

  夏院长听着查娜这么一说,愕然了一下,随即也笑着的道:“当然,当然可以。我这就给你们安排房间。”

  “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刘信亮对于眼前的这个记者有一种天然的排斥,不知道怎么回事。刘信亮甚至觉得查娜比胡梦还要令人讨厌,或许是因为她的职业,或许是因为她的打扮,不过谁知道呢。反正在刘信亮的心里已经升起了这样的感觉,平日就喜形于色的刘信亮,此时当然是没有什么好的表情和口气了。

  查娜并没有因为刘信亮的失礼而有什么情绪上的波动,在她的眼里只有一种需要知道事情真相的了解,在通过希望工程所受到捐赠的十个贫困学生的要求之下,希望工程间接的联系上了媒体,找上了她。在知道竟然会有这么奇怪的人之后,查娜通过银行的汇款来源,找到了刘信亮医院附近的银行,同时也知道了汇款的是琴岛市中心医院的一个医生叫刘信亮。

  带着疑问的查娜已经从自己随身携带的挎包里面拿出了自己吃饭的东西,纸和笔,神色也变得正式和严肃起来,虽然声音还是这么的温柔动听,但是语气已经完全的换成了工作的场合道:“李先生,感谢您能够接受采访,我想知道的是您为什么会无偿的捐赠这么多的钱。而且还不留下姓名?”

  没有等刘信亮有继续思考的时间,查娜的问题就像是连珠炮一样的从她那张性感的小嘴里面蹦了出来:“你一个月的工资是多少?你自己不需要生活吗?你这样做的动机和目的是什么?这种变相的出名我觉得你是在玷污一个医者所具有的风范。”

  查娜,这个年轻的记者,这个初次从事记者职业的初姐,她此刻已经完全的违背了记者的职业道德,事情本身的偏见让查娜的话语和口气不善。

  刘信亮第一眼就瞪上了自己眼前的这个女人,以一双医生职业的眼光在打量着前面的这个女记者,美女记者。眼神就像是X光机的射线一样锐利,仿佛要透过整个物质的现象看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