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破碎的记忆·神鬼相羁(3)
作者:光纪寒图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屑地看了看被棋子束缚住的右手,更是往蓝衣那里蔑视的瞥了一眼,语气轻佻中带着一丝狂妄地说道:
  “竹林三仙果然并非浪得虚名。虽是仙界后起之秀,实属下仙但修为绝对不容小觑。你们兄弟几人各有所长相互之间契合度也非常高,面对这样的对手即使一位上仙恐怕都要有所忌惮。”
  “蓝衣居士虽已玉箫为笔,但这一笔一划中亦都是锋芒毕露,然亦鲜血生祭为灵,则有如神助,只是可惜啊……”
  “诸位当真就以为单凭这几招烂棋一个破字就能杀的了我?!”左手凝聚起些许灵力将地上还未散去的雾气汇拢分散地变成一个个小巧玲珑的暗紫色骷髅头,且每个小骷髅均为指甲一般大小。淬以幽冥煞气挥洒出去,那些骷髅好似活了一般冲向猩红的“杀”字,并吸附在上面贪婪的掠夺着其中的血气,很快猩红的颜色黯淡了什么也没留下……
  同时右手上力量逐渐加重,棋子幻化成的锁链从我手上迸裂,“噼里啪啦”的掉落下来。刹那间,锁链完全皲裂迸发出的强大力量将他们三人震开。白衣和青衣由于长时间承受着我掌中带来的威压受了些内伤都咳了两口小血,但也还算是能勉强站住脚跟,而蓝衣可没他俩这么幸运了,以自身鲜血为凭的仙术遭破血气被大量掠夺,现在他是面色苍白,双腿瘫软无力的倚靠在身后的一根竹子上,看上去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倒下去的可能。
  “你——”青衣恼羞成怒地嘶吼着。
  “我,我什么!手下败将莫非你还想大言不惭?”
  蓝衣倚靠在竹子上有气无力地说道:“咳咳!阁下的灵力里气息混杂不堪并不纯净,这已是犯了修炼之大忌,今日纵使胜了我们兄弟三人,那你又还能活多久?”
  “哼哼!”我冷笑了两声,“那又如何我只知道这些在你们眼中看似杂乱不堪的灵力糅合在一起是能够绝对碾压你们最为纯粹的力量,而我还能活多久也不是你该考虑的!现下胜负已分……”
  “等等!”话还未完,青衣变间我强行打断,“阁下现在就定胜负恐怕还为时尚早!”
  “怎么你仍是不死心吗?实话告诉你刚才那一掌之力可都不到我半成功力的千分之一啊!”
  青衣文然不惧被悲愤的说道:“该是我们竹林三仙有此一劫,败于阁下之手。但今日就算我等仙力耗尽也断然不会让你踏出这里半步!”脚下慢慢向后退让,身体也跟着逐渐变得透明,其余两人仿佛心有灵犀一般相互对视了一下也作出了同样的动作,隐匿于林中。
  一股强劲而精纯的仙气吹来弄得竹林沙沙作响,伸手接住一片风中飘落的竹叶,在掌中凝视竟发现竹叶的青绿色正在一点一点褪去,黑白相间的颜色逐渐取而代之。紧接着方圆十里也出现了相同的景象,山石草木它们原本的颜色都在渐渐逝去连蓝天也没能逃过……
  “天地失色,可这剩下的颜色又是什么?”环顾着四周,除了黑色就是白色而且两种色泽错落井然有序。再看看手中的叶子仔细端详着,越看就越发觉得像,这分明是墨水的颜色嘛!而周围黑白相间的景象,难道我是……
  天空中回荡着青衣高亢的声音:“阁下可知这里为何要叫十里画廊吗?因为这儿整个十里繁荣的景象都是一位上神在三万年前一笔一划勾勒出来的,你脚下踩着的每一寸土地也都是画中之物!”
  “原来如此!我先前还在想几位居士的修炼之法应对着古人——琴棋书画的四大喜好。琴棋书我都已领教,不知画在哪儿?虽然竹林中只有三位居士但古人都求圆满所以……”
  “现如今看来画其实早已在我脚下,换句话说整个画廊本身它就是一幅绵延十里的画卷,而你们根本就是画中之灵修炼成仙!”
  青衣的声音开始显得有些狂妄了,“哈!哈!哈!阁下果然机智过人,文武双全。可画廊禁制已经形成,方圆十里都已画入阵中。此术依靠着我们的仙灵为根基虽不如神族秘法,却也能勉强与一成的蚩尤之力相互抗衡。”
  “蚩尤贵为神农的直系血脉,身份高贵血统纯正是在神农死后第一个魔界君王。其修为也曾一度能与天帝伏羲以及大地之母女娲对峙。我们三人的修为自然不是阁下对手,但阁下以为与这一成的蚩尤之力相比又能强似几何?现下你已大限将至,就让你死也死个明白,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愿闻其详。”我满不在乎的回答着。
  “那真的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三万年前执掌神笔阁司画司的画师流觞上神游历人间。在一处荒郊野岭他看见了一株快要干涸而死的君子兰,上神怜惜施以援手以神力将其就起。岂料,这君子兰因上神神力相助竟有了灵性口吐人言,她哀求上神收留自己,她不想一个人永生永世孤独地被根系禁锢,她想去看看大山外面的世界,上神见其初入人世生性纯良,现在也因自身神力渡化为妖断然是不能留在人世,可上神又不忍加害于是神应允了。”
  “但这就是一个错误的开始……”声音渐渐远去,话音里隐约可以感觉到他强行压抑的愤怒。
  沉默良久,青衣又继续说道:“上神将她留在了自己身边不仅对他悉心照顾还传授法术,不足三年那株君子兰就以修得人形而且还是个绝世美女,以她的样貌不管是在凡世还是在神族都堪称是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容,就连月宫里的嫦娥也比她逊色三分。因其原身是一株君子兰故上神为其取名君兰。”
  “两人朝夕相伴上神早已对她暗身情愫,如今伊人在侧面对此等绝色容颜叫人如何能不动心,可上神知道天规无情一旦神人相爱便会受到神族最严厉的惩罚。神仙不与凡人配更何况她还是一只低劣的妖,上神隐忍克制着内心深处对她那种叫爱的感情,但日久天长那种爱的感觉一经萌生就从未消失,神最终还是爱上了她。两人结为夫妻琴瑟和谐过上了一段郎情妾意的时光。”
  “可惜好景不长,自古红颜多祸水看来这句话说的果然不假!君兰知晓自己是妖而流觞是神为了与自己相爱,夫君等于已经舍弃了自己身为神族最高贵的身份,可天命难为他终究还是神,妖的寿命又怎能与神相比?她想着或许只要自己修炼成仙就还可以在凡世多陪夫君一段日子,于是她偷偷舍弃掉了自己的妖形以人身逐渐修炼。终于修炼期满飞升成仙的最后关头也将到来,想要修炼成仙必先经风灾洗涤。那一日君兰感知灾劫为了不让流觞担忧特意将他支开,想要一力承担风灾带来肉体撕裂的痛苦,但古往今来妄图飞升成仙的人不计其数,能成功渡劫的又有几人?”
  ”再等流觞回来时,只看到凌乱茅屋一具没有温度没有灵魂的身体瘫倒在地上,上神伤心欲绝不惜一切甚至抛却自己无上的神命去换取与她在凡世中厮守的有限时光,但即使是神也无法逆转生死之事。君兰的死让上神的心也跟着一起埋葬,看着曾经与她一起生活过的小屋,止不住地落泪。忽然他想起小屋里还有一幅未完成的画作,君兰身前曾说过两百年的游山玩水自己以看惯了人世浮华若是可以她想回到最初,回到那个最初与你相遇的大山里,可惜她再也回不去了,不是因为她死了而是那块地方因地脉律动已经毁尽,流觞作出此画也是为了让君兰可以聊表心中所想,如今画还未成,人却……”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既然上苍注定是要让我们阴阳两隔,我也断然不会停止对你的思念。我爱你所爱,想你所想,你追忆故土,我帮你!”
  上神在风灾过后的小屋里将画找出轻轻拂去画上的尘土,纵起神力施展在这幅未完成的画上,画卷立即延绵十里。遂以浓墨三池神魂入画凭借对那是残存的记忆,一笔一画一勾勒历经凡世十二年的光阴才完成了这幅画,也就是今日的十里画廊。而上神也因完成这幅画的最后一笔神魂耗尽,他十分清楚自己的大限是什么时候,依靠着弥留之际他将自己化作君兰原形,盛开在君兰墓旁于风中渐渐凋零。他希望君兰可以知道不管自己身在何方就是身处无间炼狱,只要有你在哪里都是良辰美景。就这样上神流觞终于能和自己心爱的妻子君兰相遇了。
  “想不到这幅画的背后竟然还有这样一出旷世奇谈,也难怪这里仙气异常浓郁。上神流觞当真是一个痴情的人愿以神魂入画慰藉亡妻,而君兰又何尝不知修炼成仙亦是多么凶险为了深爱自己的夫君她是选择了铤而走险,祈求上苍再多给自己一点陪伴的时间,虽然失败了但此情也定能流芳百世为后人传颂……”
  我只是随心而谈不知为何,青衣却怒火中烧,吼道:“够了什么流芳百世为世人传颂,传颂什么!让众人皆知上神流觞受妖孽蛊惑,抛弃神藉不顾神族高贵的身份吗?”
  青衣一说这话,我顿时十分不解。“可若是没有他,又哪里有如今的十里画廊更何谈还有你们竹林三仙!”
  “我宁可没有竹林三仙没有十里画廊也不要上神为那个下贱的妖女作画,她是上神这一生中抹不去的污点,是一身的耻辱!”
  听着青衣怒不可遏的声音,叹息了一口气,心里泛起嘀咕:“唉!这故事听起来足以让人知晓流觞并非是贪恋美色而是一个可以为爱至死不渝的人,竹林三仙作为画中之灵怎么着也算的上是流觞上神之后,却如此咄咄逼人。尤其是青衣先前出招时我就一再忍让可他动起手来却是招招致命毫不留情,上神若真是在天有灵泉下有知恐怕是要让他汗颜呐!”
  “故事讲完了,阁下——得罪了!”毫无预兆,只觉青衣话音未落一阵风刮过耳边,几片墨色的竹叶便以擦过衣角,叶子的边缘锋利得像匕首一般,在衣角上留下划口。顺势接过这几片叶子攥在手心里放荡不羁轻狂地说着:“小生早就听闻蚩尤之力曾一度强盛无比只是无奈我与他生不逢时,不然定要向他好好讨教一番!既然几位居士当真心急想要我死,也罢也罢!”
  “眼前此阵虽然只能发挥出一成的蚩尤之力不知是真是假,那小生也愿以一成功力与之一战权当一试!”
  “哈哈哈……”
  “你——狂妄之极竟敢藐视蚩尤之力,想当初蚩尤率领妖魔两族屠戮瑶池仙境致使诸天仙神节节败退死伤无数,而今就算是流觞上神神魂入画三万年仙气聚拢日积月累也才只能发挥出一成与之相似的力量,你却如此轻视真是不知死活!”
  刹那间,竹林里风起云涌漫天落叶纷飞整个上空都被竹叶占据而每片竹叶都与先前一样锋利但从数量和声势上都远胜以往,同一时刻两侧地势也突然隆起墨色勾勒出的山石倒伸出斜刺就像开过刃的长矛随着脚下画阵的律动向我急速靠近,但还不止这些……
  我无意中向后退却一步猛然发现地上竟冒出植物根系而且还在蔓延游动若我刚才慢了一步估计此刻就已被根系禁锢。看看这阵势,我想这一成的蚩尤之力果然并非只是嘴上说说这么简单。
  千钧一发之际,我以迅雷之势腾起至竹叶还未完全占据的半空。当你速度快到一定时,周遭事物的行径就会变慢。没错!如果说青衣弹琴的速度可以快到留下残影那我就是在你们未曾注意的一刻里将其全部瓦解。
  伸出手指,眼中犀利的目光一闪而过。湛蓝色的血液从手指上开始滴落,滴落在掌心里浸染着先前顺势接过的几片竹叶,沾染着我温润的血墨色褪去叶子恢复青绿这也意味着它将不再被画阵控制。看准时机随手将其抛出,对着两侧倒伸出斜刺的山石直接迎刃而上如同针尖对麦芒一般。只是无奈毕竟两者相比之间仍会有一定的实力差距,而且竹林三仙在还未发动画廊禁制的情况下已被我重伤仙灵本就不稳。若非如此,恐怕就要另当别论了。
  叶子船过山石直接把两侧山石击碎,紧接着凝视头顶之上的刀刃竹雨就在这时原本应该在脚下游移的植物根系竟向上凸起,虽然慢了一拍但这足以证明青衣一定有所察觉。根系参天而上,刀刃竹雨也即将坠下我已无路可退。顿时我心生一念,五指摊开掌心向上狂风呼啸而来,野蛮地带起将要下落的大片竹叶围绕着我的手掌在上空旋转。看着穿刺而来的根系猛的一掌拍下去,掌力带着狂风中的刀刃竹雨重击涌起的植物根系上,在风中旋转的叶片就像是一把把晃动的匕首削铁如泥彻底将蔓延的根系粉碎迸溅出大量的墨点。
  我从半空中缓缓落下双脚还未站稳。地面却骤然裂开了一条大口子想把我吞入囊中,双腿叉开悬挂在裂开的档口上。只见裂缝中大概离自己十丈的位置渗出一滩墨池,隐约可见池上还在翻滚冒着些泡泡。正当我注意力被身下这滩墨池分散就在这时连续三颗棋子趁我不备从身后袭来穿胸过膛,染上我蓝色的血深刻在裂缝另一侧的岩壁上。
  一股久违的感觉传遍全身,这酥麻而又冰凉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是疼吗?不知是谁给我来了一掌将我打入暗谷。
  我在坠落的过程中看着谷口一点一点消失的光亮狂妄的冷笑。
  “哈哈哈……竹林三仙!青衣!我最后奉劝一句……”
  “千年苦修,修为来之不易。若是一朝俱丧,岂不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