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摇天柱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黑翅鸢老(上)
作者:三尺腰肥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日清晨,杜明本欲留些金银作为答谢就要动身告辞,可是戚晨雪只是不收,不过却说出了一个请求,杜明欣然同意,在告辞前和小宝见了面。

  见了小宝的病容,杜明便想起自己从小也是体弱多病,大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不由自主的竟和小宝谈的十分投机。谈话之中,杜明也得知小宝的病却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中了一种奇毒,出自这山间的一处毒瘴,小宝贪玩误入了那里,幸好被当时路过附近的鸢老救了回来,性命保住了,但从此双腿就没了知觉,身体也十分羸弱,鸢老也因为吸了一口瘴气变了哑巴,腿脚也有些不便。鸢老与戚晨雪姐弟二人原本素不相识,为救小宝变了哑巴,姐弟俩在感激不尽的同时也心有愧疚,谁知鸢老并不求回报,反而将一身精湛的医术传给了戚晨雪,晨雪也索性拜了鸢老为师,时间一晃便是两年多,晨雪医术略有小成,常常外出找些草药带回来给鸢老和小宝治疗。听了小宝的介绍,杜明不觉想起了自己的那位青尘师父,对那位哑老人也不禁肃然起敬,只可惜鸢老天未亮就出门了,否则杜明真想当面表达对他的敬意。

  收留之情加上这种亲近感让杜明放下了全部戒心,想起此趟目的,于是向熟悉这里环境的戚晨雪打听起丹木的情形来。

  “滚热的玉泉?你说的样子似乎有些熟悉!让我想想……”戚晨雪秀眉微蹇,思索了一会儿忽然双目一亮,眉梢一展,拍手叫道,“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个地方的!”

  杜明闻言急忙询问道:“在哪里?在哪里?”

  戚晨雪笑道:“说起来还真是一个隐秘的所在呢,我若不是偶然间发现也不会知道呢,便是说与你,你也寻不着,还是我带你前去吧!只是……”话说到此,戚晨雪又现犹豫,眼光落在床上的小宝身上。

  “姐姐,你带杜大哥去吧,我一个人没事的,我可以看书的,你看!”小宝看出的晨雪的难处,十分乖巧举起手中一册书说道。

  戚晨雪轻抚着小宝的头,杜明也看着小宝,冲他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而小宝则沉浸在自己帮助了别人的快乐中。

  一番收拾,戚晨雪领着杜明便出了门。路程不短,走了大约一个时辰,两人来到一处山涧,除了入口,左右两边都是高耸的巨石,顺着幽径走了一段,一块巨大的石壁拦住去路,杜明正疑惑,戚晨雪冲他一笑,带头往石壁左边走去,原来在石壁的左边边缘,藤蔓遮挡之间有一条一人宽的缝隙,不仔细看极难发觉,挤过那道缝隙,在七绕八拐了好一会儿,就听到前方有轰鸣声,再向前几步就出了缝隙,景色就是一变,呈现在眼前的是一片开阔的山谷,约有方圆数里大小,离缝隙出口最近的景色便是一道瀑布,一方深水潭,无数的奇花异草遍地,那瀑布的水从上面断崖顶端凌空飞流而下,那撼天动地的磅礴气势,令人惊心动魄,瀑布激起的水沫烟雾,使周围都处于纷飞的细雨之中,日光的照耀下,七彩缤纷的水雾环绕着、包裹着近处的水潭,水潭里彩虹缭绕。

  到这个位置,戚晨雪停了下来,回头对杜明问道:“看见那崖壁上的那棵小树了嘛?”

  杜明抬头看去,果然见了一株小树在十几丈高的崖壁上分外显眼。

  “那小树后面有一处石台上,你所说的丹木我不知道,但是那里确实有一眼玉浆泉火热异常,涌动如沸水,和你所说的玉膏很是相像。”戚晨雪指着那棵小树向杜明指点着,“只是到这里我就不能陪你上去了,那泉眼附近实在太热,我体质特别最受不得这酷热,你自己去吧,我在这里等你。这崖壁虽说有点高了,但是却不陡峭,要想上去倒也不难的。”

  杜明谢过戚晨雪,独自往崖上攀去,他本来倒是想用道术的,想想还不够精熟,其他法术也就罢了,这浮空术万一半途失灵可就得摔下来了,保险起见,还是踏实一些爬吧,不怎么陡,不过是多费些时间和力气而已。

  戚晨雪站在原地看着杜明走远,然后略有些笨拙的开始缓缓攀爬,没几下就被山石挡住了身形。她却不曾留意到,她的身后这个时候冒出了一道人影,等到心有感应,想要回头却已晚了,晨雪只觉后脑一痛便失去知觉,身子也软倒下来,被一双大手接住,露出身后一个人来,一名身材魁梧,脸有红色印记的光头男子,男子扶着戚晨雪,又四处打量了一番,没有再发现什么,脸色的红色印记一阵闪烁发亮,便带着戚晨雪一同消失不见。

  热,无比的炎热!

  当戚晨雪从朦胧黑暗中走出,重新有了知觉的时候,热是她的第一感觉,吃力的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石床上,身处在一处山洞中,只有顶上有一个小小的洞**下一束光线,四下里都是火红的岩石,甚至空气中都弥漫着细小的火星。

  忍着全身的无力,勉强爬坐起身来,戚晨雪顾不上别的,闭上眼睛,伸出一根玉葱细指在自己额前一点,就见她的前额上显出一朵五彩绚烂的梅花记号,身体周围有细微寒流穿梭游动,总算将酷热隔绝在外,这才恢复了些精神。

  睁开眼,戚晨雪却骇然地向后挪动了一下身子,因为毫无声息的,她的面前出现了一名光头男子,上身赤膊,脸上身上无数红色的条文印记,下身则是暗青色的百足虫体,有如蜈蚣一般。

  “你是什么人!?为啥将我劫掠到这里!”戚晨雪稳定下情绪,一边问话,一边站起身拉开了距离戒备。只是光头男子却并不回答,对她的动作也未有任何反应。

  戚晨雪正紧张且疑惑时,一个声音传来。

  “他不会回答你的!因为我不允许他说话!”

  光头男子身后的石壁上诡异的走出一个黑衣人来。

  “师父!”戚晨雪惊呼,原来这走出来的黑衣人竟然是鸢老,“师父,你能说话了!?”

  鸢老神情稍显复杂的看了戚晨雪一眼,回答说:“晨雪,是我让虫奴将你带到这里来的!”说到这里鸢老以手势制止了想要发问的戚晨雪,“听我说完。我知道你是草木之体,两百年修行的梅花之精,想必你也早已看出我并非人类,身上有丝妖气了吧,不错,老夫本体乃是异禽黑翅鸢,修炼二千余年才有的今日之成就,怎奈却始终脱不去妖体成就人身,也就难以再向求仙大道迈进一步。老夫本来也心灰意冷,谁料无意中误入一处废弃的前辈仙人洞府,从一些残破的典籍中得知了丹木之果的秘密,才决心再做一搏。修道之人皆知丹木可凝神静气,是破界飞升的辅助良品,却不知道一般之人采摘丹木果那一瞬间,其精华所在就已被糟蹋。都说丹木果无核,却不知除非有草木之体、处子之身的女子或童子是以口舌采摘,再以玉嵅盛之,否则丹木果核在离枝那一刹那就会消融。”说到这里鸢老的眼光落在了戚晨雪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