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章 我等
作者:三里逍遥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围观的众人见到这场面都愣住了,而且从衣着打扮还有仆从上,都看得出来两个人来历非凡。

云静初薄唇紧抿,目光冷冽的瞧着凤兰依,凤兰依亦是冷冰冰的看着他:“这跟鞭子,是我十岁的时候,是你送给我的。鲛丝触手温和,晶莹如玉,千金难换。从前我只道云叔是有多喜欢我,至今才知道,云叔对我是有几分恨意的。”

云静初不语,却见凤兰依捡起地上的鞭子递给身边刚才拦他的云雀,云雀浑身一阵冷汗,却仍旧将东西给他递了上去。鞭子的手柄上还沾着凤兰依的血。

“我们走。”凤兰依倔强的偏过头,只觉得天旋地转,狠狠的掐住自己手心的伤口,强忍着一口气才让自己清醒。

“云庄主……”刚到宫门口就听说云静初来凌云峰赏花,策马直接过来了,谁知道刚到就瞧着如此热闹的一幕。

云静初看着凤兰依,这个孩子也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可就算知道她是无辜的,但心头那一抹不甘,那一丝怨怼却是怎么也消磨不去,她果然还是看出来了。

“师妹,师父他……”云朵不明白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凤兰依的态度实在是太过于决然了,让人看着就忧心不已,想说什么,却被云雀给拦住了。

“云叔,剩下的半边东西呢?”凤兰依扬眉问道,云静初取下系在腰间的玉佩,羊脂白玉,上面雕刻着精致而繁琐的美丽花纹,可是正中间却是空着的。

“你当真决定了吗?”云静初说着只有两个人能听懂的话,凤兰依点头:“自然。”

云静初将半边玉佩递给凤兰依,欲言又止,最终化作一声叹息:“闲来狂歌纵快马,醉卧繁花枕千红,自当是平生逍遥事,半生操劳,终当如愿了。”

凤兰依闻言,竟然是笑了出来:“云叔能放下,自然是再好不过了。他日若有机会,云叔也愿意见兰依,兰依必当登门拜访。”

云静初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她刚刚才想起来那些东西,不曾来及消化,甚至只是简单的发泄,便可以如此豁达吗?他虽然抚养她,可是更多的是漠视,观察。她想起来之后,必然也是怨恨他的吧……

“你自己珍重。”云静初招呼了一声云子离和云朵,便离开了,两个人欲言又止,可是考虑到云静初的脾气。

凤兰依瞧着凤亦辰,凤亦辰也看着凤兰依,最终凤亦辰还是追着云静初而去:“云庄主,请留步。”

凤亦辰远去,陈琪背后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转头看着凤兰依:“公主,您的伤口?咱们赶紧去包扎下吧。”

“一点小伤,不碍事的。”凤兰依缓声说道,而出来阻拦凤兰依继续搞破坏的,除了云雀还有刚刚回来的云荣。骑来的马被凤兰依一通发泄,早就惊的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殿下瞧见,必然要心疼死了。”陈琪瞧着凤兰依竟然这般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凤兰依闻言浅浅一笑,看着一边一直围观的两姐妹:“不知道能否借安郡王府的马车回京?”

“是臣女的荣幸。”安如兰点头,安琳琅似乎被吓得狠了,而且刚刚目光也追随着京中第一美男子而去,并未十分在意。

凤兰依上了马车,安如兰从暗格中拿出来药给凤兰依包扎伤口,凤兰依左手轻轻的抚摸着腰间,果然少了东西并不习惯。

“安小姐如今年龄到了适龄,不知道可有中意的人家?”凤兰依微笑着问道,安如兰怔了下,见凤兰依神色丝毫不见刚刚的疯狂与狠戾,反而是一脸笑容满面。

安如兰心下忐忑,却面上含笑:“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容臣女自己做主。”

“我这里倒有个良配,皇五子凤亦祯,将来是妥妥的亲王爵,虽是继室,却与原配无二,上的玉蝶,膝下亦无儿女。那小子虽然看着面色狠戾,内里却是个纯良之人。配的大小姐也是相当的。”凤兰依似乎只是在说小女儿家的心事一样,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安如兰,那神色让人不忍拒绝。

听到五王爷三个字,安琳琅心下一跳,同样是安郡王家的,只因她的母亲是侧室,所以竟然根本不在皇子考虑嫡妻的范围内,凤兰依看都没把她看在眼中。

看安如兰不说话,凤兰依也不勉强,看着手上伤口包的十分熟练,想到手下传来关于这位安小姐的消息,轻轻一笑:“安小姐不妨好好考虑考虑,这妥妥的亲王妃,就是安郡王府上下见到也要磕头行礼,对你的家人也有好处……”

凤兰依咬重了家人两个字,安如兰明白,这是指的她远在西南的哥哥,哥哥今年便会被调入京城,虽说有些战功颇得皇上看重,可是京中官场可比地方险恶百倍,虽然哥哥不需要靠着别人,但家中的那个侧夫人却是个不省心的,若是她嫁的高门,哥哥也不必有那么多的顾忌了。

安琳琅在旁边,听到这话,手中的丝帕都快揉裂了。虽然她并不看好的五王爷,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正如凤兰依所言,妥妥的亲王妃,这一世的荣华是跑不了的。

“公主,奴才是奉命来传话的,给您送到这城门口,奴才就要回去了。”到了城门口,陈琪便拉过凤兰依到一旁说道:“殿下让我将此信交给公主,嘱咐公主勿忘那日之约,娘娘那边就有劳公主多去瞧瞧了。”

凤兰依点头,接过信:“你也告诉他,我凤兰依在这里等他。”

“是。”听到这句话,陈琪觉得太子让他回来这一趟并没有白跑,太子殿下出了京城便高烧不止,又听闻皇后病重,贤妃竟然拦住太医,竟然还是凤兰依带了太医去才平安度过。将自己关在驿站里,出来的时候再无平日里那温和隐忍的样子了,派他送信来给凤兰依,病好之后,整个人冷酷的让人无法直视。但听到公主这句等,觉得太子对公主所有的付出都没有白费。

“公主……”陈琪只觉得眼眶一热,凤兰依一巴掌拍在他肩上:“去吧,男子汉大丈夫,这般模样若是他瞧见了,要笑话的。”

陈琪点头,凤兰依示意云荣,云荣从怀中取出一叠银票递给陈琪,陈琪连忙摆手:“公主在京中各处需要打点,殿下有难处也用不着……”看到上面的金额,陈琪后面的话都吞了回去。

“拿着吧,笼络人心,哪一样不需要?”凤兰依看着他眼睛圆睁的惊奇模样,忍俊不禁。

“公主,您没拿您的嫁妆吧?”陈琪呆呆的问道,这足足有两百万两啊,凤兰依这是疯了吧。

“这点钱哪里需要?”凤兰依白了他一眼,云荣将银票塞进他怀中,陈琪拍拍胸口:“奴才一定给殿下带到。”

看着陈琪远走,凤兰依才重新登上马车,歉意的跟等候着的安家姐妹道了歉,安琳琅看着安如兰那谄媚的模样,暗中咬碎了一口银牙,见凤兰依似乎心情不错,不由的也凑上来:“公主,那小厮是谁家的啊?”

凤兰依蹙眉,安如兰暗中一笑,她们姐妹不和,京中人尽皆知,全赖安郡王妾灭妻所致:“妹妹慎言,公主的事情,也是我们能够打听的?”

安琳琅不满的嘟嘴,却听凤兰依抿唇一笑:“不碍事的,韩家姐姐就要离京了,我想去送送她,到时候你们若是去了,自然还能见上一面,二小姐若是有看得上的,不妨也找本宫撮合撮合?”

看着凤兰依和善可亲的样子,安如兰都有些怀疑京中的那些流言是不是有人故意放出来抹黑她的了,安国公主这般性情,哪里是纨绔女,分明是八面玲珑啊。

马车将凤兰依送到王府,才慢吞吞的离开,安琳琅见车上只有安如兰主仆便讽刺道:“恭喜姐姐攀上了高枝,马上就要成重恒了。”

“妹妹可别乱说,这话公主说的,我们做臣子可是说不得了。”安如兰看都没看安琳琅一眼,朝中局势风云变幻,如今更是风波诡异,哥哥回来不知道能不能够立足呢。

“哼,别以为你攀上了高枝就了不起了,安国公主也许只是随口说说,王爷也未必瞧得上你。”安琳琅别过头,却不知道口中已经酸的能够淹死人了。

安如兰想到那虽然有几分邪魅却不失英俊的男子,顿时感觉还是不错的,她记的上辈子这位王爷极是长情,是个不错的夫婿人选,虽然名声不好,可是内里却忠义的很,心下倒是有了几分思量,若是能用她来换取哥哥的平安,她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