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种植女仙 > 正文
第240章 被软禁了
作者:唐建蓉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240章被软了
  唐安看不出那女人的修为。不过,唐安现在很容易就能看出金丹期修为的人,这女人自己看不透,那么,她至少应该是元婴初期了。
  而那位笑师弟,此时已经倒在地上,口一个大洞,眼见已经是死透了。
  最让唐安感觉惊诧的是,在上面看起来是穷山恶水的深谷,此时看来却是山青水秀,树木扶苏繁盛,鸟语花香,如同人间仙境!
  很显然,在外面看到的还穷山恶水的景象是假的,这个深谷,布置了制,掩盖了本来面目。
  唐安在打量那两人,那两人也在打量唐安,那美貌妇人眼睛看着唐安,低声问紫烟:“徒儿,这个女子可是杀你姐姐、夺你千魂幡的人?”
  紫烟打量着唐安,摇了摇头:“徒儿当时正在做法,根本没有注意到来了敌人,姐姐就已经死了,不过,徒儿感觉到,来的都是男人,抢徒儿魂幡的也是个男人。”
  虽然她们之间离了还有好几百米的距离,虽然她们的声音很小,但唐安耳力奇好,却是字字听到了耳内,心中暗自庆幸:自己当时只躲在葫芦口暗箭,箭之后又因为灵力已竭,没有出葫芦,否则,就会被这紫烟发现了。
  “这么说,不是她了?”那女人看着唐安,脸上的神色和缓下来。
  谁知,紫烟却说:“师父,徒儿的千魂幡里,还缺一个主魂呢!”唐安心中一紧:她话里的意思,竟是想将自己杀了,做她千魂幡里的主魂!
  紫烟的话,令唐安心中紧张:这紫烟,居然想杀自己做她千魂幡上的主魂!她该不该先下手为强呢?好象,面对一个元婴一个金丹,自己没有半点胜算吧?
  唐安心中紧张,却不敢泄露半点心思,怕紫烟和那女人知道自己听到了她们的谈话。
  紫烟看了看师父,又说:“再说,徒儿也不能肯定是不是她,当时徒儿用来做千魂幡副魂的二十个童男童女,可是忽然间失踪的。若是那人,定是带了空间神器。若是他躲在空间神器里,徒儿是无法看到的。”
  美貌妇人皱起了眉头:“空间神器?”她再次打量唐安:“抢你千魂幡的人是什么修为?”
  “凝丹初期。”紫烟说。
  “那应该不是她,因为,她的修为不过筑基初期,怎么可能使得动凝丹初期的修士呢?再说,我看她上,也不象炼化了神器的样子。”美貌妇人说。
  唐安的功法进入聚气十层之后,已经相当于一般修仙者金丹期的修为,不再显示炼气一二层的修为,但因为她修炼了敛息诀,因此,她隐藏了自己的修为,只显示筑基初期的修为,这个美貌妇人又怎么能看破唐安的修为呢?
  “师父!难道您打算放过这个女孩?徒儿得到的姐姐的千魂幡里,可是还少一个主魂呢。”紫烟见师父看着唐安的神色越来越和缓,心中很不满。
  唐安听到这话,心中大吃一惊:这个紫烟,居然打算将自己做她千魂幡上的主魂。
  “这个女娃也是五灵根,居然能修炼到筑基期,已是很不错了。同是废灵根,你怎么就没有同心呢?好啦,我知道你姐姐遇害,你心中烦恼,恨不得将周围方圆百里之内的人都杀掉。刚才这个臭男人你杀了就罢了,反正你不杀为师也要杀的,正好做你的千魂幡的主魂。这个女娃为师看上了,暂时不许你杀她!”
  唐安心头惨惨:什么叫暂时不杀她?难道,她想留着养肥了再杀?
  不管怎么样,至少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
  美貌妇人朝着唐安高声开了口:“小女娃,叫什么名字?你从哪来?追这个臭男人干什么?”
  唐安一怔,她居然叫自己小女娃?不过想起她既然能修炼到元婴期,年岁自然不小,称自己为小女娃已不为奇。
  又听她称笑师弟为臭男人,心中念头一转,便朝着那女人行了一礼,答道:“前辈有礼了,晚辈笑风,从小与母亲在东边深山里修炼,不知为什么,前一个月所住的深谷突然出现了强大的妖兽,母亲为救晚辈,将晚辈送到一个传送阵后,启动传送,将晚辈传送了出来,可晚辈的母亲却藏妖兽腹中。”
  唐安之所以这样说,只是因为自己本是传送而来,而且,传送到这个天穹修仙界的时候,引起灵气波动太大,这个女人肯定也发现了。
  唐安来到天穹修仙界的话,造成了很大的灵力波动,周围百多里之内的修士都发现了那阵波动,因此,唐安这样一说,却恰巧解了那女人的疑惑。
  当然,唐安这样说,也是为自己以后说错话打下埋伏:我可不是本地人,有什么不懂的也不希奇。虽然从电黑那里了解一点天穹的大致状况,但
  唐安说到这里,装着抹了一把眼泪,偷看了那女人一眼,见那女人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知道自己说的被听进去了,便又说了下去。“晚辈被传送到这个地方后,因为怕灵力波动引来别的人,马上逃走了。谁知逃跑的路上还是遇上了这个臭男人,他见晚辈略有姿色,又只有一人,竟然意图对晚辈无礼,花言巧语欺骗晚辈,晚辈虽然修为有限,却也不是阿猫阿狗都可以欺负的,就算拼了一死,也不愿让这臭男人得呈,因此——”
  唐安说到这里,停下了不说。但两个女人都见到了那笑师弟被她追得抱头鼠窜,自然知道她后话的意思。紫烟还不怎么样,那女人却是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你做得很不错,做女人,就该不受臭男人的惑和欺负。这天下的男人,没有一个不是负心薄幸,狼心狗肺的,千万别相信男人。”
  唐安心中暗道自己猜得不错,这女人是个被男人欺负过,从此恨尽天下男人的女人。便急忙说道:“我母亲在时,也是告诫晚辈,男人的花言巧语,是裹了糖的毒药,千万别信,只要被他骗到手,就会弃之如履,晚辈怎么可能轻易相信男人呢?”
  唐安口中说着话,心中却是暗笑:男人们啊,为了小命,只能把你们贬一番了。千万别跟小女子我一般见识。
  唐安的话句句说到了那女人的多心心坎上,看唐安是越来越顺眼,越看越满意,正当她想说什么的时候,紫烟却是忽然问唐安:
  “你是私生子?”
  唐安没想到紫烟会根据她的名字胡乱臆想,不由腹诽:叫笑风就是私生子?但她的男,却真是私生子,只能尴尬地答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从小没有父亲。”
  紫烟解释道:“你这名字叫笑风,很显然来源于崔护的那首《题都城南庄》:去年今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风。想来,你应该是你母亲和你父亲风一度的产物吧。”
  唐安听了,心中却是暗怒:眼看着这女人被自己的话哄得高兴,她却来横插这一杠,她到底要干什么?
  难道,她想挑动这女人将自己杀了才甘心?
  正当唐安被她说得心里发毛的时候,那女人却突然打断了紫烟:“说那些干什么?这小女娃从小没爹,总是无辜的。”转而向唐安问道:“你可愿意拜老为师?”
  唐安的心重重一顿:刚才听得她说暂时不杀自己,只以为她是要留下自己养肥后再杀了做她魂旗上的主魂,因此,她一直顺着她的心说话,只希望她一高兴,就免了自己做旗魂的命运。
  想来,这个紫烟先发现了师父的心思,怕自己拜师分了师父的心,这才故意点出自己私生子的份,让师父对自己产生厌恶,不收自己为徒吧?
  可是,自己怎么可能拜一个邪修为师呢?先不说自己的功法是天下最绝顶的功法,不可能更换,就只说这炼生魂为器害人命的事,就不是自己能够接受的,仅仅是看见了,只要在能力范围之内也要将对方斩尽杀绝,怎么可能拜对方为师,跟对方同流合污呢?
  唐安不由怔了半晌,不知该怎么回答。
  那女人见唐安怔住,不由一笑:“忘了说,老姓年,人称年婆婆,这是我的徒儿紫烟。”
  这人外表只是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却让人叫她婆婆,实在有些滑稽。不过想到她的年龄,又觉得不算怎么样。
  唐安再拜:“年婆婆好!紫烟姐姐好!年婆婆抬,晚辈实在是不胜荣幸,只是,晚辈不敢承,因为,晚辈的母亲将晚辈送进传送阵时,是让晚辈去投奔唐家的,晚辈修炼的是唐家功法。”
  她拿出唐家,只是扯虎皮拉大旗的意思,让这年婆婆不但现在不动她,将来也不敢动她。
  “唐家?”
  紫烟脸上神色一变,看向唐安。年婆婆却还是平淡地问:“你母亲是唐家的女儿?”
  唐安心中暗叫糟糕,难道,她们跟唐家有怨?忙说:“晚辈姓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