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书唐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农夫三拳(六)
作者:第三黑马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div
  一名心腹走了上来,道:“大人,现在怎么办?”
  周勇恶狠狠的望了他俩一眼,如果目光能杀人,他恨不得将他们杀上一千次一万次,但是他没有这个能力。△小說,强忍着心里的愤怒道:“找个理由将他拖出去随便埋了,做的干净点。”www!c66c*com
  “是,大人。”刚才的那名捕快应道。
  周勇阴沉的说道:“给本官记住,如果再有下次,本官定亲手宰了你们。”
  扔下一句话,周勇毫无一点心思再留在这里,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周围的捕快,再次冲了上来,解下腰间的佩刀,凶残的砸在他们俩人的身上。
  当捕快彻底离去。
  傻大个无力的仰躺在地上,心里彻底松了一口气,两眼望着头顶阴暗的墙面,道:“他娘的瘦猴子,刚才你为什么偷袭老子?”
  瘦猴子怒骂道:“老子刚才要是不动手揍你,现在咱俩说不定已经被他们拖走了。”
  ……
  傻大个心中一阵无语,双眼无神的望着头顶黑漆漆满是污垢的墙面。
  他们俩谁也没有注意到,李飞宇眼中闪过两道精光,双眸冰冷的望着他俩。
  ……
  另一边。
  一处偏僻的地方,马车停了下来,胡志郎吩咐两名捕快将李大户带了下来,看到浑身是伤的他硬是一声没吭,心里对他高看了几分。
  胡志郎道:“本公子事情紧急,没有时间和你兜圈子,直言不讳的告诉你。本公子这次前来,是为了你那女儿失踪之事而来。”
  刚才还一副萎靡不振的李大户。一听自己女儿两字,心里一下子来了精神。眼神一亮,说道:“快告诉我,是不是已经有了我那失踪女儿的消息。”
  胡志郎道:“是的,本公子已经有了你那失踪的女儿消息,只是她现在过得并不好。”
  李大户激动道:“快!快告诉我,我那女儿她现在在哪?”
  胡志郎道:“你那女儿现在很安全,本公子这次前来,就是为了找你商谈一下你女儿受害的事情。”
  “不管是哪个混蛋的,只要伤害我的女儿。老子就算拼了这条命不要,老子也不会让他好过。”李大户怒道。
  胡志郎走了上去,低声在他耳边说了一些话,随后吩咐道:“你先回去养好伤,到时候本公子自会派人通知你。”
  随后,胡志郎让一名捕快送李大户回去。
  李大户走后,胡志郎招来剩下的五名捕快,说道:“等下我给你们每人一个地址,你们按照这个地址去找那些受害人的家属。找到他们以后,你们如此如此……都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几名捕快说道。
  胡志郎跳上了马车,让马夫载他去剩下的几户受害人家。
  用了一个时辰,胡志郎一口气用尽了各种方法。跑完了五家,现在只剩下水和坊江婧的家还没有去。
  在驾车小厮阴沉的脸色之下,坐上了马车。向着水和坊赶去。
  一刻钟后。
  经过多方打听后,胡志郎终于到了水和坊。按照地址,找到了江婧的家里。
  江婧的家在南方。属于贫民窟,家中很不富裕,一间破落的小院。
  下了马车,胡志郎不放心驾车的小厮,他害怕自己前脚刚进去,他后脚就会离开,便让他跟他一起进去。
  驾车的马夫虽然心里很不愿意,心中一想到此人的身份背景,哪怕就是心中再如何不愿,苦着脸跟在他的身后进入了小院。
  小院中摆设很简单,地面是灰色的泥土,院中靠近右边墙角之地,摆放一个水缸,除了这个之外,再没有其他东西。
  小院中坐着一个中年妇女,面容饥黄,皮肤粗糙,发丝上长着许多白发,脸上带着沧桑,手中拿着针线正在做活。
  听见院门传来动静,抬头望去,正好看见胡志郎带着一名马夫走了进来。
  看见胡志郎很陌生,心中猜想可能是对方走错了院门。而且,胡志郎身上的穿着虽然很普通,但是
  却很干净,皮肤也很白嫩,一看就是没受过苦没干过重活。
  中年妇女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冲着里屋喊了一句:“当家的,来客人了,快出来看看。”
  里屋传出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听到外面自己婆娘的喊话,一名中年男人满是沧桑的从里屋走了出来,手中还拿着两个正在编织的鱼篓。
  看见胡志郎俩人,很陌生,自己并不认识他们,走了上前,问道:“你们是谁?我好像并不认识你们,你们来我家干什么?”
  胡志郎并没有着急说话,打量了他一下。
  一身陈旧的衣衫,衣衫上面缝了好多补丁,皮肤黝黑,布满皱纹,看样子最多有四十多岁,可他却满头白发,神情萎靡,一副随时都能被风吹倒的模样。
  胡志郎心底一痛,话语轻了几分,道:“我这次前来,是为了你们失踪的女儿而来。”
  连续去了五六家,胡志郎已经轻车熟路,一上来并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进入了主题。
  胡志郎的话,就像是两道晴天霹雳,震得这名中年男人和他的婆娘傻傻的愣在那里,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过了许久,中年男人才回过神来,泪水从他的眼眶中流了下来,道:“她现在过得还好吗?”
  胡志郎神色一黯,道:“不太好。”
  听了这话,中年男人和他的婆娘,就像是彻底开了闸,泪水从他们的眼眶中一个劲的向外面流下。
  砰的一声。
  中年男人手中的鱼篓跌落在地上,面色沉痛,双眸很复杂,无声无息的转过了身体,拉着他婆娘的手,就要向里屋走去。
  她的婆娘,一听有失踪好几年的女儿消息,根本就不想离开,脚下就像是生了跟一样,眼中泪水不要命的从眼眶中流下,可怜巴巴的望着自己的男人。
  中年男人似乎动了气,手上的力道加大,硬是拉着他的婆娘走进了里屋。
  啪的一声。
  房门被关上,将胡志郎和那名马夫关在外面。
  看见他们这样,马夫小声的道:“他们如此不识好歹,要不我们回去吧。”
  胡志郎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怒道:“你要是在敢说一句废话,本公子就将你的马宰了吃。”
  一看胡志郎似乎真生气,马夫不敢在多言,他生怕惹闹了他将自己的命根子宝马给宰了吃掉。
  望着紧闭的房门,胡志郎沉重的说道:“将门踹开。”
  看到马夫还傻傻的站在原地,胡志郎怒道:“老子的话你没有听见是吗?想要老子吃了你的马?”
  马夫在心中暗骂了一句,委屈的走了过去,走到紧闭的房门边,再次望了一眼胡志郎。
  却换来胡志郎的一声怒骂:“没用的家伙!滚开,老子自己来。”
  马夫很高兴的让开一条道路,胡志郎阴沉着脸,凝重的走了过去,走到门边,深深的呼吸口气,似乎想要将心中的不快通通发泄掉。
  随即,眼神一凝,眼中射出两道精光,卯足了劲,冲了上去,抬脚重重的踹在房门上。
  “砰!”
  破落的房门被踹开,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墙壁上的厚厚一层灰层,在巨力的撞击下,向下面跌落,弄了胡志郎满身都是。
  胡志郎毫不在乎,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
  马夫很想转身就走,可是看见胡志郎望过来的那一眼眼神,心里一凉,硬着头皮跟了进去。
  一进房门,便迎来一声愤怒的咆哮声。
  “你们想干什么?我没有女儿!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子女,你们赶快从我这里离开,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们。”
  望着这张愤怒流着泪的老脸,胡志郎心里一痛。
  究竟是什么样的仇恨,才能让一对夫妻这样,让他们狠心抛下自己的亲生女儿不管不问。
  胡志郎望着他,一字一句正色道:“我在重复一遍,我这次过来,是为了你们那失踪的女儿而来。”
  中年男人并没有领他的情,脸色因为愤怒,胀的通红,一边流着泪,怒吼道:“老子说的话你们都没有听见?你们都是聋子?老子说过,我们没有女儿!你们要是再在这里胡搅蛮缠,别怪老子不客气。”
  “我去你娘的孬种!”
  胡志郎怒骂一声,愤怒的冲了上去,一把抓住中年男人的头发,耳光扇在他的脸上,一边扇,一边怒吼道:“你他娘的还是不是人?自己的女儿在外面受了屈辱,你竟然还能不管不问,你还是人吗你!”
  越说越来气,双臂按住他的双肩,右膝抬起,重重的向着他的胸口撞去。
  中年男人根本就没有反抗,任由胡志郎的攻击落在他的身上。
  否则,以他常年打鱼的身体,每日都干重活,身体自然要比胡志郎强壮,个头也比他高,真要是动起手来,胡志郎根本就不够看的。
  看到自家男人被人殴打,中年妇女迅速冲了上来,一边流着泪,一边凄厉的喊道:“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求求你不要打了……”
  “呜呜……”
  过了一阵子,胡志郎打也打累了,身体酸麻难受感觉快要散架一样,这才将中年男人的身体往地上一扔,不屑的吐了口痰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