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灵异 > 幽冥棺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越陷越深
作者:望江城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站在门口,一时无语,忍了又忍,最后蹲下来捡起那些没烧过的,叠好后足足有一个巴掌这么厚。
  二号别墅的佣人听到响动立刻上来看情况,他看到我正蹲在一堆烧过的纸钱中间,一脸惊愕的站在楼梯口。
  “吴先生,您这是干什么?”他的普通话带着浓浓的四川乡音。
  我站到一边,指着那堆黑乎乎的纸灰,说:“这些不是我弄的,我一早醒来,就这样了,这里还有一些没烧完的,你要不要?”
  我伸着手,把那一叠纸钱递过去,那伙计见了,脸色煞白的直往后退,差点儿就滚下楼梯,幸好被正在上楼来的忆云扶住,这才免了一灾。
  忆云看了看我脚边的纸灰,脸色一白,摆手让那伙计先退下,一边走过来一边阴阳怪气的说:“这间别墅的地下是一座千年古墓,传说是刘婧王妃的陵寝,而且----”
  她此刻已经走到我面前不到半米的距离,那后半句话就在一个非常诡异的氛围下说了出来,“而且--这位刘婧王妃经常半夜出来寻找合适的魂魄,一点遇到了,就会吸食他的魂魄。”
  我看着她逐渐靠近的红唇,心里一个踉跄,向后退了几步,那忆云以为我是被他的话吓到了,所以立刻凑上来,用一种近乎阴森恐怖的声音,继续道:“我告诉你,她在吸食人的魂魄之前,都会在下手的目标门前烧一些纸钱,算是给这个人在黄泉道上的引路费。
  我已经被他逼得靠在墙上无路可退了,一脸迷糊的看着她,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白云忽然出现在楼梯口的位置上,忆云看到他来了,立刻收敛很多,向后退了几步,站在纸灰堆旁边。冷冷一笑,看着白云不说话。
  白云一边朝我走过来一边说:“二号别墅是老爷子最重视的,你别想用这种下流的手段继续霸占着,阿关已经回来了。你有时间在这儿吓唬人,不如抓紧时间交接你手上的工作,二号别墅永远是关家人的,你,还不够资格。”
  忆云的那张俏脸已经被气的扭曲了。她强压着心里的怒火,垂目一瞬,再睁开眼的时候,一切已经恢复如常,她嘴角勾起一抹妩媚的笑,步伐妖娆的走过白云身边,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芊芊玉手轻轻的搭在白云的肩膀上,“白云,我是不是关家的人根本不会影响我在这里的地位。只要我手里有关家血脉的人,一切就不是问题。”
  白云看我一眼,同样一笑,微微侧头对那忆云说:“老爷子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忆云一笑,没再说什么,回头看我一眼,然后走下楼从侧门出去了。
  她走之后,白云招呼伙计来打扫了地上的那些纸灰。
  “老爷子在萧山别墅等你,有话跟你说。”
  我看着他一时语塞,我知道自己已经越走越深。这坑浑水我不能再蹚了,于是摆摆手,说:“白云,有些话我想跟你说清楚。”
  白云低头呵呵一笑。勾着我肩膀边走边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说自己不是关樾,是我们认错了人,是不是?”
  我点点头,白云浅叹一声,说道:“我知道你还是不能接受那个事实。不过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你就当做是一场梦,没什么可面对不了的,更何况,老爷子现在的身体真的不好,这庞大的家业,多少人盯着看着,你真的愿意看着不久的将来,那些人毁了老爷子一生的心血吗?”
  我听不大懂,他也没再说,法拉利跑车在蜿蜒的山道上丝毫不减速。
  车子停在一个红色大门面前,十几个身穿黑色中山装的男人从门开列队而出,为首的一个为我们打开车门,一路引着我们走进别墅大院。
  “白云。”我忽然叫住他,“我有事情跟你说。”
  白云看我停下脚步,立刻朝我眨眨眼睛,我这才意识到,我的身后跟着两个人,这俩人手里都有家伙,冷冰冰的看着我,好像我再不走,他们就会上来“帮”我了。
  我紧走几步跟上白云的步伐,边走边说:“我跟你说实话,不开玩笑,这个游戏不能再玩儿了,我真的不是关樾,我叫萧方,家住北京,早年倒斗为生,后来改做生意,卖点儿假货。”
  白云听了依旧是笑,“我说你怎么回事儿啊,这都八年了,你怎么还是看不开呢,男人嘛,给骗一次没什么,更何况,早点清醒也好,免得米足深陷。”
  我刚想说什么,他边拦住我,继续道:“外人都知道你是跟老爷子因为生意上的事儿意见不统一而决裂,又因为西山那次行动的失败而生自己的气,这才离家出走,可是我们是兄弟,我知道你当初离开的真正原因,在我面前,又何必装呢,你是什么人我白云会不清楚吗?老爷子与你那是血浓于水的亲情,怎么会因为一点分歧而让你离开他老人家呢。”
  “不是,我,我的因为---”
  白云截住我的话,“不是什么,男子汉大丈夫,敢做敢承认,这没什么。”
  我对他已经无语了,这个人长得一表人才,脑子却是个一根筋。
  五层楼高的黑色窑砖建筑赫然出现,这种窑砖材质特殊,据说是先秦时代传下来的古方,秘方中的有三十几种配方,烧制工艺更是绝不外传的绝技。
  黑色的成砖透着一种静谧的光色,此时此刻,我眼前这座黑色散着神秘光环的欧式城堡在蓝天白云之下,更加显得神秘莫测。
  一个穿着白衬衣的年轻人从里面走出来,看到我和白云的时候深深的鞠了一躬,“堂主。”
  白云拍拍他的肩膀,指了指身后一点的我,“这个才是。”
  那白衬衣又立刻朝我鞠了一躬,“堂主。”
  我赶紧扶起他,指了指白云,“他胡说,他才是。”
  把白衬衣又跑到白云身前,深深鞠了一躬,“堂主。”
  白云回头看我一眼,无奈摇头,拉着我从正门进了别墅。
  客厅内布置的古色古香,从骨子里透着一种奢华。
  欧式沙发上,那白胡子老头,也就是关老爷子此刻正坐在正中间喝茶。
  “来了?”
  白云拉着我坐到侧面的沙发上,佣人立刻上茶和水果,还有几盘甜点,我因为没吃早饭,看见这些忽然觉得饥肠辘辘,关老爷子笑容慈祥,放下茶杯后把盛着蛋糕的盘子朝我这边推了推,“在自己家里还这么拘束,这么久没回来,看看,这地方是不是变化很大?”
  我笑着点点头,心说以前是什么样儿我也不知道。
  白云看我愣神儿不说话,立刻推我一把,一笑,说:“老爷子,阿关刚回来,一时还不太适应,而且他一直惦记着他那三个兄弟,我看不如这样吧,我们总是这么关着他们也不是事儿,要不,我去请郭医生来,尽快治好他们的伤病,然后送出国外就是了。”
  我一听,心说什么叫送出国外啊,我们又不是动物。
  我立刻摆摆手,“不用麻烦了,昨天我已经去看过他们三个,都是皮外伤,没什么大碍,他们几个身体底子好,在休息个两三天就没事儿了。”
  关老爷子面色如常,不怒不笑的实在看不出什么情绪,他只是点点头,吩咐身后的一个伙计道:“去把他带出来。”
  那伙计听后应了一声转身从侧门出去,不大一会儿,我就看到他推着一个轮椅出来,上面的人一身白色衣衫,显得纤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