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仙路青杨 > 正文
第八章 金丹路断
作者:雪舞冰凝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莫名其妙吃了叶青杨一拂的尚元青还未及言语,耳中却已听见了萧云飞的话,不觉愣住了,眸光在整个鹰巢内溜了一圈,他几乎便要觉得萧云飞疯了。这座鹰巢虽看似空空如也,但尚元青并不认为那四座小屋会是空的,而即便不提那四座屋子里头的东西,单只这座鹰巢,价值便已惊人至极。
  要知道,这座鹰巢,其实便是一只巨大无比的玉盏结。尚元青甚至计算不出,想要建成如此大的一座鹰巢,得要多少玉盏燕,又要花费多少年才能完工。
  如此一想,他不由朝叶青杨看了过去,想知道对方究竟是怎么想的。
  微微一笑,叶青杨平静道:“可我更想知道灵虚二十七八层到底是怎么回事?”玉盏结固然是好东西,但其于叶青杨而言,代表的只是大量的灵石与贡献点,与自身修为的进境相比,说是无足轻重也不为过。
  即便灵虚二十七八层看似修为惊人,但她可不想在灵虚期浪费太多的时间,毕竟人寿有限,她需要一步步破境所带给她的渐次增长的寿命,寿元不足,又何谈追求更高的境界。
  萧云飞抬手一挥,鹰巢内顿时出现了三只玉色蒲团:“我早知你会问起这个,坐下说吧!”他微笑。
  一边的尚元青听的是一头雾水,对萧云飞能将灵虚期修出二十七八层来,他自也是惊讶的,但却并不觉得有那个必要。灵虚期就是灵虚期,莫说是修到二十七八层,便是修到一百层,也还是灵虚期。纵然这个修士的实际战力可能已经远超筑基修士,但两个半甲子的寿数,注定了这个战力到了最后,也只是镜中花、水中月,是一戳就破、不能长久的东西。
  尚元青这样的名门之后,对于修士每一境界之间的差距,都了若指掌。灵虚修士也许可以凭借自身术法、灵器击败筑基期修士,但却几乎没有任何可能与金丹修士抗衡。
  修士修真约莫有四大阶段,即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灵虚与筑基皆属第一阶段炼精化气,而金丹、元婴、化神则隶属第二阶段。灵虚与筑基同属修真的第一阶段,而这一阶段内,看重的主要是修士的天赋,天赋上佳者可一日千里,而天赋平平者,则可能一生也迈不过那个坎。
  然而单只天赋,已不足以支撑修士的第二阶段修炼。到了炼气化神这一阶段,修士的悟性变得格外重要。许多单灵根修士,便在炼气化神这一阶段内,逐渐消磨了自身灵性,变得泯然众人。
  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可不是说着玩的。
  事实上,尚元青还真听过不少有关灵虚期的闲话,踏空门内,也不是没出现过惊才绝艳,灵虚圆满却迟迟不能自主筑基的修士。而遇到这样的事情,最终也并不难解决,不过是一粒筑基丹而已。
  一粒筑基丹下去,这种根基深厚,却又迟迟不能筑基的弟子,几乎毫无意外的便能筑基有成。
  至于其他宗门老祖的直系子孙,只要有灵根、能修炼的,按尚怀的话来说,就是一粒筑基丹不行,就两粒,两粒不行,就三粒。三粒下去,莫说是已臻至灵虚圆满的,便是没有圆满,这么几粒筑基丹灌下去,堆也给你堆上筑基期了。虽然很多时候,这种堆出来的筑基弟子修为都有些不稳,且可能再难破境,但再是不稳,到底也能增长足一个半甲子、九十年的寿元。
  萧云飞先看了尚元青一眼,深棕色瞳孔内,闪过一丝锐光:“尚小兄弟灵虚圆满已有些时日了吧?”
  尚元青虽不明白叶青杨何以非要追问这些,但听了萧云飞的问话,仍是坦然点头:“去年年下,便灵虚圆满了。只是不知为何,却迟迟寻不到进阶筑基的契机。家祖命我不必担心,且静待廉贞秘境,等秘境关闭后,再做打算不迟!”说白了,也是他年纪还小,时间如此充裕,还能再等一等,搏一个自主筑基。
  说到这里,尚元青心中却又忽然一动,转头问叶青杨道:“青杨你呢?”
  看他一眼,叶青杨平静道:“我比你也差不多!只是前阵子,本门有前辈忽然顿悟,我得了几分好处,竟是意外地又破了一次瓶颈……”说到这里,她却又不禁想起玄赤来,那个笨蛋,这会儿也不知醒了没醒。识海内的属于玄赤的那个小小印记依旧散发这灰蒙蒙的光芒,想来应是仍在沉睡。
  抛开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她微微一笑,坦然道:“所以,我现在的修为,大约应是灵虚十层吧!”
  “灵虚十层?”尚元青忍不住喃喃了一句,旋又拿眼看向萧云飞。事实上,灵虚十层这个说法,相比于萧云飞的灵虚二十七八层,实在不算什么,但却更让尚元青惊诧。这一刻,没什么理由的,他觉得自己似乎正在推开一扇过去从未开启过的窗户,甚至隐约间,看到了窗外那片风景。
  轻轻一叹,萧云飞道:“你们二人皆出身名门,应知修界广阔,计有三十六大千世界,三百六十中千世界,三千六百小千世界之说吧。”见二人点头,他才又接着说了下去。
  “廉贞秘境与贪狼秘境在未破败前,便是三千六百小千世界之一北斗界的一部分!”见二人齐齐色变,萧云飞却又摆了摆手,道,“有关北斗界之事,我所知道的,也只是一鳞半爪,你们耐心听我说就是!”
  二百余年前的一个春日,萧云飞破壳而出。它的父亲是一只黑头鸮,母亲则是一只白头鹰。它的母亲,也正是这鹰浪屿的鹰王,因此未曾出壳前,它便得到了所有依托鹰浪屿生存的族群的全部关注。
  而它异乎寻常的天赋,也让整个鹰浪屿为之疯狂。它的修为,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增长着,出生才刚七年,它已悍然冲上了灵虚圆满。而后,它惊恐地发现,无论如何努力,它也无法再前进一步。
  残破的天道法则,限制了它的修为,迟迟不至的天劫,将它永远困在在灵虚巅峰。四十岁那年,它的母亲,那只白头鹰王因寿元耗尽而殒落,自此它成了鹰浪屿上新的王者,也同时迎来了第一次廉贞秘境的开启。那一次,前来鹰浪屿捕猎的通源界修士吃了大亏,死伤无数,然而鹰浪屿也并没占了便宜。
  外界的修士,人并不多,修为也只平平,但却有着鹰浪屿族群不敢想象的力量。威力无穷的灵器,能快速恢复的丹药,甚至是那些画在纸上,却在灵气的灌注下让它们吃了大亏的符箓……
  种种一切,都让坐井观天的萧云飞震撼不已。于是,在那些修士如潮水般退离廉贞秘境时,他也试图隐身离开秘境。然而事实证明,纵然秘境内天道不全,它也依然没可能离开。传送入口,陡然弹出了雷光,将它劈得遍体鳞伤。若非它生来便是铁羽钢骨的风雷鹰王,只怕早已被雷光劈成焦炭。
  它被阻隔在传送口处,而那个时候,它甚至已能隐约看见外面那座高耸入云的山峰。
  接下来的十年里,它不再修炼,只静静立在鹰浪屿的鹰王峰上,俯瞰着脚下的鹰浪屿与沧浪海。
  潮起潮落,海浪拍击在岸边,卷起层层浪花。
  最终,它决定离开鹰浪屿,并努力地去寻找离开廉贞秘境的办法。它用了整整十年的时间,飞遍了整个廉贞秘境,甚至在一个偶然间,找到了廉贞星宫。廉贞星宫已经很破旧了,宫内几乎什么也没有,遍地都是杂草,丹房内的丹药也早成了废物。它找了很久,最终只找到了星宫的地宫入口。廉贞星宫的地宫,与廉贞秘境一样,百年开启一次,开启时间也仅有三个月。
  萧云飞试了几次,发现不能进入,也只能放弃。
  这十年里,它结识了许多生存在秘境中的灵兽。这些灵兽,有些愚钝,有些聪明,令它无奈的是,那些生性愚钝的灵兽总比聪明者寿命长。它还在有些隐秘的地方,找到了一些有关廉贞秘境的记载。
  由此,萧云飞知道了廉贞秘境与贪狼秘境曾是北斗界的一个小小碎片,北斗界崩毁后,这两个碎片因为保存的相对完整,便被人炼化成了两个小世界,最终落入了廉贞道君与贪狼道君之手。而这两位道君在飞升之时,竟出人意料地留下了这两个秘境。
  自此,廉贞、贪狼两大秘境,百年一启,成为了通源界修士心目中的圣地。
  萧云飞在廉贞秘境内转了一大圈,又重新回到了鹰浪屿上。他的修为,在日复一日的飞行游历中,不知不觉地突破了灵虚十层,灵虚十一层……
  二十年后,它悍然冲破了灵虚十八层的壁垒,莫名地未经雷劫而化形成功。
  他是风雷鹰王,鹰中王者,他的寿元也远比寻常鹰鸮要长的多。因此他很快迎来了第二次廉贞秘境的开启,这一次,他没再像上次那样留在鹰浪屿,与那些试图偷盗鹰蛋的修士不死不休。相反的,他化形混入了修士中,并有意无意地将那些修士引到了廉贞星宫附近。
  地宫的大门就此对它敞开,它进了地宫,并在地宫深处结识了一个神秘器灵。器灵告诉了他很多有关廉贞秘境的事。离开地宫后,萧云飞回到鹰浪屿,他有意放开鹰浪屿的禁制,放了那些修士进来。
  那些修士偷了不少鹰蛋,并在秘境关闭之前离开了。他们并不知道,萧云飞就在传送出口处静静地看着他们将那些蛋毫发无伤地带了出去。他知道,与修士签契,可能就是离开廉贞秘境的唯一方法。
  只可惜,这种方法,他根本无法接受。
  接下来的百年里,他用尽了一切他所能想到的办法,试图再次孕育出风雷鹰王来。苍天不负有心人,短短百年,族群成功诞生了两只风雷鹰蛋,他将它们挂在鹰巢顶部,让它们吸纳日月之精华,却又一直不去孵化它们。他希望它们能够安然地离开廉贞秘境,去往通源界,那个天道规则完满的地方。
  至于灵虚九层之上,萧云飞所知,则大多来自那名廉贞星宫内器灵的指点。据那名器灵的说法就是,上古时期,修士修行并无灵虚、筑基、金丹、元婴之说,有的只是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四大阶段。由于灵虚与筑基并无详细分层的缘故,灵虚期也就不存在圆满之说。
  上古修士,修的是炼精化气,第一阶段圆满了,自然而然的便进入了炼气化神的阶段。那个时候,各个世界灵气都远比现今浓郁,许多在如今不得不借助丹药之力方能得以突破的瓶颈,在那时,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到了后来,由于天地巨变的缘故,修为境界愈加细化,各种功法秘笈也愈显繁琐。
  在这一转变过程中,无数功法陆续失传。虽说这些功法的失传,不乏传人殒落等缘由,但更主要、也更令人不可忽视的缘故则是这些功法已无法再适应天地巨变后的修界。修炼这些上古功法的年轻修士,大多举步维艰,于修为进境上裹足不前。时日久了,也就再没有人会去选择这些功法了。
  而筑基丹、结金丹这样的破境丹药,也正是这一转变过程中的产物。
  抬头看了二人一眼,萧云飞忽而问叶青杨道:“你修炼的,只怕就是上古功法之一吧?”
  挑眉一笑,叶青杨道:“萧兄可曾听过《抱朴归真诀》?”
  萧云飞自幼长在廉贞秘境内,对于功法所知甚是有限,因此还真是没有听过《抱朴归真诀》,反倒是一边的尚元青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抱朴归真诀》,你……你居然以这门功法为奠基心法?”
  面色如常的一笑,叶青杨道:“是啊!我觉得这门心法其实还真是不错!”
  事实上,从听萧云飞说到那些上古秘辛时,她便忽然有所领悟。也许从前的那些修士所以不能凭借《抱朴归真诀》凝丹成功,是因为他们早在灵虚期时,便已做错了。他们所以为的灵虚大圆满,根本就是错的。他们不知道,从服下筑基丹,强行筑基的那一刻起,他们便已亲手斩断了自己的金丹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