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仙路青杨 > 正文
第七章 鹰王托孤
作者:雪舞冰凝

【重恒小说网 www.gh1m.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她的识相甚为满意,男子微微扬头,撮唇发出一声轻啸,不片刻,便有两头黑头鸮展翅飞了过来,静静停在叶青杨与尚元青二人面前。这两只黑头鸮皆有一人来高,翼展足有二丈,只是圆脸大眼弯喙,生生将那一副威武雄壮体态扭转成了呆萌可喜。无须多看,叶青杨便知这两头黑头鸮的品阶皆在七阶以上,且其形貌与寻常的黑头鸮略有几分不同,一身兼具雕与鸮的特点。
  与尚元青对视一眼,叶青杨这才洒脱一笑,冲那黑头鸮拱了拱手,道了一句:有劳,这才足尖微点腾身而起稳稳的立在了那只黑头鸮的背上。尚元青也忙依样画葫芦。
  待二人站得稳了,那两头黑头鸮方清鸣一声,展翅飞起,直奔鹰王峰而去。叶青杨百忙之中回头看了一眼,却见那名羽衣鹤氅的男子竟是无须任何法器、助力,就这么御空飞起,不疾不徐地跟在旁边。
  尚元青显然也看到了这一幕,嘴角不觉抽搐了一下。御空飞行,腾云驾雾这可是金丹期高手方能做到的事情。但……廉贞秘境内,又怎么可能会出现金丹期高手?不由地翕动了一下嘴唇,尚元青有心想传音问一问叶青杨,但一想到传音入密瞒不过那羽衣人,到底强自忍住了。
  他这里勉强忍住,耳中却听叶青杨若无其事的问那羽衣人道:“不知前辈来这廉贞秘境多久了?”
  显是没料到叶青杨张口就问,全无遮拦,一怔之后,羽衣人才微微一笑:“我虽比你二人年长,但仍是灵虚修为,前辈二字,却是当不得的!我姓萧名云飞,二位若不嫌弃,直呼我名便是了!”
  这话一出,莫说是尚元青,便是叶青杨也不由得睁大了双眼:“萧兄才只灵虚修为?”能御空飞行的灵虚修士,这若不是亲眼所言,谁又敢相信?
  被对方生生看出了老底,叶青杨先是心中一寒,随即若有所思:“敢问萧兄境界为何?”
  萧云飞摇头:“有些不大记得了,算来总有二十七八层了吧!”
  他活的太久,又在灵虚境界苦苦煎熬了多年,虽凭着无上毅力与绝顶天资在灵虚境界内勇猛精进,但这种永远看不到头的日子过得久了,他也就无心再去计算自己的修为境界了。灵虚期永远就是灵虚期,便练到一百层,又有何用?一日不能破开灵虚之境,他就一日无法享有破境所带来的好处,也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慢慢老去,最终寿终正寝。
  倒吸了一口冷气,叶青杨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一边的尚元青却是听得云里雾里,到底没忍住插嘴道:“二十七八层,什么二十七八层?”说到最后,方陡然明白过来,险些没一口咬到自己的舌头,“灵……灵虚二十七八层??”他惊得叫出声来,目光不由自主地又落在了萧云飞的身上。
  这一看之下,到底是看出了些许不同,萧云飞虽是凭虚而立,但细察之下,便会发现,他的浑身上下,似乎都萦绕着丝丝风力,与其说是凭虚而立,倒不如说是得了风的加成。但也正因如此,他的飞行速度绝称不上快,只要自己二人足下的黑头鸮速度略略放开,只怕不消片刻,便能将他甩出老远。
  正统的金丹修士则无此弊病,他们可以任意凭虚而立,若然灵力足够,瞬息之间不说万里,千余里还是能一蹴而就的。但说是这么说,尚元青只要一想到对方竟一路修到了灵虚二十七八层,便忍不住惊得寒毛倒立。这世上,原就是物以稀为贵,元婴修士他家就有一个,金丹数起来也有两三位,更莫说筑基、灵虚的修士。但能在灵虚境内,将修为推到二十七八层的,莫说是过去,便是将来,只怕也是绝无仅有的。
  几句话的工夫,前头却早到了鹰王峰上。含笑抬手做了个手势,萧云飞道:“二位请!”那两只黑头鸮已在空中盘旋了片刻,听了这话,这才徐徐敛翅,稳稳落于地上。
  叶青杨跃下鸮背,含笑冲着二鸮拱拱手,伸手自乾坤袋内取出两瓶兽丹抛了过去:“多谢二位,这是谢礼,请二位务必不要推辞!”尚元青手中仅有的一瓶兽丹还是她送的,未免对方难堪,一起给了也好。
  这两只黑头鸮修为不错,灵性亦是不凡,简单的交流还是能做到的,虽不知瓶内到底是些什么,但也知道必是好东西,当下各自清鸣一声,又冲叶青杨点了点头表示感激,这才振翅飞走了。
  叶青杨这才得空,看了看周围。这会儿她人已在鹰王峰上了,而那个巨大无比的鹰巢就在距离她不到十丈远的地方。离得近了,这鹰巢也就愈发显得大,巢呈圆形,方圆足有半亩,月光下散发出淡而柔和的莹白色光辉,让她不由得眯了眯眼。一边的尚元青也已看到了这只鹰巢:“玉盏结?”他震惊地脱口而出。
  叶青杨所以发愣,也因她觉得这鹰巢是玉盏结的,但玉盏结乃玉盏燕的窝巢,主要以其分泌的唾液配上其他物质凝结而成,玉盏燕娇小,一只仅有巴掌大小,连带着玉盏结也不大,能有两个巴掌大小的玉盏结已算是罕见了。而她们现在看到的鹰巢若真是玉盏结凝成,那得要多少玉盏燕方能凝结出来。
  微微一笑,萧云飞似贬似赞地道了一句:“二位果真是眼力非凡!”
  不置可否地笑笑,叶青杨身形微动,已到了鹰巢跟前,借着月光仔细地看了一回,旋转头赞叹道:“萧兄这是一统鹰浪屿了?”这么大的玉盏结鹰巢,也只有玉盏燕甘心臣服,才有可能弄得出来。
  萧云飞能径直将他们带来这鹰王峰,又任由他们靠近鹰巢,那他的身份至此也就昭然若揭了。
  萧云飞没有答话,只笑着伸手一指鹰浪屿下,一浪一浪涌动翻滚着扑向沙滩的深蓝色海水:“鹰浪屿面沧浪半海而立,海中鱼虾无数,于我们这些鸮鹰燕类而言,可算是得天独厚。因此鹰浪屿上各族群,争斗虽有,却不涉生存,想要捏合在一起,自然也就不难!”
  叶青杨听了这话,这才知道,原来这里的这片海名为沧浪半海:“沧浪半海,这名字倒也有趣!”
  萧云飞一笑,叶青杨话里的试探之意,他又岂能不明白,当下解释道:“青杨既入廉贞秘境试炼,那必然不会不知道贪狼秘境。其实这沧浪半海,约略便是沧浪海的三分之一。沧浪海广阔无垠,当年秘境破碎,沧浪海坍塌将将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一半在这廉贞秘境内,另一半则在贪狼秘境中!”
  叶青杨陡然听到这些秘辛,第一反应便是朝尚元青看了过去。她对廉贞、贪狼两大秘境所知有限,尚元青则不然,这一位出身踏空门,其曾祖又是踏空门高阶修士,有关廉贞秘境所知着实不少。
  尚元青并不擅言辞,骨子里又颇有几分傲气,不会主动打听什么,因此一直在旁听着,没有插话。及至听见萧云飞的话,早已愣在当场,感觉到叶青杨投来的视线,他忙摇了摇头:“这事儿我也没听过!”
  萧云飞已笑道:“这些事儿细算起来,都是陈年旧事了,外头知道的人自然不多!事实上,莫说是外头的人,便是我在这廉贞秘境生活了将将百年,也不过略知一二罢了!”
  并无继续说下去的打算,萧云飞冲二人做了个手势:“二位请!”言毕迈步朝鹰巢走去。
  叶、尚二人不无惊讶地看着他径直走向鹰巢,而后伸手一推,鹰巢底部竟应声被他推开了一扇足可容纳两人并肩进入的小门。忍不住咳了一声,叶青杨笑道:“萧兄这家建得倒也别致!”
  一面引了二人进入鹰巢,萧云飞随口道:“我打小儿住惯了鹰巢,化形之后与前不同,只得稍作更改,便弄成了如今这个古古怪怪的模样!”
  叶、尚二人进了鹰巢,环顾四周,心下都颇诧异。这座鹰巢占地不小,但却通透、素净的出奇。所谓通透,便是一目了然,毫无挡绊;所谓素净,便是莫说摆设,便连桌椅也都一张没有。目光所及之处,惟有东南西北四面,各有一间上了锁的小屋,看起来,有些像是库房。
  因萧云飞就在一边,二人自是不好看得太过仔细,笑了一笑,叶青杨随口问道:“廉贞秘境内也能化形?”灵兽的化形之劫,通常与筑基之劫同时降临,而灵虚期便能成功化形的灵兽,她还真是闻所未闻。不过这事,也有可能与廉贞秘境的天道有缺相关,倒也不必深究什么。
  “能是能……”萧云飞俨然一副有问必答的架势,“但未历天劫,化形到底不全,且无法彻底荡涤肉身,筑炼根基,修为再是高深,战力再是强横,百年之后,终究是黄土一抔,修行一场,到底付诸流水!”
  一边的尚元青听着这话的意思不对,不由得有些发愣,想说话,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叶青杨则挑了挑眉道:“那萧兄是否有意想要离开这廉贞秘境呢?”
  足下一顿,萧云飞笑了一声,忽然仰起头来,看向鹰巢的顶部。叶青杨见状,自也顺势抬头看了一眼。这一看之下,她已猛然怔愣住了。原来这巨大鹰巢的顶部,竟盖了一个泛着淡淡血色、透明如琉璃的盖子,盖子下面,悬吊着十余只大小不一、形如蚕茧的东西。微微西斜的月光毫无阻滞地投射在那些蚕茧上。
  那些蚕茧仿似会呼吸一般,在月光中微微摇晃,叶青杨甚至有种感觉,觉得那蚕茧正在呼吸。
  “这……这是鹰蛋?”她试探地问着,心跳在那一瞬间竟有些加速。能够被吊在鹰王巢**,日日受日月光华洗练的鹰蛋,绝不会是寻常白头雕与黑头鸮的蛋,而其中最大的可能,便是风雷鹰王。
  尚元青也正仰头看着,目光在那几颗较小的鸟蛋上溜了几圈,他犹豫道:“那个,是玉盏燕的蛋吗?”
  萧云飞微微颔首,抬起手来,点着头顶的那些鸟蛋一一介绍给二人:“那两颗最大的,是风雷鹰王蛋,侧面黑白相间的四枚是鸮鹰蛋,白色为主的是白头雕,黑色为主的是黑头鸮,玉色的几枚是玉盏燕,金色的是金丝燕……”说到这里,他却忽然叹了一声,“它们……是鹰浪屿内挑拣出的、资质最好的一批……”
  心有所感地看向萧云飞,叶青杨忽然道:“萧兄,你这是在……托孤?”
  陡然听了“托孤”二字,萧云飞不由失笑:“托孤……很有意思的一个词,差不多可以这么说吧!”
  “为什么?”尚元青忍不住好奇问道,“是不是鹰浪屿有什么劫难将至?”
  鹰巢上空,共有两枚风雷鹰王的蛋,按照他与叶青杨先前平分的约定,他至少能得到一只。但萧云飞莫名其妙的忽然说起这种话来,却让尚元青怎能不心生好奇。
  笑了一声,萧云飞淡然道:“这些事儿你们就不必问了,知道愈多,一则对你们并无好处,二则,你们也帮不上什么忙!”说话时,他忽然眸光一厉,沉声道:“我只要你们立下心魔之誓,会平平安安的将它们带出廉贞秘境,还有……不得奴役它们!”
  尚元青闻言,已是大怒,下意识地反手,便要握剑。他虽阅历不足、性情也略显腼腆,但身为剑修,又岂能没有几分傲骨。看出他的怒意,叶青杨却是一笑,抬袖在尚元青腕上轻轻一拂,尚元青压根没想过要防备她,生生受了这一拂,只觉手臂一阵酸软,到底也没能握住自己的剑柄。
  耳中却听叶青杨微微含笑的声音:“萧兄的意思,我们已明白了,只是萧兄既委托我们照管你的这些后裔,却不知打算付出什么代价呢?”
  闻听此语,萧云飞面上神色不觉一松,当下徐徐道:“你们若是愿意,那这座鹰巢,便是你们的了!”